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首任文化部长

茅盾等一行抵达大连后,略事休息,以恢复海上航行的疲劳。然后坐车进入解放了的沈阳。2月初,北平解放。下旬,中共中央派专列“天津解放号”接他们三十五位知名人士来北平,下榻在北平饭店。

这是茅盾时隔三十多年后再来北平。他陪妻子去观光了市容,重游了颐和园。在《北京话旧》里,他写道:“我在一九一四年游过颐和园,时隔三十五年,一九四九年春重游颐和园时,虽已日月重光,而此园风物依然如故。此外,译学馆没有了,整个北京几乎不认识了。……旧的北京是历史上的北京,它是皇亲国戚、达官大贾、地主、买办的北京;现在的北京,是人民的北京,将永远是人民的。”

几天后,萧逸来看望茅盾夫妇。这是女婿和岳父母第一次见面,双方都很高兴,孔德沚像见了女儿似的,笑着哭了起来。

萧逸对茅盾说,他是华北野战军第26兵团的前线记者,北京解放后,随军入城的,想留下来从事写作。

望着这个喜爱文学的女婿,茅盾是多么希望他能留在北京,在自己和妻子身边,既能就近给他指导,又能对他俩有所照顾。然而,他想到中国人民这场伟大的解放战争,应该有年轻人写作品来反映。萧逸就是这样一个人才,便鼓励他说:“你最好能参加完解放战争的全过程,这个时间不会很长了;然后再进行个人创作,你的材料会更丰富,作品会写得更有价值。”

女婿听从了岳父的教导,愉快地奔赴太原前线。谁知这一别竟是永诀!在总攻太原之前,狡猾阴险的敌人伪称投降。萧逸站在新占领的水泥碉堡里用话筒喊话,从枪眼中向敌人宣讲形势和政策,要他们立即放下武器。这时,敌人射来罪恶的子弹,他牺牲了。他的战友张帆把他的遗物和照片寄给茅盾,夫妻俩收到后大哭了一常

5月2日,茅盾在给张帆的信里写道:“……感谢你不怕麻烦,把萧逸为我们拍的照片寄来。萧逸此番在前线牺牲,太出意外,我们的悲痛是双重的:为国家想,失一有为的青年;

为他私人想,一番壮志,许多写作计划,都没有实现。张帆(恕我这样直呼大名),我想您也和我一样,觉得萧逸如果死后有知,一定也恨恨不已,因为他不死在总攻时的炮火下,而死在敌人假投降的诈谋中。正如昔年小女沈霞为鲁莽之医生所误,同样的死不瞑目罢?

我已经多年来‘学会’了把眼泪化成愤怒,但萧逸之死却使我几次落泪。萧逸的朋友在此间都来看我,这给我很大的感动的安慰。您有来信也同样给我很大的感动和安慰。感动的心情您当然了解,至于安慰则是代萧逸感到安慰。一个人死后,有他的战友来悼念他,他在地下一定感到安慰的!我和您虽然不识面,但我觉得我们好像相知已久,朋友,为国珍重,为赍志而没的您的战友珍重!”

写了这封信之后,茅盾就忙着筹备第一次全国文代会,成立全国性的文艺家组织。7月2日至19日召开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他在会上作了题为《在反动派压迫下斗争和发展的革命文艺》的报告,系统地总结了国统区的文艺运动。会议期间,成立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他被选为副主席,还当选为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后改称中国作家协会)主席。

9月中旬的一天,沈钧儒陪着一位老人来到茅盾的房间。

“雁冰,你看谁来了?”

茅盾一看,喜出望外地连忙迎上去:“啊,张总经理!真是贵客呵。”

原来是上海商务印书馆的总经理、著名出版家张元济(菊生)先生。茅盾从北大预科毕业到上海找工作,就是他安排茅盾到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当编辑的。

张元济告诉茅盾,他是来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老人深有感慨地说:“十多年不到北京,这次重来,真是‘王侯宅第皆新主’呵!”

沈钧儒接过话,说道:“我们现在说‘新’,就是‘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本来还叫‘新政治协商会议’,现在改称‘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所以‘王侯宅第’现在是都归人民,新主是人民。”

“对,您说得对!说得好!”张元济答道。茅盾也呵呵地笑了起来。

茅盾参加了全国政协筹备会议,又出席了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会上,他代表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发言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揭开了中国历史全新的一页。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平、统一的新民主主义的、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新中国,像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亚洲,照耀站世界。”

在这次全体会议上,茅盾被推选为政治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在会议期间,茅盾收到一封信,是毛泽东对他几天前的信的答复。在那封信里,他作为《人民文学》的主编,请求毛当档主席为《人民文学》题词和写刊头。

毛泽东的复信如下:

雁冰兄:

示悉。写了一句话,作为题词,未知可用否?封面宜由兄写,或请沫若兄写,不宜要我写。

毛泽东

九月二十三日

展开信中附来的一张宣纸,上面写着:

希望有更多的好作品出世

毛泽东

茅盾给周扬看时说:“起应,主席这个题词,语重心长,我们的担子不轻呵!”

他没有料到,更重的担子将要放在他的肩上。当周恩来被选为政务院总理后,来找他:

“雁冰,我受命组织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准备任命您为文化部长,特向您征求意见。”

茅盾跟周总理很熟悉,便坦率地表示:“我一向都是搞创作的,中华人民共和同成立以后,生活可以安定下来了,我不想当部长,只希望继续从事创作。”

周总理认为他说的合乎情理,答应再考虑一下。过了一天,周总理派人把茅盾接到中南海丰泽园的颐年堂。他看到毛泽东主席和周总理已在等候。坐下后,周总理对他说,在人事安排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所以请他来商量。

毛泽东主席微笑着说:“我跟恩来商量过了,还是要请你出任文化部长。雁冰,你是中外知名的大作家,这第一任文化部长,非你莫属啊!”

看到主席和总理如此郑重地向他提出,想到既然革命工作这样需要,他觉得不能再推托,便答应了。

毛泽东、周恩来一听,都笑了。他们跟茅盾紧紧握手,送他步出颐年堂。

10月1日,茅盾作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登上天安门城楼,出席开国大典。20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三次会议,正式任命他为文化部部长、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两天后,他出席了政务院成立大会,又受任为文教委员会召集人。

11月2日,茅盾主持了文化部成立大会。从此,他挑起了新中国文化部门领导的重担,为开创和发展中国社会主义文化和文学艺术事业,筚路蓝缕,殚精竭虑。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