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延续未了的梦

盈动短时间内的惊人升幅,一定程度上与香港股民受到美国纳斯达克创业板指数不断创出新高的影响而疯狂追捧科技股不无关系,但要维持股价的增长,不能光靠炒作,盈动必须要有实质性的、高增长的盈利支持。

盈动1999至2000年处于投资阶段,收益并不明显。据证券界估计,盈动2000年年度营业额,估计约仅3100万港元,到2001年有2.01亿港元,2002年为8.23亿港元。若以现今欧美投资界常用的币值对营业额比率(Price-Revenue RatiO)作为股价高或低的指针,显动未来三个年度的PRR分别为1800借、229信及68倍。

李泽楷为盈动设计了一个宏伟的蓝图,将其主要业务分为三部分:第一是物业投资及发展项目“数码港”发展计划,第二是投资互联网的基金公司CWh(Cyberworks Ven-ttl。),第三,也是最重要一个,是与英特尔合作的PCC(Pa-cific Conve侣nce Co叮)omtion)亚洲互动资讯服务。按照李泽楷的意思,盈动要像美国CMGI一样,发展为一间Vopera一non,并购与营运并行。Voperation是Venture(企业)及Oper-ation(营运)的合写。盈动用CWV专责并购,而“数码港”及PCC宽频服务则是营运部分。盈动数码动力是盈动拓展集团属下的一间互联网公司,也是最重要的一间公司。除盈动外,盈动还继续活跃于新加坡的股票市场,投资当地的大型物业及公用电力等,市值共520亿港元。而规模较小市值只得四亿港元的盈动保险,就经营有别于信息科技的保险业务。电视为媒,宽频上网

在商场竞争中,维护领先优势的策略可以有很多种,比如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波特曾经提出有三大维持领先优势的策略:价格策略顾客服务领先策略以及特定服务领先策略。

三种策略的采取可以根据各个公司的具体情况以及竞争对手的特点来决定。比如价格领先策略,选用这种策略的公司必须要有极大的把握,确定自己能在价格定位上长期领先,以低价来提供给顾客同样品质的商品或服务,但这项策略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它实际上是一种压低成本然后与顾客分享的手段,这种压低成本主要依靠采用高新科技以提高效率、降低劳动成本与物质资源成本来获得,它的局限性就是,成本不可能无止境地压低,到一定程度之后,价格降低不下来了,所谓价格领先策略也就不攻自破,所以它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至于特定服务领先策略,是指专注于某一特定市场,服务于某一特定顾客群,它的独特之处在于,运用其他两种策略,专注于提供极佳的服务给某一特殊对象。波特认为,如果公司自信能够提供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好的服务,那么就可以选择此项策略。它的关键在于提供优质产品专业服务。这对于充满野心。希望把网上世界改造得更宽更广更深入的李泽楷来说,是较好的选择。

李泽楷把这种策略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系统。一种企业文化。利用先进的技术,为顾客提供宽频上网服务,即PCC,就是他的特定服务领先策略。

PCC是李泽楷10年前卫星电视梦想的延伸,李泽楷曾表示虽然出售卫视给他带来了可观的利润,但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做,又是另一番景象,可能在电视网络技术上,他会走得更快。因此,李泽楷想借助PCC了结自己那个未竟的电视梦。

与卫视理念一样,李泽楷希望将西方已有的资讯带给亚洲区。早在1999年盈动就已经与英特尔签署协议,共同开发阿C亚洲互动资讯服务。由盈动与英特尔六四分成。其发展理念不仅要向亚太区53个国家。1.l记有线电视用户提供互动电视节目,而且希望透过电视发展宽频上网服务。盈动成立后,该项计划便注入盈动。盈动现在的策略,是在建立网站时,与大型有线电视台结盟,为对方提供宽频接线(broadhand connectiVity)服务,而电视台则为网站供应节目。

PCC具有无限的发展空间,因为据统计资料显示,大部分亚太地区国家经济发展较慢,电脑及移动电话的使用并不普及。亚洲区(不计日本在内)的网民数目只有约1200万户,互联网的普及程度远低于欧美地区,相反有七成家庭拥有电视。以印度为例,全国目前只有1500万部电脑,而电视机则有6350万部;中国有7op多万有线电视用户,覆盖率比美国还高。所以,李泽楷决定以电视作为媒体上网,开发亚洲互联网市场,是有一定的事实根据的。PCC计划以印度。中国。日本为重点攻克对象。

按照李泽楷的构想,PCC先与各地有线电视网络商合作,在有线电视用户的电视机上,加装一个由PCC与英特尔研制而成的机顶盒(set-top box),令用户将来可透过人造卫星及有线光纤宽频系统,在接收电视节目之余,同时又可宽频上网,进行各项电子商贸活动,包括网上购物、银行理财、买卖股票,以及公司之间的商业往来。

硅谷著名科技专栏作家Dan Gillmor对李泽楷及其PCC项目的评价是:“他非常聪明,只会透露他想披露的事情。他确实是科技界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如果PCC成功,将会是互联网及电讯世界里最重要的实体。作为西方人,我最感兴趣的是他作为富豪的次子,如何能做大今日的成就。”

1999年12月,PCC终于就经营互联网生意踏出第一步,分别与英国电视体育制作及广播公司Trans WOrld Inter-national Ltd.及香港的软件方案商Netcel Ltd.合作,发展网站内容及“企业对企业”Busin,ss toB。。me。s)的电子商贸业务,盈动在两个项目的初期投资额逾300万美元。

接着,在2000年3月2日,盈动与联想结成技术联盟,联想将设计和制造新一代内置调制解调器的个人电脑,并在电脑上领先安装应用服务软件,使用户能够高速连接互联网。NOW正是盈动在2000年分阶段推出的首项真正综合互动数码视像及互联网的服务。协议中,这种新款电脑将以双方联合品牌命名。此外,盈动和联想还将合作发展专门针对国内用户而设的互联网内容及定颁互联网服务。

联想集团主席柳传志表示,宽频网络服务。产品及内容在国内拥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及发展潜力,联想集团将其作为业务重点之一。李泽楷也说,这项协议使两家科技领先公司亲密合作,凭借双方的优势,可为国内提供最优质的电脑。机顶盒和宽频服务。

盈动与联想的合作配合了PCC的发展,增强了盈动实质性的业务能力。

至2000年1月,PCC已与28间亚洲有线网络商签订协议,并不断向外购买节目和与更多的有线网络商签约,预计PCC将于2001年正式投入服务。PCC的目标不仅仅是收取广告费及与有线网络商摊分用户月费,其最终目标是要抢先成为亚太区第一个提供电视上网的服务商,主宰亚洲的互联网市常风险投资基金

除PCC外,盈动的另一重头戏是投资互联网业务的CWV。CWV是一群专门负责到处寻宝,入股或收购有潜质的互联网公司的队伍。自盈动上市以来,CWV大大小小共入股了17间互联网公司,投资约6.08亿美元(约合港币47.4亿元)。这些公司如成功分拆上市,或CW’V将升值的上市公司股份出售,均会为盈动带来盈利。而且,这些公司也可以为盈动带来非常可贵的技术保证和服务更新能力。所以说,风险投资是一种非常方便的快速成长的实现规模化的手段。

在入股互联网公司时,盈动吸取了当年孙正义的日本软件银行投资雅虎(Yahoo!)的成功经验,领悟到“分散投资”是致胜的法宝。因此,盈动的风险投资不仅包括香港的一些互联网公司,如东方魅力.时富等,而且它还与CMGI。outblaze。SOftNet等外国龙头大公司达成互换股份或合作的计划。

以CMGI为例,盈动于1999年9月与CMGI互换股份,发行市值3.5亿美元的盈动新股,换回3.4%的CMGI股份。3个月后,CMGI的股价升了三倍多,盈动所得的CMGI股份市值也就升至12亿美元。而且与这些大型跨国集团合作,进一步提高了盈动的声望,加上“滚雪球效应”,盈动的财力与日俱增。很多区内的互联网公司,从印度到中国大陆,以至南半球的澳洲,都纷纷向盈动招手。在选择投资机会方面,盈动可谓占尽天时地利。

也许盈动在所有的风险投资项目中有50%完全失败。40%打平,只有10%盈利,但就是这10%完全可以弥补50%失败的损失,并能再大赚一笔。事实上CWV最终目的是发掘到一间或几间像雅虎这样的有巨大潜力的互联网公司,有朝一日可以出售股份获利。李泽楷认为,上市是其中一个目标,另一个目标就是被收购。即使像盈动这样具有一流的机制和企业文化的公司,也要以收购行为,达到顺利地走向规模化道路的目的。风险投资为盈动开辟了新的世界。

Outblaze的创办人肖逸称赞李泽楷说:“他非常聪明友善,但(谈生意时)却是一个好辣的谈判对手。虽然他不算工程师,但他对互联网有很深的认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很出色的商人,懂得何时及如何推销(产品),达到最好的成绩。”李泽楷口口声声说要盈动超越孙正义的软件银行,成为全亚洲第一大互联网公司。那么孙正义到底是何许人也?

一比高下

孙正义是网络世界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有“日本盖茨”之称。他因为投资雅虎而声名大噪。整个投资过程充满传奇色彩,不禁让人拍案叫绝。

1995年,当孙正义找上雅虎的时候,雅虎的股价还没有开始飙升。雅虎的执行官库格回想当时的情景还觉得很有意思。当时雅虎和软件银行的人坐下来吃了一顿比萨晚餐,两个小时就达成了一笔价值超过1.01亿美元的投资协议。

1995至1996年,虽然许多投资家都看到网络的灿烂前景,但是投资却极其谨慎,全世界那么多投资家里,只有孙正义愿意拿出1亿美元投资在单一个网络公司身上,其他的创业投资公司都只以20(万美元作为投资的上限。对于当时只有55名员工的雅虎,孙正义仅商讨了几个小时,竟二话木说就丢下1.01亿美元,人们都认为他疯了。不想当年的一番豪赌,竟令今天的他富甲一方,成为唯一可以威胁盖茨世界首富地位的人。孙正义向推虎两次加起来3.的亿美元的投资,在短短不到3年内就暴涨到90亿美元。可以说,孙正义是20世纪末网络股票狂熟的最大收益者。现在,他的公司——软件银行及4个创业基金拥有约70家互联网公司的股份,市值大约合7000亿港元。

可见,李泽楷要赶超孙正义谈何容易,但要取代他的亚洲老大的地位也不是白日做梦,因为对世纪是一个充满奇迹的时代,所以,没有一件事情是不可能的,而且李泽楷还有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这个世界不会亏待有才能的年轻人。

踏进2000年的1月初,盈动顺利跟亚洲第二大的日本光通信联姻,携手收购金力国际,随后改名为光通信亚洲,专门投资亚太区互联网业务。光通信及盈动都是亚洲主要的互联网企业,当被问及它们互相间是否存在竞争时,李泽楷回应说,互联网是无边际的世界,发展空间及市场都很大,对于对手,盈动会采用结盟形式,而不是竞争形式,这对双方都有利。

虽然盈动只是持股两成的小股东,但光通信与盈动的结盟决非只此一招。不久,位列世界富豪榜第五位的日本光通信主席重田康光正式宣布,光通信将会在‘数码港”“落脚”,建立发展亚洲及中国市场的总部,并以盈动为合作伙伴,积极参与“数码港”项目的发展。能够招来亚太区互联网其中一艘重要旗舰的合作,已为盈动超越亚洲最大庙值7000多亿港元的日本软件银行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李泽楷不愧为一位出色的魔术师,将盈动幻变得出神入化。不仅CMGI、光通信,不少看好亚洲区互联网业务前景的外资基金,都不断向盈动招手,让盈动加入成为它们投资组合中的一分子,这种千金难买的国际信誉促使盈动的股价继续攀高。另一方面,强劲的股价也令盈动轻易取得充裕的资金,盈动再利用这些资金到处融资收购互联网公司,反过来又刺激股价上扬从而形成一个有利于盈动的投资循环。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