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无悔的一生(代序)

梅志

最近有机会读到秦德君大姐的一本回忆录,是由刘淮女士整理,又由德君大姐的女儿秋燕核实了近年来收集到的资料,花去了不少精力,才完成的。它的篇幅虽然只有十来万字,可给读者留下了一个毫无夸张,毫无歪曲的、真实的、老一代革命女性的形象。我为之感到欣慰。

秋燕要我作为老朋友,来写一篇序文,这我可不敢接受。因我在秦德君大姐面前只是一个小妹妹,只能写点读了这本回忆后所引起的一点感想,以表示我对她的敬佩之情。

记得我知道“秦德君”三个字,是在30年代的上海。我和胡风结婚后,他拿回原先存放在书店里的一个大铁皮箱,那里除了衣物和书籍外,还夹着许多照片。在一本照相册中有一张很大的双人照,我认出那男的是茅盾,因为我在“左联”开会时见过他。另一位女性,穿戴时髦面貌秀丽,胡风告诉我她叫秦德君,并将她和茅盾的那段故事告诉了我。我很同情她,甚至还想知道她和茅盾离开后的情况。

这一等可就等到了日本发动战争,我们无法在上海安居,逃到了四川重庆。有一天,胡风回家告诉我,他收到一封奇怪的信,署名是“你死后复活的老友”,并约他去中苏文协的茶室见面。他虽不知是谁,但还是如约前去了。一看,坐在那里等他的却是一位打扮雍容华贵的太太,再一细看,原来是相隔十数年未知下落的秦德君。她向他谈了这十来年的经过,“本来是想弄几万块钱约茅盾来办书店,两人分手时约好四年为期见面的,后来知道他名气大了,早把我忘了,我也就忘了他这负心人。我现在和郭春涛结了婚,有一个女儿……”正说着时,远处有一人在对她笑,这人胡风也认识。她马上说,“我该走了,他可能会去告诉郭。”走时又补上一句,“我做这工作是不能随便见人的。”因此分手时并没有留下地址,只说以后有机会见面再详谈吧。胡风后来从别处听说一些她的情况,但也没有设法去找过她。

我见到她时已是抗战胜利了,我们开始准备复员回上海。在某某会议厅召开鲁迅先生逝世纪念会。有人正在发言,我看见一妇女从对面的扶梯上正准备上来参加会,她穿着华贵,一眼就能看出是一位阔太大。她扶栏站了一会儿,可能看出什么来了,又掉头走了。这时,我也看到了茅盾身边的孔德氵止在那里指指点点,大宽脸上一副尴尬,像和茅盾满脸的不悦样儿。我和过去的照片一比,一下子认出那太太就是孔的冤家对头秦德君,看来她是识大体的,自己掉头走了。

这之后,重庆有许多公开的大会,胡风才正式和秦德君见面,也认识了她的丈夫郭春涛。

复员回上海后,我和她有过多次的见面,她夫妇在上海最紧张的时期还特意来看过我。因为那时胡风已去了香港,他们像对待撤退留下的家属一样,对我表示了关心。

解放前夕,胡兰畦来到上海,我从她那里又知道一些秦德君大姐的情况。

后来,她因做党的地下工作被捕,关押在提篮桥,只等时辰到,就将立即执行死刑。幸好解放军迅速地进城了,她才留下了一条性命!

这之后,她一家人都去了北京,我和她就断了音讯。

直到80年代,平反后,我们住进了她旁边的楼上。她曾由保姆扶着来看望胡风。两个老友相见,都有一种恍同隔世的感觉,我们这才知道,她在“文化大革命”时又遭到了非人的虐待,她的腿被狱卒残暴地从楼上推下折断,竟至成了残疾人!

胡风去世后,我同她的来往更为密切了,有机会时常一起谈到往事。我对她不寻常的一生有了更多的理解,也就更为敬佩她能在出生人死的逆境中,机智勇敢地和恶势力作斗争,不为利诱,不怕牺牲,将一生奉献于革命事业,真是党的一位优秀女儿!我真心祝愿她的病体早日康复,祝愿她长寿幸福!

1998.12.11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shuku.net)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