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张竞生博士年表

1.1888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初九)生于广东省饶平县浮演区大榕铺村。幼名江流,学名公室。后受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进化论思想的影响,自己改名为张竞生。

2.1902年以前,在本村私塾就读,1903年考入由县琴峰书院改名的县立第一小学。1904年考入汕头同文学校,该校为抗日英雄丘逢甲主办。不论在那所学校,张竞生皆以聪明好学而获得师友的好评。

3.1907年考入清朝设于广州的黄埔陆军小学,该校名虽小学,所授课程实为高等学校课程,学制三年,外文要求能翻译,每年招生100名,第一期学日文,第二期学法文,第三期为德文,第四期为英文,因为报考之人众多,考取者多为校校者。后来陆小出身的人多为军阀政客,如陈济棠,陈铭枢等,皆张竞生陆小第二期同学。

4.1909年在陆小读书期间,如饥似渴偷看民报和其它革命读物,萌发了反清思想,遂为校方注意乃以带头剪辫子等罪名将张竞生开除。后以该校副监督、实为地下革命党人赵声(百先)介绍往新加坡谒见孙中山先生,盘留月余,受孙中山先生教导,决定回国北上参加革命活动。

51910年为赴京参加京津同盟会,以学生身份为掩护,乃接受其父“先结婚,后去上海读书”的条件,与15岁的女孩结婚。这对张竞生的心灵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也是他后来矢志反封建,反对性盲,坚持性教育,主张自由婚姻的一个重大原因。

6.1910年婚礼之后,张竞生即赴上海,先进由法国天主教主办的上海复旦学校。由于革命的需要,半年后入北京法文高等学校,后又考入京师大学,以学生的身份从事京津保同盟会反清活动。时汪精卫谋刺摄政王载件未遂被捕,张竞生受命参与营救汪精卫,遂与汪清卫、陈壁君夫妇成为莫逆之交。

7.1911年10月17日至1912年初参加南北议和团的南方代表团,任南方议和团秘书,伍廷芳为南方代表团首席代表,实际该团由汪精卫决策。

8.1912年12月至1915年就读巴黎大学。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为了消再战端,实现和平,建设民国,孙中山以大局为重,宣称只要袁世凯拥护共和,他愿意推举袁为中华民国大总统,从而打破南北议和僵局。决心与孙中山同进退的张竞生,因而于该年12月10日到达法国,在巴黎大学就读。3年后,即1915年取得文学学士学位(1917年同期赴法留学成绩卓然的尚有谭熙鸿、杨杏佛、宋子文等人,皆为国民党时代要员。见台湾《民国大事日志》第一册第二十五页选派人员名单。)。

9.1916年至1919年,在法国里昂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19年4月8日《关于卢梭古代教育起源理论之探讨》论文通过答辩被授予博士学位,在里昂大学攻读期间,曾先后到过英、德、荷、比、瑞士等国游历和考察。

101920年春学成归国,由潮届议员兼省财政厅长邹鲁举荐担任潮汕当时最高学府金山中学校长,在从巴黎抵达广州期间,上书陈炯明,提倡避孕节育,主张每对夫妇只生两个孩子,多者受罚。陈炯明是当时广东省长兼督军,妻妾数人,有子女十多个,那里听得进,不肯任其为校长。后经地方力争,才允为金山中学代理校长。

这是张竞生提倡节育避孕初次受挫,是他在国内坎坷生涯的开始。

11.1920年冬至1921年夏,任金山中学代理校长。在任期间,大刀阔斧进行教学改革。张竞生深知愚昧不能使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决心以金山中学为基地,将它办成知名的金山中学,而要办好学校,选聘称职教师为第一要旨。因此,他不讲情面,辞退不称职教师,聘请了几位留学生来金山中学任教,提高了该校的教师素质。第一,反对男尊女卑,提倡男女平等,男女同校。这一年,金山中学通过考试,录取了8名女学生入金山中学。第二,整顿学校纪律,培养读书风气。他认为要吸收外国文化,首先要掌握外语。他聘请了几名优秀的外语老师,而且还要求理论课的科任老师用英语授课。同时大力推广普通话,以统一祖国语言,由于他的倡导,使读书蔚然成风。第三,不畏权势,清理校产。金山中学原为地方学校,校产甚多,但多为豪绅所把持,从中渔利,如不整顿清理,金中经费将成为问题。历任校长为此头痛,但因惧怕恶势力,不敢出面清理。张竞生却不顾个人得失,立意清理,虽因此得罪豪绅,被迫到任九个月而辞职,但却为金山中学争回了校产,为金山中学保留了办学的经济基矗

12.1921年10月至1926年,接受北大校长蔡元培的聘请任北大哲学教授。

任教课程有西方哲学史、法国唯理论、美的人生观、美的社会组织法,美学和性心理学等。

在任教之余,张竞生还开设讲座,讲性心理和爱情问题,深受学生欢迎,同时被北京晨报副刊聘为专栏理论导师。1922年,北大成立“北大风俗调查会”。调查委员皆为当时知名教授,张被众人推举为主任委员,由此可以想见张竞生当年在北大的社会地位。1922年他参与蔡元培、胡适、李石曾等知名人士联名致电孙中山,建议结束护法。同年张竞生还与胡适联名邀请美国提倡避孕节育的著名学者格山夫人,来北京大学做关于《为什么要节育》的报告,报告全文刊于晨报副刊。

在北大任教授期间是张竞生学术著作和学术思想灿烂耀眼、大放异彩的时期,其主要著作如下:

A.1923年4月29日于《北京晨报副刊》发表《爱情定则与陈淑君女士事的研究》,提出爱情是有条件的,爱情是可以比较的,爱情是可以变更的,以及夫妻为朋友的一种著名主张,以一种全新的观点引导关于妻妹陈淑君(已与沈家订婚)女士与其姐夫谭熙鸿教授(其妻去世)相恋而后同居是否合理的讨论,将视嫁狗随狗观念束缚或视包办婚姻为合理,视媒妁之言为神圣,对豪绅纳妾熟视无睹的恶习横行的中国旧社会的毛病,和不人道家庭规妻子为私产的种种问题,都一举端到人们的面前。从而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大大的推进了陈淑君、谭熙鸿与沉厚培(陈的订婚人)事件的讨论。1923年6月20日和22日,又在晨报副刊发表了约三万字《答复爱情定则的议论》的总结,用反对封建道德礼教的全新理论为陈谭婚恋事件作了总结。这是张竞生反对封建礼教,开展性教育的序幕。

B.1923年寒假于《京报副刊》发表《一个寒假的最好消息——一代优种社同人启事》的性史证文。性史调查,是北大风俗调查会的社会调查课题之一。经到会教授公议,认为性史调查是开风气之先的事,为避免引起副作用,决定作为一个专门的问题,用征文出版专辑的方式向社会发起调查。这次征文启事发出后,引起强烈反响。短短时间,张竞生收到稿件三百篇。性史征文启事是张竞生对中国封建婚姻制度和性禁铜、性盲发起的一场挑战,是正义的、勇敢的、动机纯正的。但这一挑战使张竞生声誉扫地,几为社会所不容。

C.1925年先后出版《美的人生观》和《美的社会组织法》、《恋爱与卫生》等著作。三部合计60多万字。

D.1926年5月,经张竞生的精心整理,从性史征文的二百多篇文章中抽选了在京大学生所写的七篇,集结为心隆史第一集》,公开出版。《小性史第一集》中,何女士的我的性经历最有学术价值,小江平的董二嫂则是对性盲的有力控诉。性史体裁为自传式小说体,每篇之后张竞生博士都有针对性的按语,如“第三种水”、“如何协调夫妻双方性生活”、“手淫”以及如何避孕等等。

张竞生拟将“性史”证文分集陆续出版。“性史”第二集稿酬大洋千元,如不遭到社会责难,性史第二集、第三集、第四集,也将很快在中国出现。

如果说张竞生关于避孕节育,以提高中华民族人口素质只是反封建的外围战,在《京报副刊》发《个性史》征文是投向封建礼教的一把投枪,那么,《个性史》第一集的集结出版,则是扔向中国旧礼教的一颗重型炸弹。这个炸弹使封建卫道士震惊愤怒,使庸俗文痞技痒,使爱钱如命的书店老板找到了一个发大财的好机会。而这几股污浊的恶势力勾结兵痞官僚,则欲置张竞生博士于死地而后快。

1926年8月,时任天津南开大学校长的张伯警首先发难。在南开大学生中宣布《性史》届宣传淫秽的淫书,禁止学生阅读。接着天津市警察局宣布在该市查禁《性史》。接着报章杂志纷纷发表声讨张竞生的文章,诬陷张竞生博士为淫虫,宣扬淫秽,污浊社会,毒害青年等等。

13.1927年下半年至1928年张竞生博士到达上海,先担任上海开明书店总编辑,后开办“美的书店”。

张竞生要在中国举起反对性禁烟、性神秘的初衷并没有因为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击非难而有所改变,可以说反而更加坚定执着的要继续坚持下去。

但是,襟怀坦荡、待人诚恳、心地善良的张竞生以为《个性史》第一集之所以遭到非难与责备,是由于小说式的体裁引起的误会,《史》第一集团属研究性文献原订只1000册,不打算再版,预计在社会上所起的影响不大,能读到该书的人不会有多少。他向出版社退去第二集的预支稿酬,追回《性史》用二集的稿件,决定暂不再出版性史征文稿件,改为正面介绍英国文豪葛理斯的《性心理丛书》的方式在中国开展性教育,打破性盲目和性神秘。但这个良好的愿望,在当时中国社会里却注定使他陷入更深的人生厄运。

美的书店开设于上海福州路510号,谢蕴如任经理,张竞主任总编辑,专门翻译出版葛理斯的《性心理丛书)}。书店开张,门庭若市,在一年之间出书数十种,门市卖出了几十万册。内容都是葛理斯的各种性问题,每一问题大都不过一二万字,在办美的书店的同时,张竞生还同时附出《新文化明刊。张在《新文化》月刊中发表题为《论红花女的处女膜》针对时弊,说明两个问题:l,如果结婚初夜发现妻子破身,应当采取向前看的态度。他引用了卢梭的情人的故事。卢梭的情人因在少年时被人诱惑而破身,对卢梭不敢献身,卢梭对她说:“我的爱人阿,我求的是你的今后,并不是你以前的事。”阐明只要婚后果能一心一意相爱,对所爱的人的过去不应追究。2.有些人处女膜特殊,不会落红,不要以落红去辨女性是否破身。这篇文章是他看了《一个自杀的少妇》的报导后写的。当时中国农村因为落红问题酿成悲剧的事时有发生,可见张竞生的文章的意义是深远的,他在教人如何做人,如何爱所爱的人。

美的书店只一年多即被扼杀,原因有二:其一,书商文痞互相勾结,瞒着张竞生大肆翻印他的《性史第一集》,同时以他的名义在市场上抛出各种《性史》续集,内容淫秽不堪,而大淫棍的罪名却由张竞生来承受,恶书商因而发财。张竞生却因之名声扫地,成为众矢之的。其二是书禁,既没收书本,又罚巨款,书店只好关门。不难想象,如果这间书店能够继续开办,对中国性教育的贡献就十分重大。可惜,壮志未酬名已毁,张竞生在上海立不住脚了。这次使张竞生身受双重打击。

其一,家庭因此破裂,爱情不卫生了。张竞生于1924年与留法女士猪松雪结合,两人彼此相爱,情投意合,但《性史》事件之后,猪松雪经受不了社会的重压终于和张分手。这是对张竞生的一个重大打击,也是对他的《爱情定则》的理论的考验。张竞生终于经受了这一考验,并进一步修正他的爱情定则理论,把爱情的条件和变化区分为进化和退化的两类。所谓进化的,如才能、相貌、品德、健康之类;所谓退化的加财产、地位、或屈服于恶势力,等等。

其二,他应邀到杭州讲学,更被当局以性宣传罪名拘留,后经张继保释。

张在国内一时几无立足之处,但他以一个哲学家的胸怀化解了落到他身上的一切重压,更加矢志他的追求。

141928年到1933年再度赴法从事学术研究。抵达法国后他给陆小同学、当时作广东省长的陈铭枢上书,提出由他编译介绍世界名著的计划,受陈铭枢的支持资助。在这期间,他节衣缩食,专心翻译。可惜不久陈铭枢下野,张经过自身的努力,翻译并出版了《忏悔录》、《梦放逐》、《印典娜》、《歌德自传》、《多惹情歌》著作,由上海世界书局于1929年前后版。

著作有《烂漫派概论》、《伟大怪恶的艺术》由上海世界书局于1929年出版。

15.1933年至1937年。

受陈济棠之邀任广东省实业督办,兼《广东经济建设》主编,广州《群声报》编辑。在任期间,回饶平家乡集资修筑公路60余里。因被诬陷出逃香港。后由陈济棠派人把他从港接回来,改任参议、广州经济委员等闲职。

1933年与中山大学法律系毕业生黄冠南结婚。

16.1937年至1949年初。

这是国运艰危的抗日战争时期和人民解放战争时期。在这时期,张竞生显示出高风亮节,大义凛然,忠贞报国,共仇同汽,与人民共患难,与志士共奋斗的高贵品质。

第一,抗战爆发,与日寇暗中勾结的汪精卫为罗置党羽,屡次函电邀请张竞生北上议事,均以拒绝。毅然携妻带子,返抵故乡,出任饶平县民众抗日饶平委员会副主任,宣传抗日救国。汪精卫公开投敌,张通电与之决绝。

第二,1939年倡建维新学校,为家乡普及文化。

第三,1941年创办饶平县农业职业学校任校长。办农尝办兹圃,把职业技术教育与生产劳动、启发民智有机的结合起来。

第四,抗战胜利后内战爆发,张竞生于1946至1947年间,拟组建“中华农民党”北游沪宁,东渡台湾,建党未成。先送农校师生二十余人及长子黄嘉到台湾糖厂工作,并从台湾带回甘蔗良种。他谢绝留台工作,决心与家乡人民共进退,乃访问越南、柬埔寨鼓励华侨报效家国。

第五,1947年当蒋介石进一步发动内战时,张竞生打了银锄四把,上刻“休养生息”四字,分寄国民党要员,要他们住手停止内战。

第六,共产党游击队在其家乡出现后,他于1948便鼓励其侄之子上山参加革命毅然站到共产党一边,并利用他的农校和社会地位,先后于1949年掩护三名被追捕的受伤游击队员脱险。同时募集粮食、衣服、药品等军需品支援游击队,在他的影响下,他所在的村就有11名青年参加游击队。

第七,在此期间著有《饥饿的潮州》、《山的面面观》、《食经》、《前后杀狼记》等著作。

17.1950年至1965年。

1950年新中国成立,出任饶平县生产救灾委员会主任,第一届各界县人民代表会议特邀代表。

1950年进入南方大学学习,分配于省农林厅任技正。

1953年调广东省文史研究馆任馆员。

在任文史馆研究员期间,先后写出《南北议和见闻录》、《辛亥革命南北议和时,孙中山先生两个重要口头指示》、《回忆金山中学》、《情场十年》、《浮生漫谈》、《生活散记》、《回忆北大时的李大别烈士》等著作,同时积极参加汤溪水库的建设。

1960年体谅暂时经济困难,自愿申请回饶平,为省文史馆驻外馆员。

在古稀之年遭逢十年浩劫,先被红卫兵批判,继而于1969年作为战疏对象遣送饶平樟溪区厂埔时,高龄有病,孑然一身,深夜读书与世长逝,终年82岁。

后记

当我为本书画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我又一次想起“人杰”两个字。

20世纪中国的人杰多数出于南方。孙中山、廖仲楷、乃至后来的蔡愕、叶挺……张竞生是一个道地的南方人——广东饶平县人,他算不算也是一个人杰呢?历史没有给他作下结论。他虽然活了82岁,但在历史的长河里,也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然则,在20年代,他曾像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中国思想文化界的长空,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当年,他确实以笔代马,啸傲奔突于荒原荆棘的大野。

张竞生先生是我辈先人,其故乡大榕铺村与我老家欧阳山乡相距不足二里路程,同属饶平县浮滨区。老先生的家旧寨园,就在两乡往来路边,只是离大榕铺村近些。早年,大榕铺与欧阳山两乡不睦,常为争水争地大打出手,闹至开龛门咒誓:“张杨两姓,永世不得通婚联姻。”然则,我辈后人,却不甚以为然。特别是解放以后,欧阳山与大榕铺联村成乡,乡政府就设在大榕铺村内,两村办一完小,也在大榕铺村头,曰:大榕铺小学。我就是在大榕销小学读完初孝高小的。我每日读书,都得经过旧寨园。那时,先生的屋已塌,墙已破,只有先生亲手种下的香蕉林在寒风烈日中抖擞。然而,却因此勾出我们对先生更多的好奇与敬意。关于先生许多的传奇故事,甚至绯闻诽事,尽管版本不同,但我都耳熟能详。

张竞生在全国是名人,在我们那里更不得了了。张竞生的名字,别说周围张姓五乡,就是我们杨氏十八村,也都是妇孺皆知,世代相传。民众中,他被奉若神人,就连结冤甚深的欧阳山,也把他当成“自己人”。人们总是博士长博士短的,就是没提他姓张。

当然,能在乡里俗民中传播开的,多是他的睿智与杰绩。比如他少时读书,如何一目十行,过目成诵;成人后如何不避权贵、智斗恶绅;如何为穷人百姓伸张正义。甚至说他是三国博士,身上随时带着一支英法德意荷等八国头儿签保的手枪。偶见一块巨石,人们便言之凿凿,这是博士坐过的地方;随便见到一棵按树,也会指着告诉你,这是博士从法国带来的种子长出来的。至于张竞生当年亲自筹款指挥修成的那条从老县城到新县城60多公里长的公路,它和他的故事,更如路上的沙子石子那般多。人们讳莫如深的是他的性学、性事。不过,民国时期出版的他的一本《恋爱与卫生》,有人稍稍传给我时,我看到封面上包着的两层厚厚的牛皮纸,却已经被摸黑磨出了毛。当时,我就估摸,看过本书的怕不下数百上千人了。

我很小就想替先生著书立传,后来又与他的儿子张超先生成了莫逆之交,每每谈及,张超兄总催我快些动笔。但我每每却因忐忑而犹豫起来。

因为先生一生富如沧海。我要动笔总有一种老虎咬天,不知从何下口的感觉,张竞生21岁受革命党人赵声引荐前往新加坡,谒见孙中山,从此便踏上革命道路,曾两次营救谋刺摄政王载件未遂被执的汪精卫,也曾为南北议和团南方团秘书,汪精卫出狱后曾先后三次邀他出来共事,言词甚切地称:只要你愿意,就是我的手足兄弟,他却婉拒而选择了出国留学的道路。与他同行的国民政府首批公费留学生17人,回国后大都从政,后来成了国民党要员,而他却毅然踏上北大讲坛;他与李大别、陈独秀、鲁迅、李四光在北京大学同坛讲授,后来有人成了革命先锋,有人成了文学大师,有人成了自然科学家;而他却偏偏“独树一帜”,把性学当哲学研而不止,成了下场惨烈的“性博士”。他曾经设想以“性的解放与自由”来改善中国的人种,节制生育发展经济,从而从根本上拯救中国。最近,广州出版社出版他的文集时给他冠以“中国性学第一人、中国计划生育第一人、中国发起爱情讨论第一人”我认为一点不以为过。凭他敏锐的直觉、喷涌的才思,惊人的胆略,他成不了政治家,至少可以成为一个文学家或有影响的出版家,他毕竟已经留下了300多万字丰厚的著作。然而,宛如一颗流星,他从30年代便在中国出版史上消失了。悲乎?嗟乎?虽说是: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莫以成败论英雄。但也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从来历史认强梁。

假如张竞生的主张在当时的中国有较广泛的社会基础,甚而影响到以后的执政者的话,那么中国就不会有人口的无节制发展和人口低素质状况,不会仍有那么多封建式的婚姻悲剧发生,不会有平均主义的大锅饭而导致的懒惰闲散及生产力低下,也不会有长期的“阶级斗争为纲”直至“文化大革命”的灾难……可惜历史没有假如。历史之河在各种社会力量冲突的漩涡中无情地前行,对于那些善良美好的召唤和呐喊往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当我们回首评说时,无数牺牲的代价已经付出了。

今年,是北京大学建校100周年,也是张竞生诞辰110周年。死者无言。他活着时不大被人理解,今天,当一个世纪就要结束,尘埃落定,真容渐显之际,重新翻阅先生的旧作,剖析先生度过的人生,评价先生一生的功过,也许更能公允和心平气和些……于是,我重新翻审10年前旧作《性博士传奇》,修改增删之后,拟将一个更加完整的张竞生奉呈到读者请君的面前(十年前由海天出版社出版的《性博士传奇》,是与内弟杨秀生联名所著,本次再版,因重新谋篇,架构重搭,且做了较大增删,本着文贵自负,只把本名签上,借此也向秀生君致以由衷的谢忱与歉意)。俗话说:“采一朵浪花,便能见到太阳。”但我依然忐忑:我采到的是浪花吗?

------------------

图书在线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