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与蒋介石开战

李宗仁虽全力支持蒋介石,但蒋不愿李宗仁手握重权,因此定都南京后,蒋千方百计要削弱李的军权,从此两人交恶,演出了一出助蒋又反蒋的闹剧。

1929年1月,在蒋介石的旨意下,“国军编遣会议”在南京开幕。这个会议的矛头是对准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的,而主要是李宗仁。混乱岁月,李视军队如命根,要他削减军队显然办不到。会议遭到了李宗仁的强烈反对。这使蒋很恼火,对李耿耿于怀。政治手段解决不了,蒋决心以武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一期北伐胜利后,李宗仁的桂系势力大增,白崇禧部驻扎华北;张定潘控制上海,黄绍弘占据广西,李宗仁亲率第四集团军驻防武汉。此外,与李宗仁过往甚密的李济深控制广东。桂系控制这些地盘,使蒋介石心怀不安。蒋曾与冯玉祥在汤山洗澡时的一席话,颇能说明他的这种心理:“常话说,平、粤、沪、汉这四个地方拿在手里头,全中国就都在他们手里头了”。

李宗仁势力的庞大和发展,对独裁的蒋介石有着严重的威胁。于是,蒋决心首先除掉他。

1929年2月初,蒋派人秘密运送大批弹药,取道江西,接济湘南的鲁涤平及其第二军,以便对武汉的李宗仁第四集团军用兵时取两面夹攻之效。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一秘密被李部将领夏威、胡宗泽、陶钧发觉,夏、胡、陶年轻气盛,又仗着部队战斗力强的优势,在没有征得李宗仁同意的情况下,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以武汉政治分会会议的名义罢免了鲁涤平的职务,以何键取而代之,并对湖南用兵。夏、胡的行动,在南京的李宗仁还蒙在鼓里。21日凌晨,海军署长陈经宽忽来南京成贤街李宗仁邸宅,说他接到长沙海军电台告急,武汉用兵长沙,武装解决了鲁涤平手下的于部,原因不详。李宗仁听了大为惊诧,知道部下闯下了弥天大祸,后果不堪设想。李当即化装,偕侍从副官季光潜潜往下关,连夜搭乘火车赴沪,住迸法租界海格路陈光甫的“融园”。亏得李当机立断走得快,他出走后不久,陈果夫、何应钦先后往李宅探询李的踪迹。李的妻子郭德洁是位聪明人,她估计李已到了上海住下,才于第二天晚上告诉他们李已赴沪。

武汉的军事行动,使李遭到了舆论界的诋责,李无奈,遂于3月1日,在上海发表谈话,声明拥蒋,“促进统一”。然而蒋介石却把胡、夏、陶在武汉的举动看作借口消灭李宗仁势力的好机会,因此不肯罢休,从而演出了蒋桂战争的独幕剧。

3月15日,在蒋介石的主持下,在南京召开了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会上,蒋发表演说:有人认为两湖事件是局部问题,此乃错误认识。地方军人,目无中央,骄恣成习,积而有此重大违法之举。蒋的话实际上宣布了李宗仁的罪状,也表明了他对桂系用兵的决心。21日,蒋介石把李济深软禁于汤山。李济深被软禁,李宗仁感到上海不是栖身之地,继续呆下去极为危险,决定避回广西。3月22日,李在上海市长张定潘的安排下,带着副官乘专车去中国饭店。正如张定潘预料的那样,李的汽车一出门,蒋介石特务的汽车就紧跟不舍。李进饭店上楼后,立即又从后面工杂人员专用的搂梯下去,坐上已经准备好的另一辆汽车,飞驰黄埔江边市政府专用码头,匆匆上了汽艇,直开吴淞口外,搭乘邮船转往香港。蒋介石见李宗仁避匿香港,非常恼火。27日,在他的指使下,中央委员会开除了李的党籍。同日,蒋介石又以国民政府名义下令付伐李宗仁。蒋在讨伐令中说:李宗仁、李济深、白崇禧等,“借革命之名义以消灭革命”,“实力国民革命之障碍,三民主义之叛徒”,除“着即免其本兼各职,听候查办”外,令前方各军对李宗仁的部队”痛加讨伐”。 3月28日,朱培德奉蒋介石之命,为第一路军总指挥,率第三、五两军,从九江、南昌攻打武长路,以截桂军退路;刘峙为第二路军总指挥,率第一、三军,由皖、鄂边界沿长江西取武汉,韩复榘为第三路军总指挥,率第六、七军回南阳、信阳,南袭武汉。对于蒋介石的军事讨伐,李宗仁早有所料,他在逃离上海前,已电告汉口第四集团军司令部参谋长张华辅,命何键为第一路司令,守湘东;叶琪为第二路司令,守武长路;夏威为第三路司令,守黄陂、祁家湾一线;胡宗泽为第四路司令,守阳罗;陶钧为第五路司令,守三、四两路军的中间地带。双方的军事部署,预示着一场大规模的决战。由于蒋介石军队人多势众,加之李宗仁手下的俞作柏、李明瑞、杨腾辉被蒋介石收买,4月4日,蒋军占领武汉。4月15日,胡宗泽、陶钧、夏威在蒋军的追击下,通过孔庚向蒋投降,通电下野,部队全为蒋收编。李宗仁在北伐后期统领的第四集团军在短短3个月中就化为烟云。蒋介石在解决了武汉桂系部队的同时,又通过重新起用的唐生智,领兵向平、津白崇禧部进攻。大兵压境,且唐部绝非孤军作战,白知处境不妙,即弃部逃亡,由天津经海路往香港,与李宗仁“作伴”。

为了彻底打垮李宗仁的势力,蒋介石在4月19日发布“以根本铲除桂逆之目的,拟即由湘、粤、滇三路进攻广西”的命令。李宗仁到香港后,并未耽搁,即与白崇禧入广州。5 月初又由广州返回广西梧州。蒋得悉李宗仁、白崇禧入广西,即密电黄绍弘将他两人扣押。黄、李、白,是广西的首领,曾经患难与共,重大事情总是三人抱着一团,因此蒋介石的密令无济于事,但蒋的紧逼,促使李下决心对蒋孤注一掷。5月5日,李宗仁组织了南路护党救国军,自任总司令,发出反蒋通电,命白崇禧、黄绍弘领兵分两路进兵广东。但李宗仁兵力有限,经不起蒋介石部的反击,于6月初败回梧州。6月下旬,粤军在蒋介石的军事配合下,先后攻占桂林、梧州。李宗仁在广西无立足之地,再次逃亡香港。至此蒋桂战争结束。李宗仁逃到香港后,住在罗便臣道92号,这是一座位于半山之中的3层楼洋房,原系陈炯明在广东失败后来港避难时的栖身之地,如今成了李宗仁的匿身之所了。李虽说败逃香港,但毕竟是一位风云人物,到港后不久,来访者便络绎不绝。

不过蒋的轻动干戈,引起了连锁反应。蒋桂战争未了,冯玉祥预感到蒋在打败李宗仁后,将会锋转西北,对准自己。为了“自我保护”,冯于5月15日,在郑州扯起了“护党救国军西北总司令”的旗帜从平汉、陇海两线发动反蒋战争,于是蒋冯大战迫在眉睫。蒋恐李宗仁、白崇禧在香港与冯暗通款曲,策动粤桂起义,为冯声援,乃向香港总督交涉,逼李出境。李、白无奈,10月初离港,不久到达越南的海防。他们刚到海防不久,广西政局发生了很大变化,俞作柏、李明瑞脱离桂系。李宗仁决心东山再起,在黄绍弘的精心安排下,顺利回桂,重主广西。不久李又率八桂兵再度入湘作战,参加倒蒋战役。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