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顶宣誓

正是腊月十几头上,天气很冷。我穿了一件旧的青布棉袍,头上包了一根青丝帕,装成一个病人,同李士民一道,喊了一乘滑竿,赶到太平场,住到我们一个老王同志的家里。

这里是罗平精的老家。谈起罗平精牺牲后的情况,老王只是叹息,说他家里被抄了好几次,手下的人大多上了山,这次也有少数逃回来的,都被夏马刀的人捉住杀了。我问起他的女人和孩子,老王摇摇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不由得想起罗平精临刑前托给我的事情,心里茫然若失。第二天清晨,老王喊来短程滑竿,我们走一截,换一乘,经过赛龙尝肖家尝罗渡溪……都是走的场背后的小路。过去在这些路上,总是大摇大摆的,现在革命失败了,路上冷清清的,见到的都是些生人,偶尔一两个熟面孔,有的把头转过去,有的站着想喊我,又不敢开口。我干脆用铺盖蒙着头,闭着眼,想那些难忘的往事……到了罗渡溪场背后,把滑竿打发走了,我和李士民步行,赶到太阳坪家里,已经夜深了。母亲来开门,一见是我,手抖抖的,哇地一声就哭了。我扶她老人家在桌边坐下,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

玉喜来了,哑坐了一阵。才把我引到了门前的黄桷树下,指着树前的一块平地说:“哥哥的尸体,二姐夫他们几个偷回来了,暂时浅埋在这里,怕敌人知道了,不敢堆坟。”

我一看,这哪里是坟,分明是一块刚播下种子的松土。

四周死一样的寂静,腊月的寒风吹着,黄桷树的枝叶沙沙地摇动。我站在这里,就像站在玉璧的面前,我在心里对他说:你拿着枪杆和他们斗了一辈子,难道死了还躲他们不成?

玉璧在我心里微笑,不回答我的话,却说:“玉屏,你终于回来了,我一直在等着你。”

我坐下来,捏了一把松软的泥土,就像捏着他温暖而宽厚的手。我在心里说:“玉璧,我回来了,我已经把你的那封信刻进了心里,今生今世也不会忘记。”

玉璧仍然微笑着,说:“玉屏,你成熟多了,你今后的路还很长很长,看见你我就放心了。”

我禁不住了,一下子扑在他的坟上,喊着:“玉璧,你英雄一世,怎么会死在这姓曾的手里?总有一天,我会提着叛徒的脑袋来见你。”

玉璧仍然很平静:“玉屏,你回过头去,看看你身后站了多少人啊……”

我捏着一把眼泪浸透了的泥土,慢慢站起身来。夜已经很深了,寒风吹得更紧,玉喜在我身后轻轻地说:“嫂嫂,莫受凉了,回去吧。”

回到屋里,母亲坐在孤灯前,泣不成声。我说:“妈妈,你别哭了,有我在,就有为玉璧报仇的那一天。”说着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和李士民一起上山了。玉喜拿了一把燃着的香火,送我们一程。

十年来,白天黑夜,上山下山,哪里是沟,哪里是坎,也记得清,数得出。走了一截,叫玉喜转去,把香也弄熄,丢了。下了雪,路上滑溜滑溜的,黑夜里对面不见人影。我沿着荆棘丛生的毛狗小路,攀着枯藤,抓着小树,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李士民在我后面跟着。

走到半山腰,穿过一片密林,进了乱草丛生的背静的山弯里,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问:“谁?”

我立即听出是李仲生的声音。脚步声乱了,还夹杂着笑声和呼喊,李仲生、陈仁勇、范永安带着人把我迎住,七嘴八舌地说:“大姐,我们在这里,等了你两天啦!”

大家拥着我,把我们引进向老大的家里,我却在这“家”门口愣住了。这是什么家啊:几根竹子搭着人字架。上面盖了些杂乱的茅草,什么都没有,只有个石头搭的灶,灶上搁了一个半边锅。一个烂箩筐里铺了些棕丝,里面放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另有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裤子也没有穿,坐在火堆旁边。

我心里很难受,向老大却笑着说:“大姐,这算不了什么,只要你回来就好了。”

仲生也叹息着说:“是呀,敌人把山边的房屋都烧光了,老向的大女儿大毛为了去抢一床破铺盖,也被烧死了。这是临时搭起的一个茅草棚。前些时候敌人搜山,向大嫂才生产三天,只好带着婴儿躲在崖洞里,又冷又饿,得了产后寒,前几天也死了,留下这两个孩子。老向也够受啊!大姐,要解决的问题很多,上山后慢慢地谈吧!”

天亮了,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来到猫儿寺庙前。庙门前两个石狮子的嘴巴,被子弹打烂了;前面那块过去同志们下操的草坪,长了齐人深的杂草。一进庙门,法智跑上前来,连连喊了两声“大姐”,就不做声了。我望着法智,又想起法慧他们往年练武的情景。

法智引我到大殿上,指着一根柱头,说:“徐老师父就是被绑在这上面,被敌人当靶子打死的。”我看柱头上,还留着无数的枪眼和黑黑的血迹。

我们在柱头前站了一阵,抬眼望见宝顶上的那一杆大红旗,仍像十年前一样随风飘舞。这旗子,是夏林到广安买来的一匹大红绸,由我亲手缝制的。当时玉璧看了,说:“第一次起义时,叫你缝镶白边的杏黄旗,你不高兴,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现在,玉璧牺牲了,夏林牺牲了,还有许多保卫过这面红旗的同志都牺牲了。可是这面红旗还在。

我们站了一阵,走出猫儿寺。庙前庙后的山坡平地上,长起了绿油油的青菜萝卜,在雪地里分外醒目。我在路边随手拔了一根刚破土的麦苗,想起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诗句。

我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一片竹林地,陈仁勇站住了,说:“请进屋。”我四处看了一阵,说:“屋在哪里呀?”

陈仁勇笑笑,领我走进竹林,将面前的一排竹子像拔筷子一样轻轻拔去,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两尺多宽的门洞,里面是足足有两丈多宽的一间竹棚子,两边的竹尖连拢,就成了棚顶,四周都绑上了茅草和竹叶,在密不透风的竹林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棚里的一间小床,也是竹子搭的,上面铺着厚厚的茅草,还有一床草席,一床补丁重补丁的毛蓝布的铺盖,洗得干干净净地放在草席上。竹棚里还有一盆燃着的火炭,一进来就觉得暖洋洋的,和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陈仁勇说:“怎么样,大姐,这屋子比你在重庆的洋房子舒服吧?热天不用电扇,冬天不用炉子,晒不了太阳,淋不了雨,四面八方都可以开窗子,东南西北风任你吹,空气新鲜,光线充足,早上有麻雀闹林,晚上听虎豹叫吼,要大要小,随你修盖……你看,”他领我从棚子后面出去,这里紧靠一片石崖:“居高临下,易守不易攻。前边呢,靠着小路,可进可退,这就是大哥说的……”

有人捅了陈仁勇一下,他突然停住了话头,只是看我的眼色。

这时候,外面闹嚷嚷的来了许多人,谭老五提了双麻窝子草鞋,递给我说:“大姐,快穿起,山上冷,谨防僵脚了。”向老大和唐俊清端来一沙罐闷锅饭,一盆野猪肉萝卜汤和一碗豹子肉,放在我的面前说:“大姐,你好久没尝过山珍野味了吧?这些东西补人得很呢。”

我站起来拉着唐俊清的手,说:“大家这样苦,还把我当客?来,一起吃!”说着就拉这个又拉那个,大家坐成了一圈。谭老五说:“同志们听说你要上山,都高兴得不得了。听李仲生说,你在重庆又累又急,身体坏了。大家就商量,你这次上山来,一定要叫你心情愉快,要把你的身体养好。”陈仁勇接着说:“我们商量定了,来了一个分工。你看这屋子,是谭老五领着人搞的;床呢,是向老大绑的;吃的野猪肉是范永安打的……”

范永安补充说:“你这床铺盖,是唐二嫂送来的。”唐俊清说:“提起这床铺盖,又要想起大哥了,这是徐老和尚将他的一床铺盖借给大哥盖的。大哥下山时,是我抱去请唐二嫂洗一下,准备大哥回来盖,谁知铺盖洗干净了,大哥不能回来了……”

本来都高高兴兴的,唐俊清这么一说,大家又不说话了,有人长叹一声,背过脸去用手揩眼泪。

我四处看看,问仲生:“唐二嫂呢?”

彭医生摇了摇头说:“大姐,你还不知道,唐二哥一家人死得才惨。今年春天,大哥死了不久,敌人来搜山。唐二哥和他的孩子、父母在家里吃饭,夏马刀的人进来了,把唐二哥拉出去,一句话也不问就杀了,他的父母去拉,也被杀了。唉,还有那个三岁的孩子,抱着唐二哥的尸首,也被砍成两块……唐二哥革命十年,一家人都死绝了埃”“唐二嫂呢?她遭没遭?”

“没有,她当时正为一个伤员送药上山来,逃出来了,现在她和唐满妹在服侍伤病员,明天会来看你的。”我没说话,只觉得身上的血在往头上涌。

晚上,竹林地里燃起了几堆火,老战友都围着火堆,摆不完的龙门阵。自从玉璧牺牲后,敌人就放火烧山,老百姓们死的死逃的逃,山边成了一片废墟。同志们没粮吃,没柴烧,天寒地冻的,也没有棉衣穿,连吃盐也困难。后来,大家各自捡起了自己的手艺,划腊蔑、编背篼、编箩筐、打席子、纺竹绳,有的还用棕丝编蓑衣,用蓑草打草鞋。百子洞的炭厂,自从把龚静之撵了之后,一直是我们的人在经营;敌人搜山停了些时候,现在又搞起来了,新近又开了几个炭洞子和石灰厂。山上的草药多,彭医生带头领了一个草药组,自己搞了一个药铺,还弄了很多药下山去卖,特别是大黄、半夏,又多又好又值钱。

我对几个党员说:“这么多同志的生活安排,多亏得你们苦心筹划。”

周辉同说:“住惯了也没啥。只是大哥牺牲后,敌人对我们更加狠毒,我们没有得到上级的指示,想打又不敢打。大姐,我们不怕困难,不怕吃苦,就是怕没有个主宰啊,现在好了,你来了,我们有依靠了。”

谭老五说:“当时,我们要去万源城口,和红四方面军一起打,他们几个头头把我们吼住;后来我又说干脆找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他们又说是没有得到指示;我们派到各处去联系的人都没有消息。大哥在时说我们要成立正式红军,准备同四方面军会合;现在红军走了,大哥死了,组织又没有找到,不知今后怎么办?难道我们在这山上蹲一辈子不成?”李仲生说:“我们还有一个组织管着,心里不安逸还不敢乱说,有些人的怪话可多呢。他们说,我们过去是牛马,革命就要革掉牛马皮,现在军阀和土豪恶霸整我们比以前还凶,难道我们就不革命了吗?我们在山上住竹林钻崖洞,同野兽在一起一年多了,再要守到什么时候?……”

我碰碰只顾拨火的范永安说:“今晚上,你怎么不开腔?”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大姐,我看到你,就想起了大哥。唉,我们在华蓥山蹲了十年,跟大哥没有分过左右,情如手足。我们过去只晓得不愿意受地主军阀的压迫剥削出来造反,另谋生路,是大哥教我们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引导我们参加了共产党,教我们要为全人类的解放而奋斗。大哥常说苏联革命起初是如何的艰苦,后来终于胜利了,他说我们也会胜利的,哪怕有天大的困难……那天大哥下山时,我们送他,他说不送了,我顶多六七天就会回来的。可惜大哥回不来了,大哥没有看到胜利就死了……”

我说:“永安,不谈这个了,咱们谈谈别的吧。”范永安接着说:“大姐,听说蒋介石进川了。他的人要开到广安来,和刘湘勾结起来整我们,我们就这样等着挨整吗?我们怕什么?只要你大姐站出来,华蓥山上下马上就会涌来成千成万的人。敌人杀了我们的大哥,还有你;杀了我们那么多父老兄弟,还有我们,我们就是种子!这样苦的日子,我们以前也有过,不稀奇。只要你今天说一声,我们明天就敢把队伍扯下去,把龟儿子些打个屁滚尿流……”陈仁勇把范永安往后一扯,挤进来说:“老范,你的苦诉完了,该我来说了吧?唱戏嘛,也该一人一板地来嘛。”

仲生嗔了他一眼:“你这个快乐神,还是这么吊儿郎当的。”

陈仁勇不服气了:“什么叫吊儿郎当?你们都要学学我。我们自己不快乐,岂不是快乐了敌人?我都是差点死过一回的人了,老天爷不收留我,就是留着我跟他们作对!”

大家正说得热闹,山下忽然出现了一溜火把,向我们这边过来。李仲生高兴地对我说:“一定是刁大哥,他们约好昨天就要来的。”

火把到了跟前,我一下子愣住了:火把下站着刁仁义、陈亮佐、徐清浦,而站在最前面的,竟是李荣华!

我迎上去,握住李大哥的手:“李大哥,你也来了?”大家在火堆边坐下,李大哥说:“我早就该来了。当年我就跟廖大哥说,我要上来,我能和他搭伴。你们这么多人,只有我走路走得过他,一天二百里。我们又谈得拢,打仗的事情也好商量。可是他不同意,他说我有声望,在重庆又有关系,不上来起的作用更大。唉,现在我上来了,可他又不在了。”

我说:“李大哥,你上来,恐怕大嫂她……”

李荣华一摆手:“玉屏,你别大嫂大嫂的,那女人,就像廖大哥常说的,是为了面包问题,她就是为了面包,为了钱才跟我的。她怎么会真心爱我?我为什么又要万事都依着她?我现在只要你,只要你们在座的各位弟兄了解我,只要跟你们大家在一起,我就死而无怨。从现在起,我不住重庆了,回广安老家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们只管说,我拼了这条命也要帮忙!”

大家一阵掌声。又摆了一阵,眼看快天亮了,仲生、辉同他们和刁大哥说了几句什么,刁大哥迟疑了一下,点点头站起来,把我拉到一边。说:“玉屏,大家有点心事,要我来问问你。”

我说:“刁大哥,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

他长叹了一口气:“现在廖大哥不在了,你拖着两个娃娃,人又还年轻,你会不会、会不会……”

我一听,什么都明白了:“你是问我会不会再去嫁人?”刁大哥点点头,支吾说:“玉屏,我们都晓得这是你自己的自由,你一个寡妇家拖着两个娃娃是艰难,可是大家怕万一你要是嫁了个不跟大家一条心的,会不会……就不革命了?你要晓得,我们这里的这么多人,都是把你当成了廖大哥的人,现在也只有你才统得起来,要是你不管了,这支队伍就真的完了哟!”

我转过身来,看着火堆边的同志们,他们一个个都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经过这么多年的磨难,他们都已经将自己的生命,和革命联在了一起,和他们的廖大哥连在了一起。如今玉璧不在了,他们就这样地看着我,希望我能像玉璧一样,带领他们,把这条路走到底。

我能担起这个重任吗?就像刁大哥刚才说的,我,一个才三十五岁的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我目光扫过他们一个个的脸,扫过这些满是沧桑的脸。这支队伍,这支由我和玉璧,还有刘铁,还有许多人一手拉起来的队伍,这支在华蓥山区转战了十年的队伍,这支面临着绝境的队伍,在等待我的回答。

十年了,该走的走了,该散的也都散了,就只剩下了这些人。可就是他们,在人们心中播下了那么多充满希望的种子,他们相信了共产党,他们愿意跟着我们共产党走,不管路有多么艰难,也不管这些共产党人是男人还是女人。难道像我这样的共产党人,就在这关键时刻不管他们?可这还是有这么多人的一支队伍埃现在红军北上了,领导们走的走了,牺牲的牺牲了,全川的党组织都破坏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长期带着这么大的一支队伍,往哪里走?

篝火熊熊地燃烧着,火光把每一张脸膛都映得通红,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我又想起了当年我和玉璧在那只小船上说的话。是的,那个时候,我还年轻,我完全没想到会有今天的这个场面,可是我说了,我要和玉璧一起在这条路上走到底,不管前面有多么艰难。还说了,我们这一代走不完,还有孩子,我们祖祖辈辈走下去,看谁能斗得过谁。如今玉璧他走在了我的前头,难道我就……

我咬咬牙,一转身走到大家面前,说:“刚才刁大哥跟我说,大家愿意推我出来领这个头,好继承玉璧的事业,和大家一起革命到底。我现在给大家表个态,我陈玉屏这辈子,再也不结婚,不嫁人,我要和大家一起,和军阀反动派斗争到底!”

火光中站出了一排排墙一样的身影,爆发出一阵欢呼。因为我要回来,仲生他们把该通知的人员都通知齐了。大家聚在猫儿寺内,开了两天的会,作出了六点决定。

一、提高警惕,加强团结,防止坏人破坏,在山上坚持等候上级指示。

二、不增加枪支,只增加子弹,将枪械修理厂恢复起来,搬上山,没有吃的,也不能变卖枪弹。

三、在山上生产自救,打土豪,开仓济贫,解决生活问题。

四、恢复山边的联络站,打通邻水、大竹的交通要道,帮助附近农民干活,建立广泛的群众关系。

五、派范永安带领一部分人转移到大竹后山,建立根据地,作我们的退路,并把伤病员迁去,彭医生、唐二嫂负责照顾。

六、将山上队伍整编成一个大队,由周辉同、李仲生负责,其他领导人分赴附近各县清理队伍。

最后,决定集中山上全体战斗员,在宝顶寺前的欢喜坪宣誓。

清早起来,我和刁仁义、李荣华、徐清浦一行二十多个人,朝山上走去。天气很好,遍山遍野都是雪,白得晃眼,长长短短的冰棱子挂在树上,透亮。前面开路的同志,把雪都铲干净了,露出了清清爽爽的一条路,远远看去,半山腰里一抹云雾。仲生见了,说今天要出太阳。

走到欢喜坪,太阳果然升上了宝顶寺的塔尖,阳光透过云雾,折射出一道隐隐的彩虹,大家都说这是个好兆头。欢喜坪上燃着许多火堆,周辉同、陈亮佐他们和大家一起,正忙着往火堆里添柴,摆凳子,一见我们来了,都跑过来拉的拉,扯的扯,让我们上前排坐着。陈亮佐说:“几位大哥大姐先到台子上看看,布置得要不要得?”

那面红旗,挂在一根大楠竹上。红旗下是用九张方桌搭成的台子,四棵刚砍来的大柏树,栽在台的四角上,沿台口还立着一排松枝柏杈。台上的方桌上,点了九支大烛,并排放着三支大香,一把雪亮的马刀系着红绸,放在香的旁边。我问陈亮佐:“台口为什么不朝着东方?”

亮佐说:“我们中央红军都到陕北了,当然要朝着西北方。”

我们下了台子,看见唐俊清抱了一大卷白纸上来,压在台口,白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烈士们的名字。我逐一看去,第一张写的玉璧、老刘政委、刘铁、金华新、唐庆余、王道纯、刘昆仑……都是一些主要领导人;其他几张就是夏林、陈伯斋、僧法慧、僧法能、谭之中,杜仁杰、唐老六、何明轩、唐裕德、李老幺、罗平精、徐老和尚……我知道,这些名字都是这几天山上的同志们凑出来的,密密麻麻写满了几张大纸,足足有上千人。他们中间有参加起义的战斗员,有支援我们的群众,有的死在战斗中,有的死在刑场上,有的被沉河,有的被活埋。在他们中间有共产党员,有群众,有世世代代做牛马的长工,有终年辛苦不得一饱的农民,有长年累月在活棺材里的炭厂工人,有在烈日暴雨中拉船的纤夫,有石匠、木匠、泥水匠、染匠、剃头匠,有裁缝和医生,也有博学的知识青年,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有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有刚出世的婴儿,有卧病不起的老妈妈,有打富济贫的好汉……十年了,十年来,我们牺牲了多少人,这密密麻麻的几张大纸,抵不上敌人杀害华蓥人民的十分之一啊!

我转过身来,向山下望去,开会的同志一个个从云雾中走出来,有的穿着很旧很烂的长袍短褂,还有的披着蓑衣,脚上大都穿的用蒲草打的草鞋,见了我都围着说长说短的。李仲生突然碰碰我,说:“唐二嫂来了。”

我连忙拨开众人迎上去,只见唐二嫂扶着一位老太婆,后面还跟着一些披麻带孝的女人和孩子,向我走来。唐二嫂一见我,就背过脸去,眼泪像珠子一样落下来,浸湿了衣襟。我拉着她冰冷枯瘦的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擦擦眼泪,抬起头来,对我吃力地笑笑,把身边的老太婆推到我面前说:“大姐,这是李老七的母亲。”

李老七是夺了一把马刀,砍死了几个敌人之后才被乱刀砍死的。他的妻子、妈妈和妹子躲在粪坑里才逃出来。她们看见我,都哭。她们身后的孤儿寡母们,顿时哭成一片。我说了些安慰的话,让唐二嫂带着她们在前排先坐着。山边的一些老农民和炭厂的工人也来了,五十多岁的张老大走到我面前,很激动地说:“大嫂啊,廖大哥死了,我们大家屋里都死了人,我们都拥护你,你要带着大家报这个仇埃”

云雾散开了,太阳照到欢喜坪上。陈亮佐招呼大家安静下来,请烈士家属在前面的几排竹凳上坐着,其余的同志站在后面,接着把手一挥:“奏乐!”

由陈仁勇临时组织的一支乐队,把庙里拿来的锣鼓敲了起来,其中还夹着笛子、箫之类的,一群队员朝天鸣放火药枪,枪声在山谷间荡起回声,惊起一群雀鸟,漫天飞舞。过了几分钟,喧闹声平息了,陈亮佐又喊:“全体肃立,向烈士敬礼,向党中央领袖毛泽东、朱德敬礼!向中央苏维埃政府敬礼!向廖大哥、老刘政委和其他死难同志敬礼!”在场的人都默默地站起来,向着西北方恭恭敬敬地鞠躬。

陈亮佐主持会议,说了些鼓舞人心的话,台上台下口号声响成一片。最后他大声说:“同志们,我们的大哥死了,但是大姐回来了,现在我们请她表示态度!”说完就跳下台来。

台下噼噼啪啪地拍起掌来。我走到台口,向烈士名单鞠了一躬,然后站上台去。

台下稀稀落落站着两三百人。我们这支整整战斗了十年,打得罗泽洲、杨森焦头烂额的队伍,如今只剩下这么一点人,其中还包括一大群孤儿寡母。他们衣衫褴褛,面带菜色,他们手中的枪,或许只有一颗打算留给自己的子弹,或许连这最后的一颗子弹也没有。他们都站在这里,像一尊尊雕像,一动也不动地站在我的面前。冬天的山风撩起他们草一样的头发,背后是一堆堆燃得很熊的篝火,火光上空弥散开来的烟雾,将他们身后的山景幻化成迷茫的一片。

我站在那里,停了好一阵才大声说:“同志们!我今天在红旗面前,在死难烈士的面前,在你们的面前宣誓:我带着玉璧留下的两个孩子,孤儿寡母也要闹革命,决不半途而废。我请在座的同志们监督我,今后若有三心二意、背叛革命的行为,就有如此香!”说着拿起马刀,把三根大香一下斩成两段,又指着刁仁义、徐清浦、李荣华他们说:“我请几位大哥监视我,今后若有对不起党、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同志、对不起玉璧、对不起后人的行为,也有如此香。”说着又是一马刀,把剩下的三根半截香,也斩成了两段。

刁仁义挥着手大声说:“加香来加香来!”

陈亮佐抱来一大把香放在桌上。没有风,烛燃得很好。刁大哥向着烈士名单行了三个礼,然后跳上台去,大声说:“……这多年来,廖大哥、老刘政委和其他许多同志同我们在一道,风里来,雨里去,敌人的刺刀架在颈项上,也是英勇不屈。他们是英雄、是好汉,死得光荣,死得值得!他们死了,我们还在,大姐还在。大家都看到了,大姐是女的,还这样和我们一道同甘苦共患难,我刁仁义虽然还不是党员,也决心自始至终革命到底。今天我也在此,对天盟誓:天昏昏,地冥冥,如我今后有反意,做出对不起党、对不起死难的同志、对不起大家的事,也有如此香。”他一马刀斩下去,香头在空中跳得老高。

李荣华脱下身上的毛皮大衣,穿一套呢制服,站在台前很激动地说:“弟兄们,我很惭愧,十年来我只是在后方做些枪弹的供给工作,没有同大家一样,上山打仗。我虽不是共产党员,但我也要革命,我请在座的各位大哥和全体兄弟们监督我,今后我李荣华若是三心二意,不跟共产党走,死无葬身之地!”

李仲生也代表全体战斗员上台宣誓:“不管天大的困难,我们决不放下枪杆,就是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要保住华蓥山的红旗!……”

接着徐清浦、周辉同、陈亮佐他们都一一跳上台去斩香盟誓。唐二嫂最后跳上台去,举着拳头高喊:“我们要报仇啊!——”

台下一个叫邓大爷的老头子站起来,抖着双手颤巍巍地说:“你们大家都说要报仇,我也要报仇啊,我一家人被杀光了,我活到八十岁也要把仇报了才死!……”

起风了。山风卷动着竹竿上的红旗,满山的松柏竹树,隐雷一样轰鸣。

上一篇:血海深仇
下一篇:晴天惊雷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