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亲兄弟不露锋芒

虽然李嘉诚过去总是说:“谁做接班人的问题,目前不考虑,他们兄弟俩,我一样对待。”但按当时的情况来看,李泽钜起步高,跑得快,而李泽楷的卫星电视还处于半红不黑的阶段,成败还是未知数,按照香港人的说法,“李泽钜明显跑赢李泽楷半个马位”。大太子接班已经呼之欲出,难道这就是亲兄弟各走各路的主要原因?

第一章太子接班?

在香江,曾经有报道说,李泽楷虽然可以呼风唤雨,但却有两块心玻一块就是传媒在报道他的时候,总少不了提一句‘李嘉诚的儿子”。对这个颇有天才又有实力的年轻人来说,这不难理解。而另一块心病,则与其兄李泽钜有关。

原来,李泽楷从小就不满总是站在大哥后面,事事都要扯大哥“衫尾”。李泽楷勇于自己创业,不想长留父亲的公司,据说也与不想总是被其兄‘骑妆有关。或者,没有其兄的刺激,可能就没有李泽楷的今天。

这个对李泽楷有着重大而深远影响的人物究竟有何能耐呢?

李泽钜出生于1964年8月,他是李嘉诚的第一个儿子,也是李嘉诚最信任的人之一。他现任长实集团董事总经理,很明显,自从李泽楷自立门户以后,李泽钜就成为了李嘉诚商业帝国的接班人。

努力的孩子

李泽钜与弟弟李泽楷一样在香港名校圣保罗男女校读书,由小学直升中学。李泽钜与弟弟不同,或者是长子的缘故,在很小的时候,泽矩就表现出稳重。沉实的性格,据曾经教过李泽钜中六化学的李伟棋老师回忆:‘他读书好用功,与其他同学一样,没什么架子。”

与弟弟一样,李泽钜在校内也十分低调,最活跃的校内活动也就是参加学校的合唱团。不过,他与大部分的同龄人一样,喜欢尝试新玩意儿,他的一名同班男同学说:“他最喜欢玩水上活动,如滑水等。他也好喜欢尝新,当walkman一推出市面,他就偷偷地买回来;任天堂卡片游戏机一出,他又带给我玩,所以他在我们班挺受欢迎。”

李泽钜与李泽楷兄弟俩虽然读同一所学校,但或者是由于相差两个年级的缘故,他们通常是各有各玩,甚至放学后都是各走各路。

李泽钜的读书成绩比弟弟好得多,在1981年那年会考,他就曾考获五个优(5A),其中包括英语和数学。李泽钜的优秀和听话很得父亲的欢心和信任,因此在他中学毕业后,李嘉诚就常放心地让他到美国留学,还让他照顾当时还小的李泽楷。李泽钜成为父亲的重点培养对象,小李泽楷看在眼里,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到美国后,李泽楷学会了独立生活,与李泽钜反而越发疏远,这相信也是他的老父始料不及的。幸好李泽楷走的是正路,逆反心理造成今天李泽楷的自立门户,但却又给他带来新的挑战和荣耀。

太子初出茅庐

李泽钜考入美国斯坦福大学后,遵照父亲的意思,修读土木工程系。他并没像弟弟那样到处兼职,接触社会。按照他的说法,以后一辈子都要和社会打交道,那时就没时间再读书了。因此,李泽钜很珍惜在大学的时间,埋头自己的专业研究,在毕业时,他更考取了结构工程硕士学位。

1986年,李泽钜毕业后即在父亲的安排下加盟长实系。培养这位大公子的‘太傅”,是长实集团第二把手毕业于剑桥经济系的董事局副主席麦里思。据麦里思说,李泽钜是个谦虚好学的好孩子,一点也不像世界级富豪的公子。

1986年12月,长实系和黄及李氏家族投资32亿港元,购入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52见股权。按照加国的法律,外国人不能收购“经营健全’抛能源公司。李泽钜的加拿大籍成了交易成功的关键。其后,李泽钜有大半时间坐镇加国,管理家族在该国的业务。

赫斯基石油股权交易签约之后,李嘉诚曾对大儿子说:“这里不比香港,没有多少人认识我们,如果在香港,这可是大新闻,就算你躲在酒店的卧室,都会有电话追到来。’不知是李嘉诚嫌过于冷寂还是随意说说,他说的确实是事实,香港传媒都在显著位置报道了这宗大型产权交易,而加拿大仅仅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说是来自香港的某财团。

这话被在场的加方华籍雇员听到,于是赫斯基石油公司主席布拉尔为李氏父子及麦里思、马世民等举行了盛大宴会,邀请加国的政界商界要员出席。加国商界由此而认识了李泽钜。而真正使李泽钜脱颖而出的,是他参与世界博览会旧址发展项目。

1986年,世界博览会在加拿大的温哥华举办。落幕之后,各国的临时展厅或拆卸或废弃。旧址为靠海的长形地带,发展前景良好,地皮为省政府的公产,可以用较优惠的价格购得。生活在温哥华的李泽钜,以他土木工程的专业眼光看好这幅地皮,认为将可发展综合性商业住宅区。于是,他积极向父亲建议,理由如下:

一、世博会旧址附近都已经开发,社区设施。交通等有良好的基础;二。温哥华这一区域和一般大都市不同,并没有高架公路,市容美观;三、旧址位于市区边缘,有市郊的便利而无市区的弊端,无论往返市区和郊区,同样便利;四。位置临海,景色怡人,海景住宅当然紧俏;五。香港移民源源不断开赴加拿大,对饱受市区嘈杂拥挤之苦而又嫌郊区偏远冷寂的香港人来说,这样的海景住宅有相当的吸引力。

李嘉诚同意了大儿子的“妄想”,他认为李泽钜提出的最后一点尤显商业眼光。

说这是“妄想”,一点也不夸张。整幅地皮,大约相当于港岛的整个湾仔区外加铜锣湾。至当时为止,香港也没有哪个地产商在如此广阔的地段发展浩大的综合物业。这在加拿大的建筑史上,也将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由于投资额达到170亿港元,投资过于庞大,非长实集团所能承担,李家便拉拢其同业好友李兆基、郑裕彤加盟,与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旗下的太平协和公司(李嘉诚占10%股权)共同开发。决策为各大股东(李嘉诚个人及集团占50%股权,另50%为股东分占),具体操作为李泽钜。

李泽钜为了实现自己的处女作,费尽无数心血,亲自策划、设计。他开始学习面对公众,在短短两年间,他就出席了大大小小公听会200多个,与各界人士逾2万人见过面,解释这个计划。当然,他的背后,父亲。太傅及其他人等,一直予以无限量支持。

1988年,新财团以32亿港元巨款投得世博会旧址的发展权。

一切都如期进行。1989年3月,平整地盘的施工地段赫然出现了一张“告同胞书”,措辞强烈,充满排外的极端情绪。这与加国政府为吸引华人资金和人才大开方便之门的国策背道而驰。

“他们似乎完全看不见我也是加拿大公民,他们反应太过激烈。’李泽钜气愤而又无奈地说。

据传媒估计,当地人排外还与李泽钜的另一宗生意有关。世博会旧址以太平协和的名义签约之后,李泽钜将另一间公司的Zto多个新公寓直接在香港发售。消息传回温哥华,当地传媒大肆渲染,引起当地人的不满,他们纷纷质问政府:将来世博会的农业,是否又卖给香港人,让他们的家变成华人的天地?

省督林思齐博士:为平息民怨,要太平协和保证,在这块极优惠的地皮上兴建的牧业,不能只在海外发售,必须优先向当地人发售。这意味着,兴建的物业,将不可先在香港卖个好价钱。

出现如此大的风波,李泽钜的父亲。太博等都没有出面,而是全盘托付给这位李家大公子。这表明,父亲考验这个大太子真本事的时候到了。

李泽钜立即从滑雪兰地韦斯拉赶到温哥华。当时他的身份,仅仅是太平协和的董事,而他的外表还像是个未出校门的学子。

李泽钜求见省督林思齐,一见面即来了一个下马威,他质问林思齐:“如果世博会的发展搁浅,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林思齐是1967年从香港移民加拿大的,对香港的事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以李氏家族在香港的号召力,足以使流入加国的地产投资缩减三分之二!而且这更会使在香港移民潮中的受益者——卑诗省,落在其他省的后面!

省督说服省议会,对李泽钜的要求作出让步,准许世博会物业同时在香港和温哥华发售——这实际上是以向港人发售为主。省议员透过当地传媒,向人们说明利弊关系,并称赞华人移民是温哥华建设的和平使者,大家应该善待他们。

同时,李泽钜也在积极配合,以争取民心,他在温哥华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这几年来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加入了加拿大籍。”

风波终于平息,工程继续上马;这就是后来定名为“万博豪园’懒庞大商业住宅群。‘他那时在美国。加拿大学到好多,但比其他同年纪的人也捱得辛苦好多。”李泽钜的一位朋友说。努力终于有了回报,1990年,万博豪园首度开售获得成功。

香港某报于1990年11月28日刊出《李泽钜设计万博豪园一鸣惊人》一文,对这位李家大公子推崇备至。

“对李泽钜来说,加拿大温哥华的房屋计划——万博豪园,就是他事业上的试金石。因为这个被誉为加拿大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建设计划,是由他一手策划的,由看中地盘,以至买地发展。宣传,他都参与其事,全身投入…但初挑大梁,无论如何,都会有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

“幸好万博豪园在香港刊登广告之后,初步的反应甚佳。第一期嘉汇苑,平均每平方英尺230加元(约合1540港元),这个价格,比香港很多地区都便宜。加拿大增收香港移民,港人今后到加拿大居住者必比现时为多,因此,李泽钜对万博豪园的销售前景非常乐观……”“由投地到施工,这一段期间,他遇到的争议、面对的意外和困难不计其数,如果换了一个性格懦弱。信心不足的人,早已知难而退了。但他并未如此,仍然一丝不苟地去做,笑骂由人,愈战愈勇,终于卒底于成……”

“为了这个庞大计划的早日完成,李泽钜2年内在港加两地穿梭来往,不辞舟车劳顿之苦。1989年全年,他来往港加两地达26次之多,坐飞机如普通人坐出租车一样。”万博豪园总体规划由李泽钜一手设计,建筑群的最大特色,是保留了原有湖光山色的天然美,他辟出50英亩作为区间公园,是居家休闲的胜地。

李泽钜说:“由于万博豪园这个计划实在太大,自己肩负重任,因此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计划的发展。在飞机上,即使看书,都以城市规划以及居住环境的书本为主。”

万博豪园使李泽钜名声鹊起,他也乘势大打外交牌,争取机会与香港商界的世叔伯认识。在80年代末班年代初,李泽钜频频出席各大社交场合。1990年,万博豪园嘉汇苑公寓在港推出前,长实集团公关部精心安排,让李泽钜接受两本杂志的采访,连人带房一并推向社会,反映甚佳。

这段时间其弟李泽楷专注在加拿大的事业,李泽钜毫无疑问成为香江炙手可热的人物。李泽钜的处事能力得到父亲的赏识,李嘉诚同意长实董事的一致要求,吸收李泽钜任长实集团的董事。

接班人不易当

1992年4月,李嘉诚突然辞去汇丰银行非执行副主席职务,正当众说纷坛、风波未息之际,超人"顺水推舟”,让李泽钜进入汇丰董事局。如此显赫的位置,继包玉刚之后,便是李嘉诚,本来说什么都轮不上后生晚辈李泽钜——众人自然明白,李泽钜就是李嘉诚,大儿子接班,一步步变为事实。

虽然李嘉诚总是说:“谁做接班人的问题,目前不考虑,他们兄弟俩,我一样对待。”但按当时的情况来看,李泽钜起步高,跑得快,而李泽楷的卫星电视还处于半红不黑的阶段,成败还是未知数,按照香港人的说法,‘李泽钜明显跑赢李泽楷半个马河’。李嘉诚大概不再会怀疑儿子们的经营才能和气魄,但他对儿子“好出风头”总是耿耿于怀,不知骂过多少次。“树大招风”、“凡事低调”、‘甘于秀林,风必摧之’……两位李公子都不知听了多少次了。

李泽钜在劳斯莱斯房车里装上当时最新推出的镭射影碟机,立即成为报刊争相报道评议的新闻。虽然其父后来为其解围,说是他要李泽钜装的,因为劳斯莱斯是用于接客的,应该方便客人消遣。但偏偏又有记者见李泽钜驾车兜风,是去接客还是自我消遣,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公众舆论并非认为李家不能享用劳斯莱斯和镭射影碟机,即使他们像香港另一富商杨受成那样以3000万元投得一个劳斯莱斯靓车牌,也不会有人横加指责,如果保守的李嘉诚不是口口声声说劳斯莱斯是用于接客,而非自用的话,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大概李泽钜与父亲走得近,也渐渐察觉“树大招风”。‘人言可畏”,慢慢地他也尽可能保持低调,特别是弟弟李泽楷在卫视一役名声大振,风头日劲,李泽钜在传媒中的热门地位也逐渐被弟弟代替了。不过,他的低调反而更得父亲的认同,在其母在月明逝世后不久,深水湾79号李家大宅便转到李泽钜名下,而李泽楷在此时也自愿搬到外面住,越发显出其另创天下之势。

这点,也恰恰是李泽钜要继承父业的佐证。

李泽钜多次说,他最忌讳的一词就是“接班”;最不愿听到的一词,是“接班人”。

“父亲正年富力强,精力智力旺盛,他不会这么快退休。他让我们兄弟负一些责任,仅仅是分担父亲的部分担子,使他更能集中精力处理大事,同时,这也是对我们兄弟的锻炼,现在传媒谈接班问题,为时过早。”

李泽钜又说:“一个人完成学业,就需要工作。请不要把我们兄弟在父亲的公司里工作,与接父亲的班混为一谈。”作为香港首席华籍财团,继承权问题八方瞩目,李泽钜所受的压力,非局外人所能体会。

李泽钜害怕接班,实属真言。

舆论普遍认为,李泽钜的害怕,并非懦夫心理,而是有自知之明。这也会成为他努力奋斗的动力。

1993年2月中旬,长实集团董事局宣布,擢升董事李泽钜任长实副董事总经理,取代了长实老臣子周干和的位置,在长安集团的排名,除了李嘉诚之外,仅在师傅麦里思之下了。一年后,李泽钜更晋升为长实集团副主席,坐上长安系的第二把交椅。而这一年,也是李泽楷自立门户。创办盈动之年。明显,李泽钜“上位”太快,李泽楷觉得再在父亲的王国中发展也难以超越大哥,他宁愿出来自闯天下,也不愿呆在和黄永远做哥哥的手下(因为长实集团控制和黄集团)。

有了万博豪园的经验,李泽钜对于长实的项目亦跃跃欲试。这次他的太博是长实集团内第三号人物——主管土地发展的周年茂。

周年茂是长实集团开国元勋周干和的爱子,他们与李家份属同乡,大家都是潮州人,除了同声同气外,父子二人均甚获李嘉诚信任。

然而由于周年茂是靠累积经验而上位,属于“红裤子”的学徒派,而大太子李泽钜则属“学院派”,比较注重个人学历及专业背景,加上李泽钜积极进取,而周太傅又偏向木销稳重,两人关系并不好,反而李泽钜与周的助手吴佳庆比较投契。

吴佳庆是美国哈佛大学城市规划硕士毕业,在1987年加入长实集团时,便与周年茂搞土地发展事宜。李泽钜在初期出席政府的土地拍卖会时,均由周年茂及吴佳庆左右相伴。

据说,周年茂辅助这位大太子的时间不长,李嘉诚已暗示他把手中处理的事放手给李泽钜。而随着李泽钜的地位不断上升,周年茂也渐感无趣,结果他在1997年3月正式辞去长实的高职,结束他与李家长达23年的宾主情谊。

周年茂的离开,对李泽钜根本没有影响,这时周年茂的徒弟吴佳庆早已逐步接手周的工作;而更重要的,是1993年李泽钜晋升为长实董事副总经理时,李嘉诚已为他安排了另一位太傅——他的姨丈甘庆林。

甘庆林在没有加入长实之前,已是香港销售界的高手。他任职于著名的faVi’S牛仔裤公司。美国运通公司等跨国企业,并且曾任强生家庭健康部董事总经理,对零售业拥有丰富的经验。甘庆林进入长实的头炮,便是协助李泽钜促销长实在香港发展的大型楼盘嘉湖山庄,此次促销由长实集团自组销售队,这在当时也成为发展商中的首创之举。

1996年,对李泽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长实集团分拆旗下长江基建上市,这次行动更由李泽钜挂帅,由甘庆林做军师。结果这间资产达150亿港元的中型企业,在上市时获得25倍的超额认购额。这样的战绩自然令李嘉诚非常满意。

“加果他不是我的儿子,这个表现已经值100分,但他是我的儿子,我不会给100分,只会给90多分。”李嘉诚于长江基建上市后4个月,便宣布将于1998年淡出,集团管理权会逐步交给李泽钜。

太子亦有失手

李泽钜渐渐大权在握,很多决策都不用请示父亲,可以自己拿主意。例如他注意到长实地产的一哥地位,渐渐受到对手新鸿基地产的威胁,而这全输在楼盘的用料质素上。于是他极力提议在楼盘外形设计及用料上作出相应改善。后来在香港红础海逸豪园的外墙,便改以花岗石铺砌,摒弃沿用已久的“纸皮石”,而单位内的窗户更改用绿色玻璃,以营造豪宅的感觉。而这些改变到现在大部分的豪宅楼盘都还一直采用。

不过,地产业与金融业一样,都必然受到世界经济大气候的影响,若对时局把握不准,必定吃亏。

李泽钜毕竟是初出茅庐,又岂能是长胜将军。他就曾经促成长实集团以60.6亿港元的高价投得香港红迹海逸酒店旁边的一块地皮,每英尺的地价高达8400港元,现在看来毫无疑问是“买贵货”。

而李泽钜犯的另一个失误,就是因错信经纪人而开错价。长实开发的香港鹿茵山庄第一次开售,正值1997年10月股灾之后,香港楼市停滞不前之时,但李泽钜仍然执意认为自己楼盘的素质高,不肯降低售价,以每英尺接近12000港元的高价出售分层单位,而独立洋房更开价16000港元每英尺。结果由于楼市市况转坏,如此高价的单位乏人问津,鹿茵山庄内部认购惨淡收场,在开售前只能宣布推迟4天公开发售,最后更需减价两成促销,可惜销量仍然停滞不叫。

人生有起有跌也是平常事,就算经验丰富如其父李嘉诚,也并非没试过失败,何况年纪轻轻的李泽钜要面对的大多是商场上打滚了几十年的“老奸巨猾”。不过,经过近10年的培训和锻炼,李泽钜已由初期凡事问父亲,说话谨慎寡言,发展到父亲不愿意多发言,而叫各大传媒的记者问儿子。现在的李泽钜,无论是面对商场上的劲敌还是传媒的镜头,都显得胸有成竹,意气风发。

1999年,年届70的李嘉诚,于1月起,正式将长实集团董事总经理一职,交棒给大儿子李泽钜,自己则专注于小儿子李泽楷已无暇分身管理的和黄集团业务。而长实集团也可算是从此进入新纪元——李泽钜时代。

据估计,李泽钜的个人财富包括32万股长实和61万股和黄股份,总值达到1亿港元。虽然李泽钜的个人资产无法与弟弟日益膨胀的科技王国相比,但他手中掌握的是一个总市值达到4200亿港元的商业帝国管治权,这种权力可以说是无价的。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