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那挑亻夫是我军一个侦察人员,他带着华子良夤夜出城,迅速搭上火车往新乡而去。下车之后,步行穿过滑县,不久就行走到敌我交错的地区了。侦察员巧妙地绕过敌人的防地,找到了地方游击队,在两个身穿黑袍,头裹白巾的民兵护送下,他们很快来到了我冀鲁豫解放区一个部队。

一路上,华子良精神很好,步行急速,归队的喜悦是支撑他衰弱身躯的一种巨大力量。在两军阵地之间,他看到一大片田野荒着,有的长满乱草,有的秋庄稼倒伏在地,至今无人收割,偶尔见到几个行人,大都是面黄肌瘦的老人,妇女和儿童,他心中充满痛苦和同情,希望自己的部队早日来解放这里。进入游击地区之后,情况大变,到处贴满了解放全中国的标语,他内心感到无比振奋。遇到游击队后。一两个护送的战士告诉他:人民行动起来了!他们在支前,在生产,在协助部队,在打击敌人……华子良的心情更激动了。他的腿越走越有劲了!

他们进入一个村庄,终于见到了身穿灰色军装的正规部队。广场上,一队队战士在操练。侦察员带着华子良进入一个大庙,亲热地对他说:

“到了。我马上去报告司令员!”

应该高兴呀,华子良!你坐牢十四年,今天终于回到了党的怀抱!你孤身出走,历时三月,行程千里,即将见到自己的亲人,你马上就要同党,同亲人拥抱了!

但我们的主人公华子良,一听“到了!”二字,却顿感全身无力,一下瘫在地,昏了过去……

云雾托着他的身体在飞飘。他回到了重庆,回到了息烽,看到了罗世文,看到了许明炎,谭成荣,看见了许许多多的难友,他同他们在紧紧拥抱着。哦,还有那个小萝卜头,孩子的脸蛋同自己的脸贴在一起了……他大声向他们报告好消息:我回到了解放区!同志们欢呼,大伙儿一起动手砸铁牢。监狱里燃烧起一片熊熊大火……

华子良口干舌燥,他翕动着嘴唇,费力地说:

“水,水……”

一股清凉凉的水流进了他的口,渗进了他的胸。好凉爽啊!华子良悠悠醒转了。

一片红光不见了。眼前一片白,白的墙壁,白的床,白的被,一个身穿白衣的姑娘正在给他喝水。他看见了一张年轻的,微笑的脸:“同志。喝吧!”他牵动了一下脸上的笑纹,又惬意地吞咽了几口,然后,徐徐闭上了眼。

他听见轻微声响,是几个脚音,他想睁一下眼,看看来了什么人,但眼皮却沉重得很,抬也抬不动。

他听见一个极细微的声音。

“他醒过来了吗?”什么人在问。

有人喊:“司令员,他醒过来了!”

司令员来到床边,这是一个多么亲切,柔和,充满着关怀和爱护的声音啊!

突然,他听到一声亲切的呼唤,低低的,柔和的,极轻,极细,象一缕温暖的春风一下拂过华子良的心田,他的遥远的记忆被吹醒了:

“子良!”

这是他白发苍苍的老母亲,还有离别多年的妻子,未见面的女儿……

------------------

上一篇:第十八章
下一篇:返回列表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