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在日本呆了五六个月

1929年新年,赵超构随父前往南京。因为1928年以来,省十中和其它学校师生涉嫌“赤化”被捕的人愈来愈多。赵超构祖父二代和他自己都不安心。赵标生打算让他到上海读大学,离开温州这个是非之地。他在上海亲友家住了一些日子,又去了南京。

正好国立中央大学在招收新生,但赵超构没有高中毕业文凭,而且数、理、化三门功课学习成绩不好,只能在中大以旁听生资格入学。听了半年课。这年暑假期间,有个名叫林骏的朋友拉他到日本观光,看看如有机会,也打算留学。日本有的私立大学优待中国学生,初中毕业、高中肄业的学生都可以照“同等学历”的资格应试入学,只是收费很贵,高于公立大学二三倍。

把儿子送出去留学,赵标生是高兴的。花几个钱出国,也可以免得做父亲的日夜提心吊胆,省许多事。那时从上海乘轮船到日本长崎福冈,统舱只需二三十元钱,也没有严格的签证、验关等手续。温州人在长崎、横滨做小生意的人不少,常有人来去。想来赵标生是托过熟人照料的,不加劝诫,就让儿子出国去了。

到了东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然后到日语补习学校报名、缴费,补习日语。

几十年后,他还记得“留学”的事,“哪是留学呀?去玩玩的。”他认为,“日语易学难工。日语语法复杂,敬语、谦词特别多,我学了几个月,只学到一点皮毛,至今还是三脚猫。”他在六十年代闲暇时曾重理旧课,读一点日文书报,不久又丢开了。———不过是解解闷罢了。

在日本呆了五六个月,日语是学会了一点的,但很多时间花费在游览观光上。好在他和林骏都已学会了“三脚猫”的生活用语,外出不怕迷路。他们先后游历了东京、京都、神户、大阪和名古屋等地,还放舟琵琶湖,登临富士山,眺望太平洋。“山头人”真是大开眼界了。此外,还到横滨去逛了几次中华街,认认温州同乡。来到这里,满目是五颜六色的店面和中国土特产,很有温州街市风味。

日本之旅给他留下不少美好的记忆,他晚年还常常在闲谈中对我说:“像我们这样的知识分子,在日本生活是会觉得很舒服的。日本的风景名胜跟中国的差不多,而且都管理得不错,清幽绝俗,令人流连忘返。日本人的民情风俗,不少是从中国唐朝宋朝传过去的,我们都能适应。只有日本料理,比较注重外形好看,色彩纷呈,生吃的多,我可不大欣赏,吃起来总不及江浙菜、四川菜有味道,他们的酒也平常。就是横滨的中华料理,中国人烧的中国菜,为了适应日本人口味,都比较清淡,总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京都是值得一游的,知道一点日本历史的人一定有兴趣去看看他们的故宫。你如果有机会东游,我劝你一定要好好玩玩。那里还有个金阁寺,一个岚山的风景区……我都去过。”

1985年春天,正好有个新闻代表团去日本,他竭力促成我出访:“别的地方可以不去,日本一定要去一次。”我听从他的劝告,去了日本。回国后对他说:“岚山我去了,确实清幽。早年周恩来也曾到此一游,留题一诗,现在那里已立了一座诗碑,去日本的中国人几乎都要一到岚山,摄影于诗碑之前,这是你当年不能想象的。”

------------------

竹露荷风 收集整理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