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离死别

重庆,还是跟原来一样,乌烟瘴气的,城墙边上小巷子里到处都是流浪儿和乞丐,街上徒添了许多穿着制服的警察。

回到李子坝,曾三姐拉着我的手只是埋怨,说岳池那鬼地方还没把你害苦么,咋个现在才下来!看你关了年大牢,人都瘦成了这个样子,你的两个娃儿硬是把你想死了。正说着彬娃跳着回来了。孩子七八岁了,一进屋就跑过来抱着我的膝头,舍不得离开。宁儿从学校回来,紧紧跟着我,怕我又走了,好几天不去上学。李大哥、雷忠厚和一些熟人听说我到了重庆,都来看我,这个要给我接风,那个要给我洗尘,三姐的五妹杨敏言也来了。我出狱之后,敏言就和雷青成结了婚,一直盼着我来重庆,见了我就拉着手说:“你再不来青成就要见外了,明天到我家里吃饭,我们给你压压惊。”

第二天,我和曾三姐备了礼札,到雷青成家道谢。他和敏言住在黄家垭口一个小院子里,院里养了些花草,很幽静,三间屋也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那天没请多的人,曾三姐在厨房帮忙,席上除了雷青成、杨敏言和我,还有一个叫陶治民的人,很斯文的样子。一开席,雷青成首先站起来,向我祝酒,其他三位也站起来祝酒。我答谢的时候说:“我陈玉屏是才从大牢里出来的人,承蒙诸位如此不弃,实在是感谢得很。”雷青成立即说:“屏姐,你不能这样说话,我们在座的除了敏言之外,都是清一色坐过军阀大牢的人。现在年轻人但凡有些头脑,想要往前走的,这种事情总是难免的,这对我们算不得什么耻辱,反而觉得是一种激励。”

接着坐下来吃饭。谈起我出狱的前前后后,雷青成很不了然,说:“刘湘毕竟还是四川的‘剿匪’总司令吧,上次杨森在他的军师刘神仙脚下还叩了头,未必就一点面子都不给吗?我找刘湘给杨森打了五次电话,还是关了一年,末了总算放了出来,还这样搞明放暗吊线!”杨敏言忙说:“莫说那些了,出来了就好。屏姐你这次到重庆,多住些时候,我三姐那里乱糟糟的,你就到我这里来住,清静得很,好养玻”正说到这里,曾三姐来上菜了,在一旁说:“玉屏啊,这次回来了,莫说走不走的话,在敏言这里养好病,再让青成找个轻巧的事情做,好好照看你的两个娃娃,当妈的就要有当妈的样子,那些男人家的事情再莫去掺和,等他们自己去捣弄。”

大家一阵喧笑,都说曾三姐话丑理端,说得在理。雷青成说:“今天我没请外人,却是一桌酒菜办两件事,一是为屏姐洗尘接风,二是为我们陶先生饯行,好在你们两个都是共产党,不会见外的。”

陶治民听了这话,很斯文地笑笑。我也笑笑,心想这个雷青成,又跟共产党好,又跟军阀好,又是国民党的人,看样子有点名堂。这时,雷青成问陶治民:“你在四川干得好好的,怎么又调你回南京去?”陶治民说:“我也不清楚,或许是我劝刘湘不要投靠蒋介石,叫他们知道了,要查办我吧。”说罢看看我,又笑笑。我听见他们说到刘湘的事情,想起玉璧临行时叫我打听刘湘动静的话,想问又不知深浅,就只听着。第二天晚上,陶治民要上船,我们说要送他;他说不用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是以后再也没见到他。听说到南京以后,他就被蒋介石杀害了,他的夫人带着孩子,被逼得跳了江。

我当真在雷青成家住了两个月。他家里平时没有来客,只有我和敏言在家,没事就请了隔壁王太太过来,搓几圈麻将。有时候,徐清浦的侄儿徐明生也过来搓麻将,他是刘湘手下的参谋,是雷青成的同学,又是我们的关系,见面说话都很随便。听他们在牌桌上的谈话,现在蒋介石派人来游说刘湘,说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川南川北两面夹击,光靠川军可能抵挡不住,最好让中央军进川来。可是刘湘还是不想让蒋介石插足,只想把红军逼出四川,自己好继续一统天下,做他的四川王。不过看现在红军这个阵势,恐怕刘湘是抵不住的。

直到这个时候,我还是不知道雷青成在国民党里是干什么的,只知道他从前跟着共产党走过一程,后来在万县被军阀抓去坐了大牢,出来之后不知怎么就进了国民党,好像做了个挺管用的什么官儿。后来国民党进川了,他在大特务康泽的别动队里当了主任,再后又到泸州做专员,反正官儿越做越大。但他也一直实行了他的许诺,多次救过我,也救过不少共产党员。

在雷青成家住了两个月,我的身体基本复原了,就改用了原来在梁山教书时的名字陈联诗,由他介绍到西南美专去教书,教古典文学。这期间金积成来过几次,叫我在学校里不要显山露水,尽量把自己隐蔽起来,接头的地方也改在千厮门陈文玉的船上。还说平时多在雷家出入,别让人家摸透了底细。

这段时间,重庆的报纸上热闹得很。红军在万源城口打了大胜仗,又回过头来在通南巴地区痛击了杨森和罗泽洲的部队,据说伤亡敌军两三千人。至此,由四川军阀组织的大“围剿”,已被红军全线粉碎。刘湘的日子不好过咯,蒋介石来电责斥,各路军阀趁机发难,成都的地方头面人物聚会,要求刘湘的“神仙军师”自裁,以谢川人。刘湘被迫于八月二十三日通电下野,辞去四川“剿匪”总司令和川军军长的职务,由成都回到重庆,在内江柞木镇过渡船时,想到自己苦心经营了二十年的霸主大业就这样毁了,几乎去跳了沱江。

一时间人心大乱。成都、重庆的官绅大户,纷纷收缩资金,将大笔大笔的款项汇往上海,炒得申汇暴涨,在重庆寄出二百元,上海只能收到一百元。雷青成干脆连班也不去上了,天天在家里看武侠小说。

快到中秋了。学校的老师都忙着买月饼,备礼过节,我也得找点时间上街去给曾三姐买点礼品,还要为两个孩子添置换季的衣服。这天刚走出教室,传达室的老张就来了,说外面有人找。我出大门一看,是谭老五,脸色很不好,见了我怔怔地,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心头一紧,忙问怎么了?他咽哽着说:“夏林遭了。”

真是平地一声雷,震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阵才问:“怎么遭的?”

他叹了口气,说:“回李子坝再说吧,陈伯斋有信,缝在我衣领里。”我叫了两辆黄包车,手往前面一指:“快点,出城。”

车子飞一样往前跑,我心里重得像堆满了石头。夏林跟我们一起都十年了,一向机敏,不晓得打过好多仗,连脚拇指都没破过皮,这次是怎么遭的呢?还有徐大妹,他们结婚没有呢?夏林遭了,他手下还有那么多人,散了,变了,还是在我们手里?我越想越多,冷不防车夫停下来,大声问我:“你到底要到啥子地方,都拉到化龙桥了。”

我一看,忙说我到李子坝,怎么拉到化龙桥来了?车夫很不高兴,转身又拉起往回走,嘟哝着:“你又不早说,冤枉多跑了三四里路。”

到了家,谭老五已在门口等我。曾三姐一看我的脸色,就问出了什么事情,我说是母亲生病了,说着就进了屋,关上门,用剪刀把谭老五的衣领剪开,取出一张二指宽的白连纸,上面密密地写着两行字:老夏不幸于八月十日病故,一切后事由我二人负责,请放心。余无他事,详情由谭老五面告。

陈唐

八月十三日

我坐在那里,说不出话来,谭老五好一阵才揩干了眼泪,说起夏林牺牲的经过。

“我们的队伍撤离之后,夏林带着郑起和的人,仍然驻在代市场一带,唐俊清调去协助他的工作,陈伯斋也带着队伍驻在他附近。这时营山前线正吃紧,敌人死守广安,根本抽不出人手来对付我们;加上我们和老百姓关系好,消息灵通,在代市场和新街一带很活跃;前一阵夏林和陈伯斋他们,还带着我们的人在新街帮助农民打谷子,连河对面广安城里的守兵,都看得清清楚楚。

“离新街不过十一二里,有个夏家院子,立着夏家的祠堂,说起来也算是夏林家的老屋。夏林十多岁的时候因为生活无着,在这里帮他的一个寡妇婶娘夏周氏家里跑腿;夏周氏没有儿子,见夏林精灵,想收他来继承家业。可是夏家的族长夏三公,一心想霸占夏周氏的财产,几次想谋害夏林,时值王尧又威逼夏林的二姐做小,夏林只得离开婶娘家,把二姐送到合川,自己到重庆下苦力。”

我听着,点点头,说:“这些事,我都知道。”谭老五又说:“我们的队伍驻在新街之后,夏三公心里害怕,几次来请夏林吃饭,夏林都不理他。这次听说夏林订了婚,他三公又找来,说你成年在外面漂泊,结了亲总要有个落脚处嘛,我给你把房子都收拾了,你带着大妹过来祝夏林还是不理他,说现在忙得很,不想结婚。夏三公就去找徐家两老,又找来夏林的姐姐,都去劝夏林,我们的一些同志也觉得现在时局不安定,不晓得什么时候大部队都要撤,不结婚徐大妹怎么好跟你一起走。特别是夏林手下一个叫李仲凯的小队长,跑上跑下地热心得不得了,说是新房收拾好了,席桌也订好了,就只等花轿抬人。

夏林想想大家的话,觉得也有道理,勉强同意了,只是提出不准声张,一切从简,免得出意外。当天,陈伯斋和唐俊清都有事不能去,就叫夏林多带点人去,夏林大咧咧地说没事,都是自家的亲戚,最多明天就回来。可是我还是跟着去了。

“下午,夏家用一乘小轿,把徐大妹抬到夏林家院子,只办了五六桌,许多人我都不认识,李仲凯说是夏家徐家的亲戚。拜了堂,又入洞房,就有许多人往屋里挤,先还以为是闹洞房的,可再一看怎么都是眼生的壮汉,我们几个人就急了,又挤不进去。就在这时候外面啪啪啪响了三枪,埋伏在四面的敌人一听枪声,全都扑进来,把夏林的房子包围起来。我这才看清楚,夏林的洞房原来是个口袋屋,没退路的,这才知道上了他三公和李仲凯这个叛徒的当。

“敌人的枪声很密,我们几个人根本没办法,子弹也没带够,三下两下就打完了,哪想到会出事!就赶快叫两个人回去给唐俊清报信,我在这里守着。这时候,夏林房间的墙上到处都是子弹孔,敌人使劲在喊捉活的捉活的,夏林偶尔打出几枪,一定就有人挨枪,他的枪法你是知道的。可是我晓得,他身上毕竟只有两夹子弹,而敌人却有这么多,二三十个!突然,我听见轰地一声,后面的一堵墙垮了,我看见夏林拖着大妹就要跳出去,可是哪里晓得外面也有人。他一点枪,子弹没有了,就被敌人捉住了。

“满院子吃喜酒的人都跑光了,只剩下堂屋里那对大红蜡烛还烧着。夏林和徐大妹被敌人推推搡搡地往外走,我突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喊声。原来是八儿,八儿哭着喊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抱着夏林的腿不放。一个家伙上去,扒开他的手,一脚把他踢了丈多远;八儿飞快地爬起来,喊着夏叔叔,又扑上去。夏林双手被扭着,看着八儿,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看见他突然碰了大妹一下,大声说:‘八儿你还不回去!’大妹一听,趁着混乱,随手解下身上的红绫丢给八儿,八儿突然不哭了,站起来,抓起红绫转身跑了。”谭老五说到这里,停住了。

我问他:“后来呢?”

“后来,敌人赶快把大妹和夏林押走了,等唐俊清带人追来,人都已经押过了河,听说当天晚上就审,要夏林把队伍带过来投降。夏林一阵乱骂,当时就被推出去打了。那夏三公又带着人来,说大妹都是夏家屋里的人了,要把她接回去,重新嫁人。大妹哭了一天一夜,等夏三公带着人贩子来抬人,才发现她已经吊死在梁上。”

我和谭老五哑坐在屋里,直到曾三姐来喊吃饭,才发现天都快黑了。我没去开门,又问:“八儿呢,八儿找到没有?”谭老五摇摇头,说:“没有。只是第二天在河边碰见个老头,说昨晚黑有个几岁的娃娃,沿着河边哭喊,要哪个送他过河,说要去喊人来救他叔叔。老头说这么晚了,哪里还有船,那娃娃哭喊着又跑了。第二天,唐俊清带着人,沿着河打捞,也没捞到八儿。有人说,这娃儿历来有心计,恐怕是跑到南部那边,找红军去了。”

我没说什么,什么也不想说,只想起我从监里回到山上八儿抱着我喊妈妈的样子。他的那双清清亮亮的眼睛,那冻得红扑扑的圆脸儿,还有那双长满了冻疮的手。他用那双小手,捧出一支不知道在包里放了多久的红梅花,那花儿已经皱了,他小心地抚平,给我插在头上,说是妈妈戴上了这花,就不会走了……

在监狱里,我曾无数次设想过和玉璧的见面,和见了面说什么。可是那天晚上,我们什么都没说,只说了八儿。玉璧告诉我,八儿是烈士的后代,将来把他送到重庆去读书。我说我知道,就当我多给你生了个儿子。

第二天,我头痛得厉害,请曾三姐到学校去帮我请假。她坐在我床边,问是不是玉璧出了什么事?我摇摇头,说是我的一个亲兄弟死了,和兄弟媳妇一起,死在新婚之夜。夏林呀,你太大意了!

十月初的一天,金积成到美专来找我,说他们几个和玉璧一起,五月份就到南部去开会,完了又到城口万源去转了一大圈,今天才回重庆。我很高兴,问开什么会,他神秘地说:“这次的会,重要得很,我们见到徐向前徐总指挥了呢。现在我们的队伍,算是正式红军了,第一路,第一军,大哥任了总指挥。”

我一听,几乎要跳起来,连忙喊了两部黄包车,赶回李子坝。

黄锡成和唐俊清一起,到磁器口找他那个姓路的连长表哥去了;玉璧坐在桌边,正和曾三姐说话。几个月不见,他更见黑瘦,见了我,只是憨憨地笑。我叹了口气,说:“你们这次来,该要多住几天吧?”

他不笑了,摇摇头,说:“明天就走。”

我不大高兴,想说:跑了几个月,歇这两天有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回去了。我知道,他现在不比我,更不比从前,担负了这么重要的担子,许多事情都顾不得了,包括我,也包括这个家。

可是又想,要是真的不顾了,他还来吗……正想着,玉璧转过头来,问:“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把从雷青成、雷忠厚那里打听来的情况告诉他,说蒋介石的势力要伸入四川,刘湘恐怕还是心有余悸,只是现在很为难。红四方面军打得这么厉害,军阀内部又勾心斗角,尤其是杨森,听说在前线每次打败了,都要和红军签订互不侵犯的秘密条约,还送医送药送军需,让红军腾开手去打刘湘的嫡系。刘湘为此气得不得了,已经下了密令,要邓锡侯以“私通红军”的罪名,解决杨森的廿军。时局这么紧张,看来投靠蒋介石,最终只是个时间问题,听说刘湘最近要去南京。

玉璧用手轻轻地敲着桌子,不说话。这些年,他的话越来越少,和当初在南京简直是两个人。老是爱皱眉头,不过三十一二的人,额头上就起了密密的皱纹。

“你呢,这次去南部,收获很大吧?”

“当然很大,我们要把红军的招牌,正式扯出来呢。川北十几个县都归拢来了,我们是第一路。”

“听说你当司令了?”

“你咋知道的?又是金积成说的,嘴巴长。”

“他说的又怎么样,正儿八经的事情嘛,我又不是外人。谈谈吧,开会,都说了些什么?”

他不回答,喊声:“积成,你把那两个盒子拿来,让你大姐放好。”

金积成答应着,拿出两个盒子来。盒面镶着玻璃,里面装着糖果。我说:“糖果嘛,放着干什么?倒出来大家吃。”说着就去解麻绳子。

玉璧挡住我,说:“莫忙莫忙,里面有东西。”说着自己动手解开,把糖倒出来,从底下拿出一叠巴掌大的纸。他轻轻地摊开来,我看清了这是一张地图。

他指着地图对我说:“你看,这是我们会上制定的战略,这里是下川东,这里是川北。伸出的两个箭头这样一包抄就围住了重庆。这边呢,是川西,再和川北的这一块一联合,就包住了成都。我们要稳住这三个据点,把道路打通,等到时机一成熟,就把这两个城市拿下来,整个四川的问题,就好办了。”

我听了很高兴,说:“怪不得你们跑了这几个月,怎么样,要动手了吧?要不要我回去?”

他摇摇头,重新坐下来,说:“事情哪有这么简单!最近,江西那边的仗打得不好,中央红军已经撤出来了,可能要来四川。可是如果像你刚才说的,刘湘真的和蒋介石勾结起来,事情就很麻烦。四川军阀的力量太大了,我们搞了将近十年,虽然有了很多群众,可是并不稳当,许多人是动摇的。我们现在要紧缩队伍,选出那些坚定的骨干。打胜了,就继续干下去;如果打得不好,就可能和红军一起走出川,甚至可能到大西北,到新疆去。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我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准备的,走就走吧,跟党中央一起,早就巴望了,再苦也不过像在华蓥山上,怕什么。”玉璧笑了,说:“别想得那么严重。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听了不要激动。”

我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细娃家。”

玉璧凑近我,轻声说:“组织上已经决定,派你到苏联去学习,学军事,时间也不长,一年半载就回来。”我一听说:“真的呀!那你呢?你去不去?”

他瞪着我说:“怎么?又想把我带上啊?我当然想去,可是运气不如你,怎么走得了?已经说了,等你回来我再去,我们轮流去。你先别声张,等组织上的通知。”

吃饭了,曾三姐摆好桌子,宁儿和亚彬也都回来了,见了玉璧喊了声爸爸,就上桌子抢汤里的粉条肉丸子吃,连话也顾不上和爸爸多说几句。玉璧不转眼地看着他们,干脆放下筷子,像是在欣赏什么似的,弄得曾三姐直说:“你们这两个孩子,怎么一点规矩也没有?”唐俊清和黄锡成,说好了今天不回来。金积成喝了几口酒,话多得很,说:“大姐,你猜我们跟着大哥,一天走多少路?”

我问:“多少?”

他张开两根指头:“两百多里!我的天,他真不愧是飞毛腿,把我们拖惨了。路不好走,尽是山,城口那边的天气又糟得很,好好的,吼两声,就下雪弹子,这么大一个个的,打得我们顶着石板走路。没有吃的,就摘路边野果子吃,红的黄的都摘,管它有毒没有毒。难怪那回夏林从城口回来喊恼火。”

我一听说夏林,手下一抖,把一瓢汤泼在桌子上。玉璧连忙捡起汤瓢,说:“这汤,不烫嘛。”

我忙说:“是不烫了。韩嫂,快去锅里舀点热的来。”金积成夹起一大块回锅肉,放进嘴里。我问:“老刘政委呢,咋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玉璧说:“他也许不回来了,组织上派了唐庆余来。我不在,王道纯和刁大哥就负责队伍上的事。”

金积成说:“王道纯这人,干劲大得很,就是走不得路,有一回我和夏林还抬了他一截。”

又是夏林。我心里一阵难过,放下筷子不吃了。

晚上,叫老金早点睡了,又把两个孩子安排好,我和玉璧关了灯在床上坐着。玉璧看着我,突然问道:“怎么刚才说到夏林你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点点头,把夏林、徐大妹、八儿的事全都说了。又说:“就在夏林牺牲之后,我们牺牲了十三个同志,其中有八个党员,五个骨干,姚生荣、朱老幺都牺牲了。听说杀夏林,也是夏三公勾结夏炯的人干的。”

玉璧沉默着,突然一转身,摸出了枪,哗地上了红槽。

我连忙按住他,说:“玉璧,你要冷静,要冷静啊!”

玉璧松开了手里的枪,一拳头砸在自己的腿上,仰天长叹,半天才说:“夏林他跟我,整整十年了啊!”……

月光从窗口流进来,照得跟白天一样,玉璧俯下身来,给两个孩子掖好被子,长叹了口气说:“当初我不该挡着你,要不然八儿今天就睡在这里了。”

我点点头,说:“还有徐大妹。我原来说好要带她在身边的。”

玉璧说:“没办法,革命就是这样,形势好的时候,什么人都要来;一有变化,就动摇,就叛变出卖我们。我们都是提着脑袋在干啊,说不定什么时候……”

我连忙捂住他的嘴。他把我的手拿下来,握着说:“怕什么,这话我十年前就跟你说过。记得不,那张照片?那是我在顺庆转组织关系时照的。”

我点点头,说:“那时候我还不懂,现在亲眼看见这么多同志牺牲,我都有点迷信了。”

他拍着我说:“好吧,说点别的。明天我要赶回华蓥,先安排一下,然后经大竹、邻水、渠县到武胜、顺庆,一路清点队伍。组织上给了我三个月,时间太紧了。要不然,我真想在这里多住几天。”

我看了他一眼,笑着说:“算了吧,有你的这句话就行了,我不拖你的后腿,你现在是司令呢。”

第二天,吃了早饭,我送玉璧上路。已经是初冬了,一出门,就是大雾,我们沿着江边慢慢地走,白茫茫的浓雾中,隐隐传来船工的号子声。我说:“重庆就是这雾太讨厌,一到冬天,叫人透不过气来。”

玉璧却说:“雾好呢,我们的好多仗,都是在雾里打的。”我斜了他一眼说:“也不知道苏联有没有这样大的雾?如果没有,那我学回来的本领不是就用不上了吗?”

玉璧听了先是一愣神,接着醒悟过来,笑了笑,用手悄悄点着我的鼻子说:“你呀,就晓得拿我的过错,调皮捣蛋的!”我叹了一口气,说:“去苏联以前,我们还要见一面吧。”他说:“当然,不论是你回华蓥,还是我下来,要到时候再说。如果实在不行,也没关系,组织上会帮你安排好,时间也不长,一年半载。”

我又说:“那两个孩子呢?是送回去还是留在重庆?”他想了想说:“算了吧,这么多年来,敌人都闹着要斩草除根,躲都躲不了,还往虎口里送什么,就放在这里,请曾三姐代管吧。只是我没法来照看他们,现在孩子们看见我都不亲热,二天恐怕认不得我这个当爹的了。”

我没说什么,心里只是想出门由路,如果我也一年半载地回不来,孩子们也会认不得我的。

太阳出来了,浓雾慢慢散开,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化龙桥。时间不早,不能再远送了。我喊了两部黄包车,叫金积成和玉璧坐上。车都走了好远了,玉璧突然想起什么,跳下车急急地跑回来,对我说:“黄锡成住在磁器口的表哥,姓路,是个连长,工作已经做好了。有什么要紧事,你也可以找他。”

我点了点头,他跳上黄包车,和金积成一起走了。当时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分离,竟成了永诀。

上一篇:功败垂成
下一篇:初涉商界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