冬天的灵魂

在我眼中,一年四季就如同人的一生。春天有幼儿的娇柔,夏天带着青年的热烈,秋天又不失中年的成熟,而冬天呢,也许是老年的苍凉吧。看见在寒风中颤抖的枯树枝,如漆的夜幕上一轮朦胧的冷月,或是即便在中午也无精打采的太阳,冬天的气息便呼之欲出了。

再看那街面上也似乎冷清了不少,人们大都贪恋温暖而多进了各自的家。即便那寥寥可数的几位,也全捂得如同粽子一般,个个行色匆匆。你感觉到什么呢?凄凉吗?冷落吗?

可是我依然把冬季看做最喜爱的季节。不光因为我认为那种凄凉冷落之感,是一种独到的风格,自有一种意境,而更因为冬天来了一个希望——雪。

造物主把雪赐给了冬天,让它于苍凉中有了生气,沉寂中添了乐趣。冬天不在是个枯燥乏味的季节。冬变得像陈年老酒一样,苦中带香,让人体味不尽。

每年冬天,下一次雪便是一次惊喜,一个节日。有时早晨刚睁开眼,猛地发现天地间已白茫茫一片。那种感叹和惊诧,往往使我突然收住匆匆的脚步,霎时屏住了呼吸——好一个纯洁可爱的世界!

清一色的红色瓦砖房往日看上去是那么单调呆板,死气沉沉;而雪盖着它们原本冷灰色的水泥屋顶,让他们变得白胖胖、毛茸茸,与红砖相映成趣,房子黯然增色,显得可亲可爱。就连阳光在雪地中也显得明媚多了。最让人欣喜的是,街上热闹起来了,不论是谁,脸上或多或少透着喜悦,心里都像小孩子一样甜滋滋的;耳边也常响起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一场新雪,轻而易举地消去了冬天的压抑。

雪,总是在无声无息中降临,渐渐包容这个世界,使它变得一片洁白、秀丽、典雅、新奇、可爱、充满童话色彩。

有人会觉得雪可称为冬天的女儿,因为她的巧手将世界装扮得更加妖娆,无处不晶莹而细腻;有人会觉得雪是冬天的儿子,有铺天盖地的气势,带着将改造一新的气魄。

可我却自认为雪是冬天的灵魂,有着冬天的精华。冬天因为它而更具有魅力,由于它在四季中独树一帜。

由此,我便爱上了纯洁可爱的雪,因为它创造了完美的冬季……

初二:刘禹彤

相关信息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