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战时“大家庭”

1941年12月8日清晨,日本飞机轰炸香港启德机场,日军沿广九铁路进攻九龙新界,激烈的炸弹和枪炮声震颤着香港、九龙居民的心:战争爆发了,今后的生活怎么办?

三天前,茅盾出席了中共香港负责人廖承志召集的时局座谈会。他刚回到家,叶以群便跟踵来到。他对茅盾说:“廖承志认为一旦战争爆发,香港守不长,我们必须作撤离香港的准备,第一步先要隐藏起来,躲开敌人的耳目。你们现在的住所,敌人的情报机关恐怕早已知道,战争一起就不能再祝我已为你们准备了一个临时避难的地方,到时候万一我们失去联系,你们就搬到那里去。”茅盾问在什么地方。叶以群说:“在山下轩尼诗道,那儿原来是一所舞蹈学校,在三层楼上。你现在如果有空,我领你去看看。”两人来到轩尼诗道,叶尼群找到一位姓应的舞校老师,为二人作了介绍。

日机开始轰炸香港后,茅盾和妻子作了分工,他去找朋友联络和打听消息;妻子去银行取钱,采购生活用品。傍晚,两人拖着乏累的身子回到家里。他看到妻子已采购了足够两个月吃、用的物品,便把他听到的消息告诉妻子:日本海空军袭击了珍珠港,美英已向日本宣战;香港与九龙之间的交通实行了严格控制,不让九龙的难民涌入香港。他见到的朋友都在整理行装,劝他们也早点转移。妻子问他见到叶以群没有。“没有找到。他住在九龙,恐怕被困在那里了。”茅盾回答。

清晨,茅盾又被日机的轰炸声惊醒了。他想起存放在地下室里的那两藤篮书籍、信件和手稿。谁知到那里一看,竟不翼而飞。哪儿去了呢?他去问房东。房东二太太的侄女操着上海口音说:“你那藤篮里全是抗日的东西,日本人看见会连累别人的,我们把它烧掉了!”

茅盾想,这虽然可惜,但眼前这个打扮时髦的女郎,不知是什么声份,跟她多说,徒费口舌。

正欲上楼,忽听这个女郎说:“你用的是假名!”茅盾想,她怎么知道我租房用的是假名?

立即怒声反问:“那么,你大概知道我的真名了?”

“你是郁达夫!”她得意洋洋地说。

“哈哈哈……”茅盾忍不往大笑。

“日本兵已经到了弥敦道,马上就会过海来,这边马上要扯白旗了。九龙方向杀了许多抗日分子呢。我看你们还是早点搬走。”房东二太太大概听了她侄女的警告,知道茅盾是抗日分子,害怕得很,急得催促他搬家,免得自己受牵累。茅盾解释说等一个朋友来了就搬走。

中午,他们夫妇刚收拾了饭碗,邹韬奋就来了。听说他还没有吃中饭,孔德沚连忙为他拿鸡蛋炒饭。邹韬奋边吃边告诉茅盾,他全家刚从九龙逃到香港,朋友们已为他找到两间空荡荡的大屋子,作为临时避难所。谈起这次突然发生的战争,他对茅盾说:“这样的事,我还是头一遭,一点经验也没有,现在全听别人的安排。”茅盾知道,这“别人”是指香港的中共组织。于是安慰老朋友说:“你就相信他们的安排吧,我也是听从他们的安排。”

邹韬奋走了以后,房东二太太来到了茅盾的房间,指着张铁生的房间问:“张先生到哪里去了?他房中那两架子的书怎么办?”茅盾告诉她,张铁生到九龙去看病了,那些书他自己会来处理的。房东却逼着他们立即搬走张铁生的书,声称如不搬走,就不让他们离开。

茅盾夫妇费了许多口舌,二太太才同意他去把张铁生找回来。夫妇俩当即提上一只装有细软和替换衣服的小皮箱,在暮色苍茫中离开家。茅盾对妻子说:“能找到张铁生,就一起回来搬东西,万一找不到,我们就不回去了。”他们来到轩尼诗道那所歇业的舞蹈学校,应老师指着茅盾给女房东介绍:“我这位朋友是九龙裕大纸张文具店的老板,他们刚从九龙逃难到这里。”由应老师作保,他们向女房东租下当作客房的舞厅。于是,这座四壁漆得花花绿绿、悬挂着不少纸做的葡萄枝藤的舞厅,就暂时成了他们的避难所。

晚上九点多,叶以群和戈宝权找来了。第二天,宋之的夫妇和他们的小女儿,还有文艺通讯社的高汾也住了进来。八个人临时组成了一个“家”。他们把“骑楼(阳台)作厨房,茅盾的妻子自告奋勇担任厨师。但是,这八个人全是空着手跑到这里来的,什么吃的都没有带。“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怎么办呢?孔德沚决定回坚尼地道家里去拿。

看到妻子如此勇毅,茅盾很感动。在妻子走后不久,他担心二太太和那时时髦女郎会刁难她,就请叶以群前去接应。

中午了,两人还没有回来,茅盾的心提到了半空中,会不会出什么事?炮声时响时停,也使用权他替两人捏着一把汗。傍晚,他妻子安全回来了。几个人连忙围上去,帮她搬拿来的米、炭和罐头等东西。孔德沚对丈夫说:“德鸿,亏得你叫以群来,要不我就回不来了。”

原来她到了坚尼地道,二太太一见就吵着要她先搬走张铁生的两书架书籍,可是她跟本不知道这些书应该搬到哪里去,当然不能答应。她一再解释,二太太却不听,叫仆人锁上铁栅大门,派人守着,防备茅盾妻子溜走。恰在这时,叶以群赶到了。二人分工,由他去找挑夫来搬书,孔德沚去取米、炭等物品。叶以群雇来了三个挑夫,搬走了张铁生的书籍。

茅盾的妻子也理好了应取的东西,跟自己的女仆算清了工钱,又将一些不带走的东西都给了她。正要去雇挑夫,二太太已叫来了两个挑夫。她的侄女用上海话要孔德沚留下地址,说是日本人来查问,她们好回话。孔德沚想了一下说一个地址。二太太和侄女还把挑夫拉到一旁叽咕了好一阵。孔德沚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心中却想好了对策。她带领挑夫下了山,直奔已经搬走的金仲华家。那是一所大夏,他们爬上四楼,见金仲华家的大门敞开着,门内人声嘈杂,她也不管,叫挑夫把东西挑进大门放下,立即付了工钱。两人挑夫满意而去。这时有人走来问她是住哪一间房的。她故作惊讶地说是找错了门牌,并且请那人代为照看一下东西,转身下楼另找了挑夫,就这样平安地取回了东西。

大家都称赞她随机应变,真有本领。茅盾也笑着对妻子说:“你把‘二太太’的妙计全给破坏了!哈哈哈,有趣!妙极!”

孔德沚这次“冒险”的收获很大,她不仅“抢救”出了丈夫和她的衣物,取来了她早些天采购的大米和食品,还给茅盾拿来了一本《元曲逊。她给大家安排了每天的食谱:

早点,茶牛奶、饼干砚、面包;午饭、晚饭,大米饭、香肠、咸鱼、罐头牛肉。茅盾满意地说:

“真不错!只是少了新鲜蔬菜。”“你这个敌人炮火下的难了,别不知足啦!”妻子用嘲讽的口吻说。

从这以后,他们就吃、睡在这座舞厅光滑的地板上,茅盾一边读《元曲逊,一边提防着日本兵的炮弹。

12月24日下午3时,一颗炮弹在相隔他们住处不远的“广生行”爆炸,燃起了大火。

茅盾为了弄清情况,不怕炮声隆隆作响,不顾妻子的阻拦,大胆地跑上屋顶的平台。他终于看清了“广生行”和他们住的大厦中间隔着一小块空地,大火不会延烧过来。还发现日炮兵的目标不是这一条街,而是山腰的“高等华人”住宅区,就是他们原来住的那一带。击中“广生行”的炮弹可能是流弹。他把观察到的情况告诉了妻子,安慰她不必害怕。接着把箱子搬到妻子的头前,靠着她躺下,轻声说:“要是有一个炮弹穿窗进来,那就无话可说,但这种‘头奖’到底是可有而不一定有的。要预防的还是弹片,我们这只箱子挡挡弹片是不成问题的。”

一天茅盾正说话,忽然眼前一亮,顾时满屋红光。他本能地跳了起来,一声“糟糕”还没喊出口,响起轰然的爆炸声。他拉着妻子跳出门外,下意识地挤进楼梯上的人堆里。

第二天一早,他和叶以群一起爬上屋顶平台,看到昨晚那颗炮弹落在屋顶,把三四寸厚的钢筋水泥屋顶炸开了个小天窗。他们和大家商量决定:立即离开这里,搬到市中心的中环去。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