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船停泊在万县码头。这万县是长江边上一座小山城,但可是个重镇。夜晚灯火繁密,犹如点点繁星。码头停泊船只不少,大多是木帆船,也有小火轮、汽艇。这里水上警察所盘查得极严。深夜里,那些“黑壳虫”们也照样提灯下岸来了。胡德祥一拢万县,神气起来,他换了衣衫,头发梳得光光的。因为磁器口水上警察所的张胖子与这里的李所长打过招呼,自己也认识几个小头目,认定这儿不会出问题的。虚应一下故事后,他便可以走到万县城中,重寻那个“老相识”,在她臂弯里美美地眠一夜了。

胡德祥立在船头,看着那几盏风灯,慢慢从高高梯坎上晃下来,晃过沙滩,晃上跳板,照到近前,他脸上是微微带笑的。

突然有人高声呼喊:

“这是哪家的船呀——?”

声音是陌生的,拿腔拿调,重声重气。

“是在下的。”胡德祥笑着应了。忙把早早准备好的、握在手中的“强盗牌”香烟,抽出几支,分头撒开,口气热乎:“各位请烟!请烟!”

那当头的把手一拦,不接。哦,是在摆派!

胡德祥碰了一鼻子灰,并不带气,又赔笑脸说道:“众位警官辛苦了!辛苦了!”香烟并不收回。

“是你的吗?我们要到船中查一查,看看有无违禁物品。”那当头的又说话了,声音是硬枝硬干的,充满公事公办的意味。”

几天前,这万县码头,查获了一艘盗卖军火的船只,因是事先有人兑了水,当局大怒,以为偷运军火出川,支援共匪,这还了得!为此,几个小头目作为替罪羊被撤换了。这发话的人正是新换的小当头,所言“违禁物品”,就是指的枪支弹药。

胡德祥听着话头,心下凉了,莫不是指的鸦片烟吗?还有一个华子良呀……想到这儿,他的脊梁骨有些发凉,还是赔笑道:

“嘿嘿,看警官说到哪里去了,在下是个本分商人,哪敢!看,船中装的,全是出货……”他又上前一步,躬身四向敬烟。

那当头的还是不领情,又冷冷地说:

“那我们就得罪了:”说罢,手举马灯,要举步进舱了。

胡德祥急忙用身挡住,用手递烟:

“长官,长官,忙什么?嘿嘿,有话好说。抽支烟。抽支烟再说……”

一急也就急出办法来。他的颈向左偏,凑着当头的低低耳语:“长官,你认识张胖子吗?……”

“什么张胖子,李胖子的!不认识。我要执行公务!”那当头的冷冷不认卯,反大声武气地把话抖出来了。

明明是一棒,胡德祥却并不显得难堪,语气也有些生硬地说:

“张胖子是磁器口的水上警察所长,同你们这里的李所长是老交情:我们之间可不是一般交情。”说着用手拿出名片。

真灵!那小当头的一听,脸上立即改了颜色,脚步也不觉收回,不过眼神里还有一点似信非信地疑问。

胡德祥微笑着向他一点头,补一句:“这趟货,是他的!”

小当头的是李所长新提起来的。他沉吟了:“哦,是这样……”把手中风灯一举,但是,他还是有些怀疑,当瞧见舱中似有人影时,面孔又板起来,了,大声问道:

“那是什么人?”

此时华子良装做一个生病的水手,裹着被子蒙头睡觉。

胡德祥心跳猛地加速,结结巴巴地答:

“那,那是一个病人……”

小当头的贼头鼠脑地进舱:

“老板,做事可不要太……,兄弟只好进舱看一看了。”

胡德祥顿时六神无主,手中香烟掉了下来……

“要看就请看吧!”黑暗中,老船工突然闪身出来,一步跨入舱中,把华子良的被头一掀,露出了“病人”的蓬乱头发,“他是个撑船的,得了霍乱症!”

这是夏秋之交,沿江几县,霍乱症正在流行。万县城中,每日棺材也是不断的。众警察一听,登时吓得连连后退了。

胡德祥回过神来,连连接口说道:

“是这样,是这样,这船亻夫一直上吐下泻的。”

一场惊变终于过去了。

货船沿着大江,昼夜不舍,过了三峡,来到宜昌。

几天时间,胡德祥的脸瘦去了许多、两鬓间落了一层白霜。船到宜昌,再不前行了,他如释重负,华子良也该滚蛋了。

胡德祥脸上笑着,对华子良说,

“华先生,宜昌到了。”他巴不得华子良快点离开。

华子良告别了水手,极其快速地上岸,隐没在人群之中了。

这宜昌码头,地处长江三峡出口,南津关外,自古便是一个货物集散之地。抗战时期,曾遭日寇飞机轰炸,冷落了一时;抗战胜利,恢复也不太快;但内战一兴,它顿时畸形地繁荣起来了,港口十分热闹。只见正午的阳光下,轮帆云集,江中一片雾雾腾腾的。江岸上,各种货物,堆积得如小山一般。一队队上身赤裸,下身只穿着一条短裤的力亻夫,正在吃力地搬运货物。一阵阵沉重的“杭唷杭唷”之声,传得老远老远。

华子良跟随几个洗衣妇女,一跨入城门。妇女散入家门,他也只拣僻静街道走。走上热闹大街,华子良看见巡逻的士兵了,而且不是一队,时间不多就过了两三队。这接二连三的白日巡逻,一般在县城是少见的。他听见人丛中有人对此不以为然了,小声议论:“又来了!好凶!”走不远,他警觉的眼睛又发现人群中,街道店铺前,或行或立,混杂着好些个留分头,戴墨镜,穿蓝色或黑色长衫的便衣特务,全都贼眉贼眼的,好象在窥探什么,寻找什么。又听几个工人模样的人骂道:“呸!这些东西,又来了!……”一连几个“又来了!”可把华子良的心儿弄得悬吊起来。这宜昌城也是国民党的天下,大白天,他不敢再贸然地向前走了,决定打个店子住下,问问情况再说。热闹非凡的,气派大大的旅馆,华子良当然是不敢去问津的。他只想找家中等旅店歇下。正有一家招商店,门边围着好些人,门中,有几个商人模样的人进进出出。“这店倒合适。”他走上去了。华子良踮脚一瞧,顿时傻眼!店门旁贴着一张告示,一位老者小声在念:“……近查奸匪,混迹城中,刺探军情。滋惹事端……本局命令,过往客商,必须持有国民身份证方能住宿。”最后是:“宜昌警察局。X月x日。”

国民身份证这东西,华子良哪有?华子良完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慌慌地退身出来,哪敢再到大街走动!他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店。这是一个河南汉子开的新生客栈。

华子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前去试探:

“掌柜的,你好!”华子良开口便是亲热招呼。

一个骨骼粗大,光头,浓眉,阔口的汉子正在打算盘。一听有人问讯了,忙把手中活计停下来,抬头望了一下华子良,含笑回答道:

“哦,先生打从哪里来?要住店么?”

华子良点了一点头。笑着说:

“掌柜的,我就愿意住这个客栈,对人和气,又方便……”

汉子哈哈一笑:“先生您别糟践俺了!这叫赶鸭子上架——俺的店小……”

“掌柜的说到哪里去了!……哦,听你口音,也是河南人吧?”

华子良要同店主人攀“同乡”了。

“是的,是的。您……”

“敝人也是河南人。想不到在这里碰到老乡了!”华子良笑道。

河南汉子听见是乡亲,变得十分热情高兴了:

“先生,您的老家在哪里?离我们洛阳远不远?何时起程来这里的?……”

“唉!”华子良脸色阴了,长叹了一声。说道,“我是从四川来的。”接着,他把自已在来店途中编就的故事,对着河南汉子讲了。声言他是河南登封人,一个教书先生,抗日战争期间流浪到四川的,最后在绵阳国立六中当了教员。此次母病归家,不幸途中遭到土匪抢劫,行李、钱财、证件全被抢去了。最后求道:“大哥,请高抬贵手,让我在店里住一宿吧!”

河南汉子见华子良说得入情入理的,他明白华子良的难处了,动了同乡之情,上下打量了一阵华子一良,问道:

“先生,你在三青(三青团)不在?”

华子良答:“不在。”

又问:“你在社会(指帮会组织)不在?”

华子良答:“也不在。”

“这就难办了!”河南汉子叹了一口气:“先生,不是俺有意与你为难,现在是当局有令:无证不准留宿。……俺这里,军警来得勤,……”

华子良十分为难了,但他还是不愿把最后的希望放弃,于是说道:

“大哥,常言道,美不美,泉中水,亲不亲,故乡人,难道你……。

河南汉子动容了。沉吟有顷,说道:

“这样办吧,你回正街前走,左拐,在一条半截巷子内,有我一个把兄弟开的小店。你说我店挤,介绍你去住的,料无问题。住一夜,你就走吧……”

两人道了珍重而别,但华子良刚一离开新生客栈,河南汉子又见慌慌来了两个人,近前看清,不是别人,正是警察局的侦辑队长和一个矮矮的特务……

侦辑队长便是胡德祥的同伙。他们在做鸦片的交易。

胡德祥船一拢,侦辑队长便匆匆赶来看货。

他急急行走在码头来往客商和搬运力亻夫中间,他猛然看见一个人象当年在息烽狱中的华子良,正当他要走近,码头一群泼皮打架了,冲将了过来,一头撞在他的身子上。侦辑队长打了个趔趄,那老头,一转眼已不见影了。侦辑队长探头四望后,呆了呆,心中忽然转念了:未必就是他,于是径自到码头来会胡德祥。

“哈哈,队长,你来得好快呀!”胡德祥高兴地迎上主顾,并送上烟。

队长接过烟,板着面孔,心里好象有什么事。

胡德祥有点不自在了:

“这里行市如何?”

队长心不在焉地摇摇头。胡德祥正在怀疑间,他突然发问:

“胡兄,刚才从贵船上登岸的是个什么人?”声音低沉沉的。

胡德祥心里一“格登”,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口答:

“一个搭船的。”

队长没再问下去。

这队长相貌长得有点怪,脸面的皮色奇特:半边脸膛紫褐,半边淡黄色。乍一看时。委实吓人。但他又是笑面虎,一关遮百丑,变得不那么可怕了。但此刻,那张脸阴不阻,阳不阳,有点杀气;

“他姓什么?干什么的?”

胡德祥的颈子顿时僵硬了,心也跳得快了。不过他还是嘿嘿笑着说:

“哎,搭船的随时都遇到,死乞百赖的,谁去问姓甚名谁罗!看模样,是个农民吧。……”他向左偏着颈项,又拿香烟递上去,想用“和气草”,来把气氛缓和一下。

“何时来接货,还是晚间那个时候吗?……兄弟作好准备。”

队长头也不抬。

胡德祥的颈项变硬了,发窘了,这水不知多深多浅哦……

队长不言不语,走进了船舱,长长地舒了口气,说了一件心事:

“胡兄,小弟有桩往事要对你讲……”

接着,队长沉重地,痛苦不堪地讲了他过去一段曲折的经历。胡德祥听完惊惧还未定,只见队长长叹一声,双手乱抓着胸膛,声音发嘶地说道:“老兄,往事真是不堪回首啊!这一切,我是想起心里就流血,就作痛!我是永远不能忘了的!你知道,是谁把我搞成这样狼狈吗?是谁差点让我死于非命吗?是谁?是谁?不是我的上司,而是另外一个人!这人就是那个刚从你的船上上岸的!我曾经赌过咒,发过誓,不报此仇,非为人也!……真是山不转水转,我今天终于碰上这个人了。仁兄,你可愿帮衬兄弟一下?小弟向你求一求……”侦辑队长突地把嗓门提高了,如同嚎叫:

“请你回答我:那人可是华子良?!”

“哦,哦……”胡德祥声音打哆嗦。

“他为何能够来到此地?是放出来的,还是逃出来的?”队长紧追不舍问。

“唔,唔……”胡德祥吐语不出了。

“这么看,他就是华子良了!”队长霍地站起,牙缝间嘘出丝丝冷气。客人的目光紧紧逼视着胡德祥,“是这样吗?是不是?!”

胡德祥浑身颤栗。这软骨头哪经得起这样地重压!他觉得自己的膝头在发软,身子在发软,他要瘫下来了,下意识地向后倒退。

情况紧急,决定华子良的命运就在这须臾之间。

老船工指挥搬运工人开始起货后,一直站在船头,密切注视着舱中的动静。这时他好惊!真想一步射入船舱中,把那胡德祥没有骨头的脖子扳起来,但时间来不及了!……惶乱之中,薄地—回头,一声惊呼从他口中迸出来了!

“胡老板,不好了!有人落水!我们的货!”

原来这断魂桥上,一桩惨祸发生了:一个体弱的工人,背的货物太重,他在断魂桥上闪闪晃晃、闪闪晃晃的,身子一歪斜,跌入江中了!老船工的呼叫惊动了胡老板……

胡德祥再次进舱。但发现气氛全然变了,队长已经站起身来,脸上笑咧咧的,拱手同他告别,二话不说,开步就走。

胡德祥好惊疑,但他哪里知道,队长离别之前,早已成竹在胸。一回警局,立刻把众特务们紧急召集起来,开口便道:“今有一件紧急任务,必须今日之内,把共党分子华子良抓获归案!”

这位侦辑队长为什么如此仇恨华子良?

这事,得从息烽监狱那场绝食斗争说起。一九四0年,他们抓了不少人,杀了不少人。第二年,他们又改变策略,怀柔攻心了。息烽监狱当局忠实贯彻主子意图,别出心裁,开展起个什么“工作休养人活动”。一方面强迫犯人搞劳役,如打草鞋、刻字、印刷、做衣服等等,借机榨取廉价劳动力;另一方面又开放什么图书馆(当然书籍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办起《复活周刊》壁报,组织监狱犯人演什么文明戏,借以进行反动宣传。

监狱秘密党支部识破了敌人的这些阴谋,但还是决定同意让同志们、难友们参加各项活动。

罗世文同志正确指出,参加劳役,可以活动大伙的筋骨,增强难友们的体力,有点微薄收入,还可以改善生活条件,参加文化活动,可以将敌人提供的阵地,为我所用,隐晦曲折,字里行间,宣传革命道理。通俗地说,就叫做“借汤下面”。他本人也带头开始投稿,写出了不少既有战斗力,又挑不出纰漏的文章,弄得敌人有苦说不出。

演戏队的宣传“效果”也是十分突出的。队里有一男一女两位“演员”非常活跃。女的叫白莹,男的叫迟汝昌——和华子良是在北平的老相识了,迟汝昌是新近才送进牢来的。一进来,他的演剧天才便被敌人发现了。

白莹可是众难友推荐出来的,罗世文指示她,可利用自己的表演才能,参加进去,争取在大庭广众之中,说出我们的心里话。这位十分美丽、端正的女共产党员到演戏队了。

这天,白莹和迟汝昌主演一出戏。戏台搭在一座破庙的一个殿堂里,华子良也在其中。

真是大煞风景,临开演前,监狱主任刘浩然发表政治训话。

白莹上场了。一派村姑打扮,蓝底白花的布衫儿,一双青布鞋,一根黑油油的长辫子,辫梢系着红头绳;容长脸,圆圆的,墨精的眼珠儿,小小的、微微上翘的嘴唇儿,颊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身材修长、健美,面目纯朴、姣好,发出了一种少女的美丽的光辉。哦!她是这么年轻,年纪最多二十出头。

迟汝昌出场了,他扮的是牧童。头上两个种角丫儿,小褂,短裤,草鞋,手拿一根柳枝条。那脸,经油彩一抹,半边紫脸显得黑不溜秋了,模样十分好笑!

但二人还是开场了。只听他们合唱道:

三月里来——

三月三,

桃花红,

李花白,

水仙花儿香。

白莹嗓音清亮、甜润、优美;迟汝昌的沙哑声夹在其中,很不和谐。

村姑又唱了:

我乘着马儿,

寻着花儿,

来到小山风。

见着个牧童,

他口吹着笛儿,

倒骑在牛背上。

问声牧童哥:

我要吃好酒,

该到哪儿去?

她舞姿轻盈,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非常自然,象舒卷自如的蓝天白云,飞越在起伏山冈,漠漠田畴,小桥流水,山花野草……随着她的表演,一片美丽风光呈现在人们眼前了。

牧童回答:

我的可人儿,

你好好听着。

我手一指,

南指北指,

东指西指,

你信步上山冈。

见着村庄,

柳树梢,

悬着个酒旗儿,

我的可人呀,

要吃好酒到杏花村哟,

杏花村!

传流的小曲调到此为止了。应该是二人合舞一阵,遥指乡村野店,进常但此刻剧情突然一转,白莹走出几步(表示已到杏花村酒店),骤转过来,脸色惊惶地唱道:

哎哟牧童哥,

你怎地撒了谎。

我快步上山冈,

面临那村庄。

怎不见那酒旗儿,

飘呀飘呀飘?……

牧童神色慌乱,无言以对。只听村姑自己答道:

原来是汉奸王八蛋,

把那好酒全喝光。

脚下一溜光,

跑到日寇前,

双膝跪地上!……

人们哄堂大笑了,狂热鼓掌叫好。

刘浩然坐在前排,一直看得眼醉神迷,突然见后段节外生枝,引出这一段来,脸色倏地变了,但只一瞬间,他忽然显出笑模悠悠的样子,也举起胖手,轻轻拍了两下。

从此以后,刘浩然经常有事没事跑到排练场那间僻静的庙堂小屋去,对白莹献殷勤。这可引起华子良的警惕了,他觉得这特务头没安好心。为了保护白莹,华子良有时疯疯颠颠跑去观察、尾随,暗中保护。

但是有一天,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天,天亮得很早,绯红的朝霞出现在天边,远远山头,飘浮着薄薄的金色的雾。早起的难友们,开始在牢中活动手脚了,他们一边锻炼,一边等待着,等待着那清亮亮的晨歌。可良久良久,狱中还是静谧的。空中再没有那飞动的悦耳的音符了。

我们的年轻歌手昨天停止了呼吸。她死了,死在“排练场”里。

整个监狱都被震动了,一场绝食斗争开始了。

“查明死因,严惩凶手!”

“不获胜利,决不罢休1”

人们狂怒了!

第三天,敌人突然宣布:案情已经查明,凶手就是迟汝昌。因奸未遂,掐死了白莹。

迟汝昌随即被“关押”在一个独身监牢里了。

当初,迟汝昌被抓进来时,就有些神秘。后来党组织通知难友,要对此人提高警惕。但是,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叛徒。居然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

“果真是这样,迟汝昌,真是万恶不赦!”华子良心中反复这样念叨着。

迟汝昌的所谓“强奸未遂”害死白莹的“罪状”公布之后。整个牢房的难友愤怒了。强烈要求惩办这个大坏蛋。刘浩然为了“平息”民愤,扬言将迟汝昌处决。但是,华子良已经观察出来了,刘浩然的所谓处决,是骗人,实际是要把这个癞皮狗转移出去。华子良决定乘人不备之机,把这个叛徒砸死,以消心头之恨。于是,在一个黑夜里,华子又闯入迟汝昌的单身牢房去了。

迟汝昌被惊醒了。他看见一个黑糊糊的人影站在面前,又以为是刘浩然派人来谈什么事儿,连忙坐起来。

“迟汝昌!”华子良声音低沉,但凝聚在心中的无限愤怒,燃烧在这声低唤之中了。

迟汝昌一下辨清了,来人是华子良:

迟汝昌的身子索索打颤。

“迟汝昌,杀害白莹的事,是你干的吗?”那声音充满着忿怒地抖颤。

迟汝昌乍受一击,内心的隐秘被剥开了,一副叛徒嘴脸,又暴露出来。

“那不,不是……哦,我有罪,”他浑身颤栗着,话也说不清楚了。

华子良面对叛徒,气得浑身发抖,他刚要伸手去抓这个叛徒,牢外不远,轻微地脚步声传来了。迟汝昌刚要喊叫,华子良一下捂住他的嘴巴,憋得迟汝昌喊不出声,等到脚步声远去了,华子良才松了手,迟汝昌喘喘气说:“那刘浩然要我给他和白莹之间搭桥,我答应了。我和白莹……刘浩然就去拉她……结果被白莹打了个耳光,是他把她害死的……”

华子良越听越气愤,猛地伸出如铁钳般的双手。卡住迟汝昌的脖子,只听迟汝昌呃呃两声,双手下垂,头向一边倒去,瘫在地上不动了。

华子良满以为这坏蛋被指死了,慢慢走出牢房。

上一篇:第十二章
下一篇:第十四章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