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败垂成

第二天,老刘政委和玉璧都跟着唐俊清来了,一来就叫把苏连清叫来。一会儿,苏连清被五花大绑地推进来了,后面跟着姚生荣。

老刘政委说:“把绳子给他解了,叫他说清楚。”苏连清昂着头,说:“解了?不说清楚就解了?怕没得那么撇脱。”

金积成抽出把亮晃晃的刀,上去两下就把绳子割断,然后把苏连清按到板凳上坐下,说:“你莫不识抬举,大哥有话要问你,为啥把自己人绑去喂给敌人?”

苏连清说:“什么敌人?我们现在是人家招募的新兵,要服人家管。陈伯斋和钱公武招惹了人家,弄得县衙里出了公文说我们窝藏土匪,这不是坏了我们的名声吗?不绑了他,事情还要闹大,我这是顾全大局。”

老刘政委说:“照你的话看来,人家陈玉屏陈大姐还做错了,还是不顾全大局?”

苏连清看了我一眼说:“她的错,还多得很。上回刘子雄跟人家打架,也是她包庇下来,背地里还表扬说是不向军阀的兵低头,这不是怂恿我们的人出去闹事吗?依我看,她才该受处分!她这个支队长的职务,早就该撤了,人家上面有规定,女的就是不能当领导。”

老刘政委问:“女的不能当领导,这是哪个说的?”苏连清说:“是杨云禄说的!人家从上面来,晓得这些规定。只有我们才不晓得,把我们瞒到。”

老刘政委又说:“把她撤了,你说这个支队长谁来当呢?”苏连清半天不开腔,突然一挺身站起来,说:“杨云禄说……”

话还没完,陈亮佐跨了进来,说:“莫把你那个杨云禄挂在嘴巴上了,他实在不够义气,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自己偷偷跑了。这下子,你要拿话出来说了。”

苏连清听说杨云禄跑了,眼睛就直了,脸色苍白,一屁股坐在板凳上。老刘政委一听,脸都气红了,说:“这还了得,戳了这么多烂事,一跑就完了吗?亮佐,夏林,还有你们,啊,马上分别去通知,开党员和干部大会!”

吃过午饭,人都到齐了,黑压压坐了一屋,刁大哥也从城里赶回来了。老刘政委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说:“当前形势很好,红军已经打到了川北,人人都身负重任。可是我们的队伍里却接二连三地出问题,刚才又报告杨云禄逃跑了。人跑了,可是事情要弄清楚。今天开这个会,就是请大家来,首先要辨明是非,都可以发言。苏连清你先说,你把你上午说的那些话,都向大家说出来。”

苏连清听见喊他的名字,就发抖。同志们都吼了起来:“苏连清拿话来说!你要检举陈伯斋,你这不是给敌人当龟儿子?你要把我们的人往敌人那里送,你这不是出卖同志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苏连清见大家吼凶了,忙说:“不是我,不是我,是杨云禄喊我绑的。他说借这事把人心搞乱,然后把大姐撤下来,让我去当支队长。”

范永安的哥哥范老大站出来说:“啥子杨云禄支使你,分明你们是一伙的。那天你和杨云禄来串我,说上面的规定,女的不能当领导,要想办法把大姐推翻,你当支队长;再把夏林拉下来,我来当中队长;还说老刘政委的官也当不长了,杨云禄要做政委,好多领导都要换下来。还说队伍到通南巴,有什么好,还不是跟人家当尾巴,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就拉到邻水去,自己打天下。”

苏连清更慌了,忙说:“范老大,你不要往我身上推,诬赖好人!”

江万顺站出来,指着他说:“你是好人?这些话我也听你和杨云禄说过,你还委了我官做,说这次整军主要是撤换那些不称职的领导。我说我们的领导都是对革命巴心巴肝的,与大家同甘苦共患难,没有私心。你说没有私心,为啥子叫陈玉屏做支队长?这不是廖玉璧的私心是什么?当时我就不同意,说陈大姐作战,有勇有谋,这是众所周知的。我的女人同她坐了一年的监,她吃了那么多苦都没向敌人屈服,她当领导是我们大家心服口服地推选的,也是上面委派的。他们见我不肯掺和,就想支我走。又来跟我说刁大哥当了团长,不打土豪,不革命了,也不要弟兄们了。又说队伍想到通南巴根本办不到,不如拖到邻水去,这里不自由又很苦,到了那边打游击,打土豪很痛快。这一点倒把我蒙住了。但是我不想到邻水,不想跟他们一伙,又怕介入是非,伤了两边和气,就向大姐提出要回武胜去。这是我的不对,我什么情况都晓得,就是没反映,我对不住大姐……”

先前跟着打和声的几个小队长也站起来,说:“苏连清对我也是这样说的。”

“苏连清还说不处分大姐,就要闹事。”

“他还说不枪毙陈伯斋,就要把队伍扯出去干。”姚生荣对老刘政委和玉璧说:“几个大哥都在这里,请处分我,怪我用人不当,闹了一场风波。”

刁仁义站起来:“要说责任,我们大家都有责任,尤其是我整天同杨汉印他们打交道,少管部队的事,幸亏玉屏和你们撑持。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我还不晓得。”

老刘政委说:“怎么样?苏连清,你还有什么说的?”苏连清低着头不开腔。老刘政委就叫范永安带了几个人,把苏连清押下去了。接着招呼大家静一静,现在把杨云禄的情况给大家说清楚。

老刘政委说:“杨云禄这个人,原本就是想到红军里来当官的,没想到红军部队里又苦又累,又不大受重用,就要求下地方,被派到这里协助工作。他一来,就发现我们这里的同志们不听他的,硬是把苏同久和徐月路枪毙了,于是就想把领导权夺过去。他先收集我们几位领导同志的材料,向上面打报告说我们在三块石闹宗派,乱枪毙人。另外还附上苏连清写的一封控告信。后来组织上经过了解,觉得那次枪毙叛徒是对的,否则我们的队伍就有瓦解的危险。杨云禄见领导权夺不过去,就到这里来伙同苏连清捣鬼,想先把水搅浑,再把队伍拉到邻水去,占山为王……”

下面哄地一声炸了堂,有人大声说:“那不是要拉我们去当土匪吗?枪毙他狗日的!”

老刘政委挥挥手让大家静下来,说:“这件事情,请大家放心,等抓到杨云禄,一起再做处理。只是我们大家包括我自己,都要从这件事里汲取教训……”

会又开了一阵,大家都发了言,几个领导都讲了话。最后由玉璧重申了整军的计划和纪律,并派范永安去接管苏连清的队伍。同志们个个都很高兴地离开了会常

这些天,营山传来消息,说李家钰、罗泽洲两支军阀队伍进犯仪陇、巴中,杨森耐不住了,又向红军发起进攻,在巴河的兰草渡被红军打得落花流水,一个团长一个营长当场被打死,四个混成旅官兵伤亡了一千多人。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跳起来,都说这下好了,一定要调我们上前线了,我们快和红军会师了。各支队伍的领导人,成天忙于开会,发军装,准备干粮,打草鞋。各个营房都严密封锁了营门,盘查进出人员,不准走漏风声,以免节外生枝。

一天深夜,我突然被守卫在门外的李仲生叫醒,叫我赶快去团部开紧急会议。我穿上衣服赶到团部,见各路干部都神情紧张,互相打听出了什么事,是不是队伍要开拔了。过了一会儿,玉璧和老刘政委来了,玉璧往桌子旁一站,说:“现在要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看守苏连清的卫兵也叛变了,已经在昨晚同苏连清一道投到杨汉印那里去了。刚才叶济派人来说,杨汉印已经急电杨森正在调兵,准备要对我们来个突然袭击,按照苏连清提供的名单,逮捕主要领导人和共产党员,然后强行改编我们的队伍,开到前线去打红军。叶济很惶恐,叫我们马上撤退,不然,他也无能为力了。

同志们,我们不能拖延了,大家准备赶快行动吧。”

大家都愣了,你看我,我看你,半天开不了腔。一个人说:“未必我们就这样撤退了?不跟红军会师了?”马上就有人说:“就是嘛,现在广安城内外都是我们的人,连城内治安都是我们在管,杨汉印那点人,怕他个屌!”又有人大声说:“现在就敢冲进他的公馆,把印瞎子一窝窝端了,然后押着他作人质,开动我们全部人马,杀出一条血路去跟红军会师!这里到营山,才多少点路……”

大家闹麻了。老刘政委生气了,说:“你们咋个像细娃样,想得这么简单。大家睁开眼睛好生看看,这是在哪里?在广安,在杨森的军部,在敌人的心窝子里!现在,杨森的队伍在渠县,刘湘的队伍在长寿,王陵基的队伍在邻水、大竹、开江、万县,都在我们周围,我们即使把广安占了,能守得住吗?我们要突破敌人这么强大的后方部队,容易吗?当然,也不全怪同志们,有些情况没给大家传达。前不久,徐向前徐总指挥开会决定,红军将很快集中主力,先突破下川东万县一带,封锁长江咽喉,这边的防地要退缩。我们即使杀出血路,赶到通南巴,也赶不上红军了。那时候,我们又怎么办?”有人站出来,说:“红军就这样把我们甩了?不要我们了?哪有这样不讲义气的老大哥?!”

玉璧往桌上一拍巴掌:“不准乱说!今天传达的这个精神,我们作指挥员的首先要理解。红军打这么大一场战争,当然要有大的谋划,图的还不是解放全四川,解放全中国?!又不是打败仗。会师嘛,总会有机会的,红军还在四川嘛,再说总不能把所有的军事秘密都透给大家。现在情况这么紧急,大家要赶快回去动员部队做准备,刚才那种牢骚,决不能带下去传播。”说完,就布置了撤退方案。

天已经亮了,我回到团部,忙着派人上街清查,办理对老百姓的赊欠和未了手续,自己抽空到徐家豆腐房去拿洗的衣服。徐老头徐大娘听说我们要走,眼泪婆娑地只是摇头叹气。徐大妹拉着我,非要和我一道走。我说:“夏林一时还不会走,你们的亲事快点了结,结了亲才好在一起,免得别人有话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说完就告了别。

大妹一直送我回团部。团部门前围着许多老百姓,一些小伙子跟着我们就进了队伍,不回去了。有些老头子、老婆婆提着鸡蛋挂面之类的来送行,还把红绫搭在我们的身上。有的拿着鞭炮要放,我们怕把敌人惊动了,劝了好半天。可是我们才出场口,后面就噼噼叭叭地放了起来,一直放了两里多路才停。

队伍按着事先的计划分散了,夏林、唐俊清、陈伯斋带了一部分人扎在代市场一带,刁仁义的人依然扯回武胜,唐虚谷把队伍撤回渠县,我带了一部分人回长生寨。

眼看就要成功的这么大一件事情,却因为内部的几个败类而功亏一篑,大家心里都憋气得很。玉璧成天阴着脸忙这忙那的,连梦里也在叹气。我心里明白,眼下不但借路去和红军会合不可能,要等红军的主力队伍再从万县杀回川北也不现实,而最危险的是我们这些年来苦心经营起来的这支队伍,却很可能被抽出手来的军阀队伍反手围住,成为瓮中之鳖。眼下的局势严峻得很呢,也不知道上面有什么安排没有。

这天吃过晚饭,玉璧破例没有出去,闷坐在床边,不说话。

我说:“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玉璧点点头,对我说:“这次撤退后,要和红军会师就不容易了,我们今后要做长期打算。组织上做了研究,决定派你到重庆去建立军需物资的供应站。重庆有雷忠厚和李荣义,通过他们与刘湘、范绍增的关系,派人打入敌人的部队,了解刘湘与蒋介石勾结的情况,设法策动刘湘的下级军官。还要多找些购买枪弹的门路,以保证今后枪弹的供应,同时决定徐清浦也住在重庆,和你共同负责。”

我想了一下,说:“你呢?”

玉璧笑笑,看了我一眼说:“怎么?还想把我也带上啊?”

我看他笑的时候,很吃力,一脸憔悴的样子,真叫人心疼,就叹了口气,说:“我又不是小媳妇,怎么会处处都想跟着你。只是我在你身边你都累成这样,我要走了,谁来管你啊?”

玉璧伸出手来,为我拂去脸上的一络头发,看着我说:“我又不是纸糊的,男人家嘛,再说也比你们女人家经得累。我倒是不放心你。你看你,当初嫁给我的时候如花似玉的,现在什么病都有了,又要担心两个孩子,要是真有个什么闪失,叫我哪里再去找这么能干的夫人啊?”

我一听,不高兴了,说:“搞了半天,你是叫我去重庆享福啊?我不去。”

玉璧说:“享福?怎么会是享福?为这么大的一支队伍建军需站,我还担心你拿不下来呢。再说,你以为我就舍得你走?不说别的,就时常听听人家夸夸我的夫人,心里也舒服嘛。”

这个人,别看在人前怪老实的,一句话没出口就脸红,一关上门这张嘴就没个正经的。我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扬起巴掌就给了他一下……

正在打闹,就听见有人敲门。我连忙站起来去把门打开,一看却是老刘政委来了,看看我们俩,笑着说:“怎么样,玉璧都给你说过了吧?有意见吗?”

玉璧看了我一眼,说:“她不想去。”

我说:“他乱说!我没有意见,服从组织分配。”老刘政委坐下来,接着说:“玉屏,这工作担子重,也很艰苦,又是在敌人心窝里作隐蔽的斗争,好在你已经有些经验,可是也不能疏忽大意啊!俗话说:久走夜路,总要撞回鬼,撞到了,脑壳要下地哟。”

我笑笑说:“怕什么,对敌人来说,我也是个鬼嘛。”大家都笑起来。老刘政委点火烧烟,停了一下又说:“还有一个任务,也要你坚决完成。”

我说:“你说嘛,不管再大困难,只要是你说的,就没得问题。”

刘政委说:“困难倒不大,在你有没有信心。这几年来,你太辛苦了。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刚从监里出来,就当支队长带兵,又处理这么多矛盾,更见操劳过度。虽然你从来没叫过苦,可是玉璧和夏林他们都对我说,你晚上失眠,吃不得饭,心口痛的病经常发作,也确实比过去瘦多了。干革命是一辈子的事啊!身体拖垮了怎么行?我们决定你到重庆,也要你一定把病治好,注意休养,不能过分操劳。”

我听了,看看玉璧。他转过头去,悄悄叹了口气。我晓得,他一直心疼我,当初我当支队长,他就不同意,一是想避嫌,二是我刚从监里出来,身体很不好,怕我担不了这个劳累。让我去重庆的这个建议,多半是他和老刘政委共同的意思。

我说:“老刘政委,我没有病,你们才辛苦。”说完,狠狠地盯了玉璧一眼。

老刘政委心里明白,哈哈一笑说:“都辛苦,都辛苦!我还有点事,你们继续谈吧。”

老刘政委走了,屋里只剩下我们夫妻俩,此时此刻,我才真的觉得自己好累,只想靠住他,清清静静地靠一会儿……“砰”地一声,门被撞开了,八儿一头冲了进来,后面跟着没有拉住他的老刘政委。八儿一把抱住我:“妈妈,陈仁勇叔叔说,你要到重庆去呀?我要去,我要去,爸爸说的,以后长大了,还要送我出国到苏联去哩。”

这孩子懂事得早,也很聪明,又正是读书的年龄,我倒有心带他到重庆,就和玉璧商量。玉璧说:“这次不忙,先把工作安排好再说。”老刘政委也说:“望远镜走不得,现在还有用处呢。”

八儿瞪着眼望望这个,看看那个,知道是没希望了,一赌气跑走了。

王道纯同陈亮佐、金积成也一道来了。王道纯拿出一张布告稿子交给老刘政委,说:“老刘政委,你看看,我们这次走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这布告要写得像个样子,才好让这里的人民永远记得我们。”

老刘政委笑着还给他说:“怎么我一个人看啊?酸秀才,念出来,大家讨论讨论。”

过去给组织上的报告和处理外边的信都是陈亮佐和我代笔,自从王道纯上山后,这些事都交他专办,他的旧学底子好,又教过多年的书,说话有些咬文嚼字的,所以大家都喊他酸秀才。

王道纯把稿子念了一遍,我们讨论了一阵,修改了几处就分头抄写。王道纯写布告,陈亮佐刻钢板、油印传单,搞好后,派人连夜送出去,用鸡蛋清贴好。第二天李仲生转来说,广安四城门、过街要道和新街上,一堆一堆的人围着看我们的布告。

布告是这样写的:

华蓥农民自卫军布告:照得①岳池广安,人民勤劳勇敢。终年勤耙苦做,难得饭吃衣穿。可恨军阀杨森,广岳被他霸占。刮尽民脂民膏,惨杀同胞无算。地主租重押重,又逢年年干旱。天灾人祸齐来,人民苦不堪言。吃尽草根树皮,逼得妻离子散。我军为民起义,抗粮抗税抗捐。首在除暴安民,人民秋毫无犯。转战川北十年,敌人闻风胆寒。消灭杨森匪徒,我军责任攸关。为了人民安全,暂时撤出广安。凡我广岳同胞,不要误信谣言。我军越战越强,杨森日落西山。大家同心协力,配合我军作战。不与杨森合作,不受杨森欺骗。不当壮丁差役,不缴田粮捐款。活捉杨森前来,奖赏大洋一万。砍掉夏炯狗头,定赏大洋五千。杨森部下官兵,赶快回头是岸。不要作敌帮凶,立即起义哗变。若再执迷不悟,人民决不姑宽。我军说到做到,从不纸上空谈。特此布告通知,尚希广为宣传。司令员:廖玉璧

政委:刘元贞

上一篇:借佛化险
下一篇:生离死别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