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迎接解放

茅盾于1947年4月25日傍晚,走下“斯摩尔纳号”的舷梯,被朋友们簇拥着回到大陆新村的家里。

从去年12月5日登上“斯摩尔纳号”到这一天,一共四个月零二十天。当他们重踏上祖国国土的时候,国内的局势已十分严峻:蒋介石发动的全面内战在扩大,这年3月9日中共驻南京、上海、重庆的代表和工作人员被迫全部撤回延安。胡宗南奉蒋介石之命以二十三万兵力向延安进攻,19日占领延安。

茅盾分析:我刚刚访苏归来,这是其他作家没有的有利条件,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宣传苏联上。蒋介石虽然利用苏军在东北的某些行动煽动了一次反苏浪潮,但他还不敢明目张胆地禁止介绍和宣传苏联。

在几个月里,他出席朋友们的小型集会,接受报刊记者的采访,应邀到一些大学和文化团体作访苏的讲演。他发现人们对苏联的一切都感兴趣。有人还向他打听“苏联有没有乞丐”?他回答:“我见到战争中的孤儿,却没有见到乞丐。”

5月上旬的一天,金仲华来找茅盾,看到他带回了一本英文版的《俄罗斯问题》,又听他说在苏联时访问过西蒙诺夫,还观看了《俄罗斯问题》的演出,便约茅盾赶快翻译出来,交给他主编的《世界知识》周刊连载。

不久,《俄罗斯问题》陆续发表了。他的《游苏日记》也在《时代日报》上开始连载。

他还陆陆续续地写了二十二篇介绍和宣传苏联的文章,其中的大部分收入后来出版的《苏联见闻录》里。所以他说:“在1947年,我成了苏联问题专家。”

这年10月下旬,国民党政府以“民盟参加匪方判乱组织”的罪名,悍然宣布中国民主同盟为“非法团体”,下令解散。民盟总部被迫发表“辞职”和“解散总部”的声明,以及“停止盟员活动”的命令。沈钧儒等民盟中的左派代表,决定出走香港,继续进行斗争。

上海的中共党组织奉中央之命,派人通知茅盾等无党派民主人士:“陆续转移到解放区去。作为过渡,第一步先到香港。”

12月14日清晨,茅盾悄悄地离开了大陆新村寓所,由叶以群陪同,乘船去香港。

孔德沚留在上海,替他放烟幕,对外界说他“回乌镇去了”。在茅盾抵达香港两个星期之后,她才和郭沫若夫人于立群结伴,同船到达香港。

茅盾是第三次来香港了。他看到这时的香港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大英帝国,元气大伤,自顾不暇,这时对中国的内战采取中立、不介入的态度。

在报刊上,只要不反对港英当局,不干涉香港事务,什么文章都可以发表。因此,茅盾等都觉得来到了一个小小的自由天地。他们在《华商报》、《文汇报》上大登新华社电讯,大张旗鼓地报道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的胜利。

“这样便利的条件,对于我们这些握了半辈子笔杆,却始终不能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人来说,真像升入了天堂呵!”他兴奋地对叶以群说。

那几天,茅盾和朋友们碰在一起,常常谈到战局,谈到各战场上各路解放军的胜利,议论毛泽东在12月25日在中共中央全会上作的重要报告《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毛泽东在这篇报告中提出的种种重大问题,使他眼界开阔,心潮澎湃。在为1948年元旦写的迎新献词中,他怀着激情写道:“新年见面,例应祝福。我祝福所有站在人民这一边的人士:更坚决,更团结,把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事业进行到底,让我们的儿孙辈不再流血,而只是流汗来从事新中华忆国的伟大建设!”

战后香港的房子比以前紧张,而从内地大城市及海外汇集到这里来的各界民主人士和文化工作者,总数有一千多人,一时间形成了房荒。茅盾夫妇在公寓中住了一个半月,才靠青年作家周钢鸣的帮助,在九龙弥郭道租到了一位华侨的房子,和历史学家翦伯赞分住二、三楼。

不久,茅盾担任了文协香港分会的常务理事。7月,他和巴人、周而复、叶以群等人发动、创办了《小说》月刊。

孔德沚见他连日来既要参加政治活动,出席文艺集会,又要编刊物、写评论、作杂文,更要埋头创作小说,胃并眼疾、失眠等病相继发作,心疼地说:“你五十多岁了,可不能跟小伙子比呵!现在就这样忙,要是新中国建立了,不是会把你累垮吗?”

“是呀,是呀!正因为黑暗即将被光明代替,新中国快要建立了,我才需要更多地工作,更多地锻炼。不然,我会成为一个落伍者呢。”茅盾眨着眼睛,微笑着说。

“我说不过你,你总是有理有。不过,身体总要注意吧?你自己感到累了,就休息。”

妻子关切地叮嘱着。

“好吧,我遵命就是。”他又把头埋进稿纸堆中,唰唰地挥写起来。

5月初,他与郭沫若等六十多位文化界知名人士联名发表了《纪念“五四”致国内文化界同人书》,响应中共关于迅速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呼吁广大知识分子团结起来,为建设新中国而奋斗。

9月9日,在上海被查封的《文汇报》迁到香港复刊了。报社负责人邀请茅盾担任该副刊《文艺周刊》的主编,并且要他提供一个长篇小说连载。

前两次他来香港,曾应报纸之邀写过两个长篇连载小说:《你往哪里跑》和《腐蚀》。

这一次,他要写的是《锻炼》。

茅盾对这部小说,计划写连贯五卷的长篇,各卷的人物大致相同,稍有增添。第一卷《锻炼》,写上海战争至大军西撤,包括工业迁移之第一期,抗战初期对民主运动的压迫……

等等。在这一卷中,主要人物都露了面。第二卷拟题为《敌乎?友乎?》,写保卫大武汉至皖南事变发生。第三卷为皖南事变后至太平洋战争爆发,直至中原战争,湘桂战争。第四卷写湘桂战后至“惨胜”。第五卷为“惨胜”后至闻一多、李公朴被暗杀。他设想,在这五卷的系列小说里,要把从抗战开始至“惨胜”前后八年中的重大政治、经济、民主与反民主、特务活动与反特斗争等等,作个全面的描写。这可是一部规模宏大的巨著呵!他预计全书五卷要写一百五十万字,如果时间有保证,大约三年能完成。

从9月开始,茅盾便投入了《锻炼》的创作,由于报社催得急,他没有来得及详细的大纲,只是根据已勾勒出的整部作品的轮廓,写了一个简单的大纲,又陆续写了一些笔记,为书中的主要人物立了小传,便匆匆地赶写出来。

《锻炼》全书二十多万字,在《文汇报》的《文艺周刊》上连载了一百一十天。全部登完以后,书店与茅盾联系,要求出单行本。但他没有同意,他想把后面几卷完成以后再出版。

岂知由于形势的迅速变化,茅盾不仅未能完成以后的四卷,而且出单行本的事,也不再有人向他提起。直至1980年底,《锻炼》的第一个单行本才由香港时代图书有限公司出版;

1981年5月,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了简体字的横排本。

1948年除夕那天,茅盾和夫人与李济深、章乃器、邓初民等二十多人,秘密地乘上一条苏联轮船,直航大连。

在他们之前,已有沈钧儒、郭沫若等两批人秘密离开香港。他们都是接到了中共中央的通知,分批地秘密前往东北解放区,去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工作,为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作准备的。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