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还缺个编国际新闻版的编辑

潘公展与陈果夫陈立夫同乡,是国民党CC系在上海的文化刽子手、办报出身的党棍。他似乎与赵超构有某种夙怨,在其后的数十年中,一再与他处于对立地位,不断发生冲突。

淞沪抗战被扼杀了。英、美、法等国为了自己在华利益,反对打仗。他们与蒋介石勾结起来,向日本求和,谈判好了停战条款,签订了一个协定,让南京政府“全力剿共”。“中公”师生和上海爱国学生响应共产党“反对淞沪停战协定,主张对日宣战”的声明,还开了会,发布宣言,都没有结果。日本人不失时机,又在东三省成立了以傀儡溥仪为“执政”的日伪政权。蒋介石磨刀霍霍成了以他为委员长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头,率领几十万大军接连五次发动对江西中央苏区的围攻。

赵超构在“中公”的最后一年并没有读完,除了自修,跑图书馆找资料,写研究国际金融问题的毕业论文之外,还是没有心情好好上课。原因是他的生母富氏夫人于1931年去世,不久,他父亲娶了继母裘德华。裘出身西湖画舫歌女,很会花钱。反对赵标生让儿子读书,增加家庭负担。赵超构急于就业,忧心如焚。但“中公”不是名牌大学,注定“毕业即是失业”,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谋职,是很困难的。因此,赵标生不得已在南京为他找个出路。

赵标生在南京的朋友,大都在政界和军警界,偏偏儿子不想进入仕途,要在没出息的文化界谋事。按赵超构的性格,连文化机关当个公务员也不干,做老子的着实有些为难。事有凑巧,1934年春初,一个偶然的机会出现了。赵标生常在一起吃酒打牌的朋友王公,要办一张《南京朝报》,还缺个编国际新闻版的编辑。王公听说赵标生儿子喜欢舞文弄墨,要找个事做,牌桌上就决定了下来,要超构尽快到南京来见他。

这位王公是南京场面上的活跃人物,“二陈”门下的一个小政客。有一位能干的太太,在妇女界也有些知名度。他原是南京《中央日报》的经理,太太又是他的经理,夫妻二人办报是有经验的。从前的报人,大都以此为跳板,弄个一官半职,但王公仕途蹭蹬,看看没有多少前途,就自己办报,另谋发展。

超构接到父亲的信,喜不自胜,向学校提早交了题为《世界短期资本之研究》的论文,办好请假手续,连毕业文凭也没有要,就匆匆赶往南京。因为他读“中公”时早已在四处投稿,王公也见过他的文字,见面就说:“好,好,明儿就来上班吧。”

赵超构的老朋友、曾任《新民晚报》副经理、发行广告部门负责人的屠石鸣,是1934年南京《朝报》的编辑。他比赵年长两岁,是晚报资深老报人中赵超构最早的同事。1989年以九十二岁高龄去世。

屠石鸣生前多次对我口述当年赵超构这个“编辑部新来的年轻人”的丰采和《朝报》的内部情形。

屠石鸣说,赵超构进《朝报》是偶然的,也可以说,是个机遇。赵标生不认识王公的话,他进不了报界,更不用说后来进《新民报》了。

------------------

竹露荷风 收集整理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