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盈动是泡沫吗?

虽然盈动的股价刷新了香港股坛的两个第一,但据美资高盛证券当时的研究报告,利用综合营业额预测、贴现现金流量及网络客户估值三项股票价值评估方法(以未来5年营业表现作准),盈动的合理价值(fair value)只是每股9港元,当中PCC占7.5港元。CWV 占1港元,“数码港”占其余0.5港元。而实际上,盈动的股价达到每股20港元,市值超过1700亿港元,比起它应有的股价高出十几元,许多人不禁要问:‘盈动是否存在泡沫?不仅盈动,事实上,现在,许多科技股都存在这个疑问,要分析它们,就要对整个网络经济作宏观分析。

泡沫经济

什么是泡沫经济?衡量一种经济是否是泡沫经济的标准是什么?网络经济究竟是不是泡沫经济?或者说有没有“泡沫”和“虚火”的成分?目前围绕这些话题进行的争论颇为激烈。许多经济学者尝试从不同角度对此进行研究,从而得出了各种不同的结论。

1999年,世界经济的前景在人们眼中显得异常不明朗,这并不是由于世界经济的历史趋势真的不明朗了,而是因为原来的规则已经不起作用,而新的规则正在形成之中,全球胜经济结构转折期特有的矛盾交错,又适逢世纪之交,更使人们感到未来世界和经济发展的扑朔迷离,于是一些经济学家终于忍不住提出了质疑:今天炒得沸沸扬扬的科技和网络经济正在成为一种泡沫经济吗?

那么什么是泡沫经济?

关于‘泡沫经济”的定义,经济学家几种常见的解释是:

——泡沫经济是投机者出于高功利预期并形成社会群体热潮所产生的其价格与利益超常规上涨的经济现象和文化现象。

——高速发展带来更高的价值期望,产生了泡沫经济,泡沫经济是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一种难以避免的现象,这种现象是随着经济过热而产生的,也是一种合乎规律的必然现象。

——泡沫经济不是任何一个时期。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都可以创造出来的,泡沫经济只能产生于经济繁荣大发展时期,没有相应的经济发展作基础,休想有‘泡沫”出现。也就是说,泡沫经济的出现是整个社会对繁荣充满信心的表现。

从上述几种解释可以看出,泡沫经济是一个专门术语,它有特殊的内涵,是高速度。高消费带来的高价值而产生的违反价值规律。超常规的一种经济和文化现象,一般发生在经济繁荣的大发展时期,经济大失控人混乱的年代。

众所周知,实现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必须以实物经济和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为最高准则。也就是说,尽管货币、资本、金融工具在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新经济的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更为重要的仍然是实物经济,实物经济包括物质性经济和服务性经济,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它占整个国民经济的比重应当很大,当泡沫资本从实物经济中吸取大量的财富,超常规地掠夺榨干实物经济的实际价值,导致实物经济无法支撑整个经济的实行,或者人们发现从“实物”到“纸上利润”之间的转化过程太长、差距太大,甚至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时候,投资恐慌和金融体系崩溃就有可能随时发生。结论是,判断债务、股市、期货及其衍生金融是否成为泡沫资本的标准,首先要判断物质性经济服务性经济等实物经济是否实现了真正的良性增长,是否真正依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这就是说,网络经济是否是泡沫经济,要看网络经济的增长是否有实物经济支持,是否真正实现了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网络时代到来

今天,推动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特别是互联网概念股持续倍增的内在动力,是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以及‘之所导致的生产与服务成本的下降和产品经济向服务经济的转型。

关于互联网络的爆炸性增长,1998年4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表的研究报告《浮现中的数字经济》中作出了现实的描述。

——全世界使用互联网络的人,1996年尚不足4000万,到1997年底,超过了1亿。一年多的时间中翻了一番。

—1996年12月时,大约有62.7万个互联网络域名被登记注册。到1997年底,被注册的域名数量翻了一番,达到150万个。

——目前互联网络的通信量每ito天增长一倍,互联网上的交易量每100天增长一倍。

——1998年,互联网至少有3.2亿个网页,到1999年底达到30多亿个网页,增长近10倍。

——1997年全球电子商务的交易额为250亿美元,预计2002年将超过3000亿美元。

互联网这种近乎疯狂的增长震惊了世界,以至于许多专家断言人类新的文明时代已经到来。尽管还不能够像半导体技术一样,大致估计出互联网络的倍增极限和倍增周期,但是,无论是工业、流通业、金融业还是媒体传播业,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事业机为,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这场围绕半导体和互联网络的出现所发生的变革。第三次浪潮掀起的信息化革命,有力地支撑了网络经济的高速增长。

对于信息技术的进步及其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强大推动,是否会以现有的增长势头一如既往地保持下去,网络经济是否会实现持续增长,美国朗讯科技公司贝尔实验室作出了精确的分析和预测:历年以后,半导体和光通信的应用最终成为现实,信息技术产业发展达到高峰期,人类真正进入信息化社会。

从现在起到2012年,集成电路将还有6代技术和产品,最后达到0.1微米技术水平,并可在一个芯片上集成l%多亿个元器件。波分复用技术(DWDM)和包交换技术(IP)的成熟并广泛地投入商用,将使通信网的建设和经营成本成百上千倍地下降。在这个技术水平下,全球形成1万亿美元/年的集成电路市场,支撑6至8万亿美元/年的电子工业市场,进而支撑1万亿美元/年的信息服务市常传统产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大大下降,信息技术产业压倒一切传统工业,成为21世纪经济的主导产业,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和就业的主要机会来源于信息技术产业,全球经济一体化,将进入高增长。低通胀房就业的时代。

据美国商务都估计,1996年和1997年美国信息技术产业价格下降使整个经济的价格指数整整下降了1个百分点。因此,信息技术产业对经济增长的实际贡献要比名义贡献指标所表现出来的还要大得多。

据估计,近几年来,实际经济增长中信息技术产业的贡献平均超过了25%。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还给一些传统产业带来了生机和活力,使这些传统产业的效率倍增。这表明信息产业已经成为美国经济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数字经济已经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正因为信息技术和产业的持续性影响和作用,从增长、就业、通货膨胀和生产率各个方面考察,美国当前的经济形势都处在历史的最好时期。1996年至1997年,美国经济的实际增长为3.8%,新增就业岗位300万个,通货膨胀维持在2.3%的低水平上,经济部门的生产率增长了1.9%。目前,美国的失业率和犯罪率是24年来最低的,通货膨胀率是30年来最低,政府的福利性开支是27年来最低,30年来第一次实现了预算的收支平衡。

从美国商务部的研究报告和贝尔实验室对未来产业的预测分析,不难看出,世界经济结构正在进行由传统工业经济向现代信息经济、由物质性经济向服务性经济的转型。与此相对应的是,资本与财富由工业资本家向信息资本家进行转移。传统产业的每况愈下与网络经济的兴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传统产业货币和财富的减少,正是网络经济货币和财富的增加。这意味着网络经济特别是互联网概念股,已经持续获得了实物经济的支持。因此,从世界经济的长期和总体发展趋势来看,网络经济的强势增长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必然。当然,这并不排除一些互联网企业以及网络经济增长进程中出现的个别“泡沫”和‘虚火”成分。

信息资产膨胀

对于网络经济特别是互联网概念股是否有泡沫成分,从传统的工业货币价值观看,收入是抬物质资产的实际收益,而股票价格应是前者的名义形式。从信息价值观看,股票价格虽然是一种名义形式,但它代表的不是“物质资产”,而是“物质资产十信息资产”。信息资产包括品牌。预期市场占有率。用户信息与规模。未来市场需求控制等无形资产。事实上,后者更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在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过渡的进程中,网络经济的新规则是:财富货币转移方向,将是在信息资产支配物质资产中形成的名义价格对传统财务收入保持较高比率的地方。

利用这样一个观点,我们可以解释为什么互联网股票会在增长过程中几倍地超过其他财务收入。在互联网股票价格中,不仅包含了工业财会标准衡量的物质资产的作用,更包含着信息资产的贡献。显然,这里的财务收入,只是一个工业价值的概念,是工业性质的财富,它并不能对应整个财富。人们看好盈动的股票,不光是看好它的工业市场能力,更是在肯定它的信息市场能力,“数码港”。PCC。CWV都是这种能力的反映。许多人都不能确知靠信息概念到底怎么能实现财富的转移,盈动的案例提供了证据。

另外,通过巴菲特与盖茨这两个代表工业经济与网络经济的人物也可以证实这一结论。巴菲特先生是世界股票大王,但是声称从不关心股票的盖茨凭微软股票,轻松摘走巴菲特多年世界首富的桂冠,令一生兢兢业业研究股票的巴菲特黯然失色。可以认为,巴菲特和盖茨实际上代表了目前世界上正在转型之中的两种经济规则,盖茨代表互联网高科技股,遵循信息法则。今天,互联网公司股票搅乱了整个华尔街的传统秩序,也就是说信息法则正在取代货币法则。结果,经过100多年工业社会财富积累的工业资本家,正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财富转移给信息社会的新宠儿们。

工业资本家惊恐这个无法控制的财富转移进程,而人们对于财富转移背后新规则的认识也尚未取得一致意见。1998年7月12日的《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低估互联网宠儿》的文章,认为当前的互联网股票狂涨现象是“泡沫网络”。文中强调,股票价格建立在收入基础上,股票产生向股东的现金流,或者是马上作为股息,或者是在利润被再投资于公司时最终作为资本增值,因此,离开利润,股票是难以确定价格的。作者认为,买一家受欢迎的互联网公司股票就是简单地猜谜或打赌。

对于盈动等网络股高于财务收入的部分,传统经济学家认为这是“虚火上升”,有泡沫经济成分,这部分价值不应归于他们,而且早晚要掉下来;而新经济的观点则认为,盈动等网络股高于财务收入的部分,是信息价值创造的收入,这部分价值应稳定地归于他们,而且还会越来越大。这正是传统经济与新经济的根本分歧与分水岭。当新经济取代旧经济时,传统观点总认为新经济只是在分配旧经济的财富,而不是在创造新的财富。事实上,对于网络经济是否是泡沫经济的争论,是对信息技术产业是否将实质性地改变世界经济结构的争论,是对人类社会是否将从工业文明进人信息文明,从而对现实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进行变革和重组的争论。

网络经济是浪潮本身还是浪潮中浮出的泡沫,答案已经不言自明。在走向未来的信息化变革中,网络经济的新法则正在接受检验。历史将证明,互联网股市上发生的财富转移,从短期看不排除“虚火”和‘泡沫”的成分,但从长期的发展过程看,由于信息资产日益加深对货币资产的支配,信息资产将按照自己的逻辑,形成自己的市场,创造自己的财富,货币资本将无可避免地交出自己的财富。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因此,盈动现在的股价是有它的信息市场能力作为支撑的。不过,由于互联网市场竞争激烈,34岁的李泽楷,当不断为集团开发新业务时,能否与六大天王全面地管理好盈动?此外,一旦人们对新经济的认识越来越透彻,对待科技股的态度趋于理智和冷静,导致科技股出现调整,盈动以至李泽楷均将遇到重大考验,面对从商以来的新挑战,他又能否成功跨越,这些都有待时间去证明。正如格林斯潘所说:“历史会作出定断。”

李泽楷对高科技行业的见解是:‘高科技是个高风险和涉及大投资的领域,高科技公司需要不断寻求进步,发展新项目,适应资讯时代的转变,才能在市场上立足。”他的话语不难让人感受到他面对未来挑战的信心。他正用一个个行动将理想付诸实现。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