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将相不和 李罗相争匕首见

与大导演罗维的裂痕渐深。他说:我未来港,罗维导的片充其量只卖得100万。罗维说:不是我的指导,他还在好莱坞跑龙套,焉能如此走红?他们由合作关系变得形如路人,互不理睬。终于一天,他冲到罗维跟前,破口大骂,尚不解恨,拨出锋利的匕首,欲取罗维身家性命……

自李小龙加盟嘉禾,一位权威人士把李小龙、罗维称为邹文怀门下的大将与丞相。

还在泰国拍《唐山大兄》的外景,李小龙与罗维“将相不和”的小道消息,陆续传至香港。邹文怀矢口否认,还说,李小龙染有美国人的作风,喜欢直来直去,若一声不吭,那才叫怪。

邹文怀从大局出发,竭力为李罗间矛盾打掩护。拍《精武门》,在香港,李小龙、邹文怀、罗维等人都是记者与公众关注的对象,李小龙对罗维的不满摆到脸上,邹文怀再怎样掩盖都无济于事。

李小龙对罗维的不满仅是工作上的,他虽是个演员,却要求剧组的人像他一样投入。他指责罗维导片时心不在焉,尤使他恼火的是,镜头正在拍摄一个十分感人的爱情场面,而罗维却在收听半导体里的赛马消息。

李罗不和已是公开的秘密,报上多有渲染。一个是大明星,一个是大导演。李小龙年轻气盛,脾气暴躁,老子天下第一。罗维较他稳重老成,内心亦十分骄傲,凭他的老资格与显要地位,岂能容忍一个演员在他面前指手划脚!

邹文怀凭他高超的手腕,多方调和,二虎暂且能在一座山上相处,李小龙与罗维,至少面子上还过得去。

李罗矛盾的升级,却是《精武门》上映,获得400多万巨额票房收入之后。按理,他们合作的《精武门》获得如此巨大成功,会抹平他们之间的裂痕,可李小龙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气,首先就决定了他们的关系好不了。

李小龙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大言不惭谈自己付出的心血,作出的巨大贡献,起的关键性作用——一句话,没他李小龙,就没有《精武门》的成功。

若是邹文怀,会让李小龙胡吹海夸,风头出尽,甚至还“锦上添花”,再多多褒奖一番,目的是笼络住李小龙,让其为嘉禾多多效力。

罗维却不能,他没邹文怀这么深的“内功”,他原来就受了李小龙一肚子怨气,听李小龙这般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处出。罗维毕竟修炼了多年,说话还算节制。罗维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说他如何调动演职人员的潜能和积极性,大家通力协作,才使他执导的两个片子获得如此辉煌的成功。

李小龙性情莽撞,却一点不傻,焉能听不出罗维自吹自擂,有意贬低他李小龙的“不良用心”。李小龙在好些场合反唇相讥,说他在好莱坞做演员之时,罗维导的片子,最好的充其量也才卖个100来万。现在,也不见罗大导演拿出什么秘诀高招,怎么《唐山大兄》和《精武门》会如此火爆?他怎么会轻而易举地坐上“300万”、“400万”的星级导演的宝座?

罗维也不是吃素的,他要点,就点李小龙的“要穴”。说李小龙在未得到他指导之前,充其量只能在好莱坞的电视剧中扮扮次要角色,无导演之功,李小龙焉能像今日这样走红?李小龙名气再大,焉能说他演的片子,不是罗维执导的嘛?

演艺界总有人喜欢做传声筒,此话传到李小龙耳中,他觉得罗维简直就在贪天之功,以为己功。他说,的确是罗维导的片,但观众这般热烈,是要看李小龙演的片,而不是看罗大导演导的片。不信,同去戏院看《精武门》,看看观众是喊罗维的名字,还是高呼李小龙:

罗维再点李小龙“要穴”:你这般有名,怎不留在好莱坞继续得意,还跑到乡下地方来寻觅发展?就算你拳脚原来还算了得,不是我调遣镜头夸张美化,焉能像片中这般出神入化?

两人裂痕虽深,尚未正面交锋。

其时,两人在邹文怀的缀合下,仍在“商议”合作《冷面虎》拍摄之事。

李小龙已下定决心:绝不参与罗维执导的影片:他拿去《冷面虎》的剧本,却一拖再拖,不给罗维一个“准信”。

罗维一直把李小龙当“鲁汉李三脚”,没想到他竟会是“狡免李三窟”。罗维从拐了数道弯的信息中得悉:李小龙早就无意主演《冷面虎》,他想单独搞一个剧本,目的是要把罗维甩开!

罗维觉得被李小龙耍弄了,一报还一报,他认为也该耍弄耍弄李小龙——你想让我的《冷面虎》胎死腹中,我就生下个金娃娃给你瞧瞧!

罗维下决心撇开李小龙,另讯冷面虎》的主角!

然而,要在整个港台演艺圈选中能顶替李小龙饰演《冷面虎》主角之人,除了王羽,大概不会有第二人。不知李小龙知不知道罗维已经请不动王羽,而要看罗维的笑话。这种情况又逼得罗维非请王羽不可。

罗维与王羽是冤家,影坛的人几乎皆知。

那已是几年前的事。当时,当红功夫明星王羽,与成全他成为“百万小生”的邵氏公司名导演张彻矛盾日深。王羽为赌气,答应小导演程刚邀请,主演他执导的《神刀》一片。该片的制片正是罗维的太太刘亮华。

《神刀》刚开机,王羽就与刘亮华产生矛盾,吵得很激烈。导演程刚知道此事不妙,禀报老板,老板为了稳住大明星王羽,便牺牲女干将刘亮华,将她制片一职免掉,以平风波。事情是王羽先惹起来的,罗维一怒之下跑到王羽在香港的寓所兴师问罪,“大刀王羽”焉能吃他这套?“一刀劈下去”,当即宣布跟罗维绝交。

正当罗维为请王羽主演《冷面虎》束手无策之时,太太刘亮华当仁不让去冒碰壁的风险——赶赴台湾去请王羽。刘亮华一则是觉得李小龙忘恩负义,当年是她“三顾茅庐”把李小龙从好莱坞不死不活的困境中解救出来的;二则她与罗维是志同道合夫妻,焉有不帮之理?

刘亮华和罗维,均与王羽闹翻,但刘亮华与王羽太太林翠面子上的关系还过得去。刘亮华原本就能说会道,不用林翠从中调和,王羽很爽快就答应下来,并敲定开镜日期。刘亮华与在香港焦虑等候的罗维通了电话,罗维甚感吃惊,事情这么快就顺利解决!

据圈中的人推测,刘亮华使了“离间计”,她说李小龙老子天下第一,自诩是国语片中唯一真正的功夫明星;又说《冷面虎》主角,除了他,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人能演;还说王羽粗制滥造,拍出的功夫片愈来愈拙劣……王羽勃然大怒,说:他欺天下无人,我就演《冷面虎》让他瞧瞧!

但不少人认为,刘亮华不必这样,也大概不会这样,刘亮华是看准时机去请王羽出山的。因为李小龙在多种场合贬低挖苦香港的武术界、演艺界,已把这两方的人士得罪光。王羽这两方的身份兼有,并且是泰斗人物,他虽是台湾人,却是在香港出的名。如今,罗维要甩掉李小龙,并使其难堪,王羽当然会促成此事。

王羽跟罗维有过龃龉,但罗太大刘亮华亲自登门道歉,他是不会再计较前隙的。自从李小龙回港跟罗维携手合作,越来越走红,掩盖了王羽的光辉,王羽的名气每况愈下。如今,罗维主动欲与他携手,他是不会错过这机会的。

罗维跟王羽重修于好、携手合作的消息在报上刊出,使李小龙很丢面子。当时的舆论认为:李小龙不主演《冷面虎》,《冷面虎》必胎死腹中。想不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打破了李小龙的“离开他地球就不会转动”的神话。这至少证明:即便李小龙是天下第一,但绝不会是天下唯一。

李小龙觉得罗维太老奸巨猾,策划一个莫大的阴谋来整治他。早就打定主意把罗维的《冷面虎》彻底抛弃的李小龙,这时却偏执地认为《冷面虎》的主角该属他,他演不演该由他定,请别人演,也该由他定。

李小龙忿忿然地闯进邹文怀的办公室,向邹文怀提抗议,说邹文怀不能再姑息养奸,纵容罗维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李小龙不屈不挠地声称他对《冷面虎》抱有极大的兴趣,他在家里反复斟酌角色,并已决定主演《冷面虎》!

邹文怀啼笑皆非,觉得李小龙简直就是个3岁小孩,给他糖吃,他扔掉;把糖给别的小孩吃,他又哇哇大哭说他早就想吃。但李小龙又绝不是小孩,他怒气冲天,那样子就像要打人。邹文怀采取一惯的做法,温言安慰李小龙,批评罗维做法不周全,并竭力慢慢把话题引到别的问题上。

李小龙仍然不屈不挠,咬锥冷面虎》不放,追问邹文怀:“你是嘉禾的老板,《冷面虎》主角一事,你到底作何安排?”这实在是太为难了,李罗已闹得这么僵,能合作下去么?再说已跟王羽签约,岂是儿戏?依照王羽在港台的名气和能量,也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邹文怀无奈之下,说了句等于没说的话:“看看王羽是否接了别的本子,不愿再演《冷面虎》了,那我们自然会让你来演。”

这句话也还真灵,李小龙一听火冒三丈,说:“你们把我李小龙当什么角色?王羽不愿演的本子,我难道会拾破烂捡来演1李小龙悻悻然地大步出了邹文怀的办公室。

一天后,李小龙“胡闹”的故事传到罗维耳里,罗维给李小龙挂去电话。罗维的动机,或许想把一些事由讲清楚;或许是想将王羽当一张牌,再气一气“心胸狭窄”的李小龙;或许是想安抚李小龙一番;或许又是想将李小龙的孩子气暴露无遗。

罗维第一句话问道:“听说你对我很不满意,是吗?”李小龙咄咄逼人:“是的,不错1

罗维显得从容不迫:“那我就要请问一声了,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李小龙气冲冲道:“你为什么不征求我的同意,就把《冷面虎》里的角色给了旁人?”

罗维以“大佬”的口吻说道:“你这话就不对罗,因为我已经跟你商量过好多次了,是你自己下不了决心,怪我何来?”李小龙强词夺理质问:“难道我不可以考虑吗?”

罗维说:“当然你有这个权利,但我的时间宝贵,没法再等待下去,中国有一句乡里话:占着茅坑不拉屎。当然,大概你不是这样的人。”

俩人在电话里足足“交战”了半个小时,罗维火了,质问道:“听说你在外面讲,你将要对我采取行动,请问这个‘行动’二字是怎样解释的?是不是要打我?”

李小龙冷笑道:“怎么罗大导演胆子如鼠了?你放心,我不是××,我不会打人的。”罗维严厉说道:“我现在要谈的,是我们俩个人之间的事,请不要牵扯到旁人身上,我不爱听1罗维说完啪地挂上电话。

这是李罗俩人“绝交”前的最后一次交谈。以后,他们在公司见了面,既不讲话,也不打招呼。演艺圈人,擅长在生活中也演戏,肚里恨之入骨,脸上一团和气。李小龙罗维俩人偏不。

都说李罗相争,渔翁得利。这个渔翁就是王羽先生。王羽这些年滥拍电影,多的一年竞拍了20部,影片质量及名气每况愈下。《冷面虎》却是他这几年最好的一部片,使他声誉重起。哀叹“王羽完了”的人,皆莫名惊诧。

李小龙与罗维,形如路人的僵持关系大约维持了一年。这样也好,俩人虽心存怨恨,但互不搭理,井水不犯河水。

但突然有一天,李小龙寻着罗维大吵大闹,罗维性命他关,即向警方告急,这就是著名的“罗维报警”事件。

事情真是太突然了,但细审之,仍是有原可究。

1973年,李小龙性格反常,遇到一系列不顺利的事。

他赴美一游,去之轰动,回之悄然,大概是收获不大;邵氏公司请他主演的影片《神龙》迟迟不开镜;嘉禾与他合作的影片《死亡游戏》拍了个开头,却无缘无故停机。

嘉禾的做法,委实太蹊跷,公司的说法极其荒谬,难圆其说。称:大家都疲倦,稍稍休息一下;又称:某某设备、道具、场景什么的还没准备好。

李小龙虽不擅理财,但基本经济法则却也懂。他知道,多耗一天时间,就等于耗掉好些钱,以赢利为目的的制片公司绝不会等闲视之。李小龙不傻,但他却不肯放下大明星的架子,主动去询问原因,争取早日恢复拍摄,他总是习惯人家来请他,于是,他窝在家中,干焦急。

其实,邹文怀比他更急。他很看好这部《死亡游戏》,多耗一天,不但耗去摄制成本,还会影响票房收入。只是因为,李小龙近来的情绪愈来愈糟,脾气愈来愈大,不适宜紧张有序的摄制工作,别人也不敢跟他合作共事。

为此,嘉禾的头目开过一次秘密会议,一致通过,就目前李小龙的状况,以暂停合作为宜。这对嘉禾、对李小龙,都是两全之策。

然而,个中的原因怎能与李小龙道出?一来他近来整天怒容,谁敢去惹他?二来他不是常人眼里的通情达理之人,若通情达理,就根本用不着做出让“摇钱树停止工作”的无奈下策。

李小龙不见嘉禾丝毫动静,疑窦丛生,想法愈发的古怪。他忽而偏执地认为:是因为他答应为邵氏公司拍《神龙》一片,邵氏与嘉禾是仇敌,邹文怀自然十分不满,趁机来整他。

邹文怀不满,“挨整”的李小龙更为不满,一定要当邹文怀的面,狠狠发泄他的愤懑。

暴烈强悍的李小龙,几乎人人见之人人伯。殊不知,这位“东方功夫第一人”也有可怕之人。他怕的人,说出来谁也不敢相信——他在家怕老婆,在外怕老板。

莲达与邹文怀,皆是极柔、极善、极温、极弱之人。此两人,一位是贤妻良母,一位是一介书生,皆手无缚鸡之力,焉能使虎胆牛劲的李小龙生畏?

这大概可从中国古代的阴阳五行说中寻究答案,阴可化阳,柔可克刚,软可制硬……莲达的性情为人,前文已有较详尽的介绍。据李小龙的朋友亲人回忆,从未见李小龙向莲达发过脾气。李小龙对莲达的“怕”,自然不是胆怯,而是对莲达的依赖,莲达有时会像哄小孩似地照料或奉劝李小龙。

邹文怀还不算极懦善之人,他做人功夫炉火纯青,能摸准李小龙的牛脾气,牵住这条蛮牛的鼻子走。邹文怀外柔内刚,李小龙对他总有几分敬畏。他事业上依赖邹文怀,自立门户创办协和公司,实际上并未“自立”,邹文怀仍是他实质上的老板。

李小龙对嘉禾愤懑之极,仍末失理智,未向邹文怀发难。结果是愈憋火气愈大,恨不得找个茬一古脑儿发泄出来。

这天,邹文怀邀他的导演和制片罗维夫妇在试映室看《人蛇恋》,这部进口片质量低下,在泰国本地却颇为卖座。三人边看,边议论该片究竟有何可取之处。

片子放到一半,李小龙来到嘉禾写字楼,问邹文怀在哪里。职员说在试映室跟罗维夫妇一道看片,李小龙陡然怒发冲冠,冲进了试映室,拉一张靠椅往罗维面前一横,与罗维面对面坐着,劈头盖脑骂了起来。

罗维、刘亮华、邹文怀皆错愕不已。李小龙跟罗维断交,已有一个年头,平时俩人谁也不睬谁。这其间,罗维为了避免跟李小龙矛盾的激化,在任何场合,非但不说李小龙的坏话,连涉及李小龙的一切都尽量回避。李小龙这般做法,真是莫名其妙。

李小龙与罗维是旧仇,跟邹文怀却是新怨。他总算找到一个可以发泄的人,把对邹文怀的不满,没头没脑地倾泻到罗维头上。大意是:你们嘉禾在搞我的鬼:嘉禾没有我,哪会有今天!没有你嘉禾,我哪里不好去,满世界都在找我合作拍片!好像罗维是嘉禾的老板。因事情太突然,罗维夫妇和邹文怀三人仍觉莫名其妙。

在许多场合,罗维也是个心傲脾气大之人。可他遇到李小龙就十分地无奈,李小龙服软不服硬,脾气比他还暴。因此,罗维一声不吭,任凭李小龙破口大骂,只当是在骂别人。

俩人坐得很近,罗维给李小龙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那欲走不能、欲还嘴亦不能的窘境,真叫人同情。邹文怀觉得李小龙太蛮横无礼,过来劝说。李小龙的火气也渲泄得差不多了,就由着邹文怀等人拉拉扯扯劝出试片室。

本来事情可慢慢平息下去。罗维夫人刘亮华,见丈夫无故遭此侮辱,又想到自己把李小龙从好莱坞的困境中解救出来,多少有恩于李小龙,心想就看她刘亮华的面子,也不该对罗维这样。

刘亮华越想越有气,忍不住从试映室跑出来,批评起李小龙来。这一弄,把李小龙刚刚熄下的怒火又呼地点燃。他大概还记得“好男不跟女斗”这句民间箴言,撇下刘亮华,又暴跳如雷,跑回到试映室,继续戳着罗维鼻子骂。

众人把欲跟进去的刘亮华拉往别处,怕她参与其中,会起火上浇油的作用。

李小龙这回是真骂罗维了,因为他觉得跟邹文怀仅仅是一些疙瘩,而对罗维才真正有深仇大恨。李小龙的神情,就像一只被激怒的恶虎。

罗维虽是心怯,但末显出惊慌失措。因为李小龙一再宣称,他绝不会对不会功夫的人动武,更不会对老者和弱者施以暴力。罗维两者都兼而有之,所以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大概是国骂不解心头之恨,李小龙改用起“洋骂”来,满口美式英语的脏话。罗维听不懂,只当是聋子不知李小龙在骂,心中还暗暗好笑。

罗维吓不倒威、骂不改色,使得李小龙很失面子。李小龙恼羞成怒,便解下系腰的皮带。众人一惊,以为李小龙欲鞭打罗维,却见他从皮带暗囊中抽出一把四寸来长的锋利小刀!

李小龙捏着小刀,用刀尖指着罗维的要穴,作欲刺状;旁观的几个女演员,吓得花颜失色,尖声怪叫。而罗维,此刻倒显示出难得的大将风度,镇静着不动。

李小龙咬牙切齿,捏刀突刺,当然只是快触皮肉又倏地缩回。可这情景,也够惊险,罗维吓得脸色泛白,情况已是万分危急!

邹文怀不顾一切从背后抱住李小龙,同时另几位也去拉他。李小龙大概觉得发泄得差不多了,由大家把他架出试映室。

过了一会儿,罗维走出试映室,神情冷峻且愠怒。他一声不响走进办公室,拨通电话向警方报告。在香港,藏械或携械行为,属于违法,更何况是有人持械行凶。

没多时,街口响起警车声。当时,李小龙显出惊惶失措之色,可见他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并非蓄意加害于罗维。

在警察进门之前,邹文怀已为李小龙作了应急安排。

罗维向警察报告李小龙威胁他的性命,自然要提起那条暗藏尖刀的“追命带”。警察立即找李小龙要来那条皮带。然而,李小龙腰间根本没罗维所描述的“追命带”。

邹文怀为李小龙作伪证,说李小龙样子虽凶,只是虚张声势,扬言要用刀杀人,其实根本没有带刀云云。

警察看李小龙心神不定的样子,知道内有蹊跷。不管怎样,李小龙恫吓威胁对方,仍有行凶企图,鉴于李小龙是大明星,警察只是平和地批评李小龙几句,要他在“今后不得再有同样事件”保证书上签名,便开了一线之恩,使李小龙免去了追究法律责任之难。

事发之后,罗维对一朋友说:他明明晓得那条皮带是本公司内的同仁所藏起来的,而他当时很可以要求警方作出深入的搜查,但转念一想,李小龙说什么总是公司里的同事,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故而隐忍下来,这就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

当晚,李小龙在跟一位电影公司老板通电话中提及这事。

对方吃惊道:“你怎能胡乱签字?法律上的事,你不承认,又没有旁证,就不算数的,你这样做那等于是你的认罪供状啊1

李小龙一夜未眠,越想越不安,一大早,赶往嘉禾,如犯错知改的小孩,向邹文怀讨回那张“保证书”。

精明过度的邹文怀微笑道:“好哇,保证书在警方手里,我现在就陪你去拿。”邹文怀忙收拾东西,欲陪李小龙去,说:“就不知那些警察会作何种想法?”李小龙怕再惹出麻烦,竟不敢去。

“罗维报警事件”被嘉禾的人瞒住,因为毕竟是内部的事。外面虽有风言风语,却难以证实。待李小龙死后,《明报》才刊出一篇详情报道,港人这才知道,李小龙果真有一条暗藏凶器的“追命带”,也证实了罗维当时并没向警方报假案。

------------------

小勤鼠书巢 Luo Hui Jun 扫描校对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