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战火中加官晋级

李宗仁在桂林教书,虽然薪金不少,也颇暇豫,但教书并非他的永久志向,他毕竟是个职业军人。因此,身在学校,心在军营。享有凑巧,1916年4月下旬,他的教书生涯刚满1 年时,曾在讲习所的洗伯平的朋友要求他重返军界。洗氏在滇军张开儒部第三师当营长,对李很熟悉,极为器重。时值护国军兴师讨袁,扩充队伍,缺乏干部,劝李去他营内当连长。洗氏的相邀正合他的心意,于是他辞去学校教师职,走入护国军的行列。

暮春时节,凤和日丽,李宗仁怀着兴奋的心情乘船沿漓江而下梧州。船靠码头后,他设法寻找旅店,忽然在人群中看见陆小的一期同学朱良棋等人。旧友邂逅,惊喜交加;叙情之后,知朱在滇军四师中任三十四团一营营长。当朱知道李去南宁担任连长职后,决意要他在本营当连长。=容不得李的解释,在朱的招呼下,勤务兵将他的行李搬到四师招待所,并立刻呈请委派李宗仁为第三连连长。李身不由己,只得写信给洗伯平,陈述不能自己的难处。 10多天后,委任状批了下来,只准当个排长。得罪人情,还低一级使用,李宗仁内心感到窝囊,但已生米成熟饭,无法挽回,只得屈就。很快,李随军开抵肇庆。不意洗伯平的第三师也开抵肇庆。当李碰上洗后,便遭到洗的责怪。原来,戎马倥偬,在梧州寄出的信没有收到,于是当面解释清楚一切。洗君甚表不满,认为放着连长职不干,却去“炒排骨”(当排长),要他回三师去。李万般为难,吱吱唔唔。洗十分气愤,为李宗仁事,还与朱闹翻了脸。一天,营长们在一起吃花酒,提起李宗仁的事,洗就责备朱不该中途将李拉过去,并讥笑他无能,只给他请了个排长。朱觉得这话丢了自己的面子,因此与洗吵了起来,加上几分酒意,彼此竟拔出手枪。此时,李也在,窘得不知所措。为维持朋友间情感,他决意辞职。在动乱的年代,像李宗仁这样的军人,是到处可以觅到军职的。辞职不久,他遇上了陆小同学李其昭。他们是同乡,以前曾过从甚密,此时他在护国军林虎部任七旅十三团二营连长职。经李其昭的介绍,李宗仁面见二营营长黄勉。黄氏系广西人,毕业于广西干部学堂,一见李宗仁,便翘起拇指夸他是“大大有名的”,表示非常欢迎。第二天,李宗仁在林虎部当上了一名中尉排长。

李刚挂上排长衔,就遇上了付伐龙济光的战役。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龙单独取消广东独立,宣布听命于中央,引起了护国各军的不满;滇军假道广东北进时,龙令地方官不与合作,多方留难;李烈钧屯兵韶关待命,龙下令炮轰。为了取得护国战争的成果,护国军决定讨伐龙军。讨龙战役的战场,在粤中高塘附近石马战地。部队赶到前线时,已临近黄昏,火线上枪声密集。经过半夜的紧张战斗,连长李其昭开始有些胆怯,未及营长批准,假托腹痛,退往后方休息,擅自将连长职权托给李宗仁。也许是战时紧急,顾不上推让,李宗仁当仁不止地行使起连长职权,指挥部队。在指挥这次战役中,李宗仁表现突出。他为了,阻截对方的攻势,保住阵地,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在密集的枪声中,右腮被打穿,血流如注,被救往医院。

讨龙战役结束,部队自石马战地开往仁和圩附近的鸭湖整训,营长派人催李宗仁早日归队。原来李其昭连长临阵畏缩,为士兵瞧不起,停战后回连队已无法约束士兵,营长要李宗仁来补这遗缺,希望他早日接任。20多天后,李宗仁随部前往高州驻防。1917年7月,南北政要发生“护法”争端,10月内战再起,段棋瑞派兵入湘窥粤,南方各省乃组织军政府与护法军,以桂督谭浩明为总司令,北上援湘。李宗仁所在营于1917年秋被抽调参加护法军右翼,入湘作战。入湘后,李宗仁所在团奉命自醴陵北上岳州,作前线右翼军的总预备队。但当部队入湖北境时,吴佩孚率其精锐第三师南下,水陆并进。届州危在旦夕,于是该团又奉命撤退。到达绿田圩预定地点后,一日营长发高烧,病势凶猛,使其不能支持,须回后方治疗。战斗形势紧急,上峰立即命令由李宗仁代理营长职。是日彻夜平静无事。翌晨拂晓,突然枪声骤集,敌人发动进攻。因李宗仁指挥得当,士兵勇敢,对方未能得逞。为了彻底打垮敌人,李宗仁在观察敌我双方伐斗情况后,发觉自己处于不利形势,于是当机立断,令号兵吹冲锋号,自己拿起营旗,跃出战壕,冲向敌方。士兵见营长身先士卒,乃蜂拥向前,经这次冲锋,敌人全线攻势被堵。但不料此次战役,李宗仁的胯下被敌机枪射中,血如泉涌,幸得碰上一位高手草药郎中的医治,很快痊愈。李宗仁由于英勇善战,战役结束后被正式任命为营长。不久,李宗仁奉命开拔,回原防肇庆。

1920年7月,李回肇庆不久,陆荣廷在龙州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以讨伐福州北军为名,进袭粤军。陈炯明、许崇智以粤人治粤为口号,举兵进攻潮州、梅县,其势汹汹,陆荣廷仓皇发兵阻截,于是爆发了粤桂之战、这次战役,粤军有充分准备,桂军大败。李宗仁所在的林虎部在撤退至清远境内时,和马济、韩彩凤部三四万人会合,向肇庆败逃。部队撤至莲塘口时,遇到伏击的粤军。莲塘口宽二三百米,两侧为高耸的山峰,地势险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粤军在此筑有工事,密布火力,居高临下,且以逸待劳。这里是往肇庆的唯一通道,桂军身处此境,心慌神惊,乱作一团。林虎、马济决定强攻,亲赴隘口前线督战。激战数日,难以奏效。追兵在后,又后退不得,大有全军覆没之势。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李宗仁自告奋勇,担任打通莲塘口的任务。他认真观察了地形,冷静地对比双方的军事力量,,认为自己带领的这营士兵训练有素,而守隘之敌李福林、魏邦平部,缺乏战斗经验,因此决定用先声夺人之势,向莲塘口作正面攻击。他把这一打算报告了林虎,林面有难色,觉得这个方案部队损失太大,且未必奏效。但林也拿不出更好主意,只得勉强同意。李宗仁立即回营布置任务。当部队逼近莲塘口时,‘李带全营500人就峡口前散开,进入敌机枪射程时,他率全营发动了突如其来的猛冲,并附以号声、嘶喊声助之,一举夺得敌阵地。莲塘口一役,李宗仁神奇般地使大部队摆脱了危境,名声大震,被奉为广西著名的战将。然而,这次战役死亡达200余人,重伤者40余人,李宗仁的扬名,可合得上古人“一将功名万骨尸”的诗句了。

部队脱险后,在梧州小驻,便奉命开往玉林驻防。可是粤桂战役并未真正结束。1920 年10月,陈炯明统兵分3路入桂,广西陆荣廷只能水来土挡,分3路堵截。在这次战争中,李宗仁固作战有方,表现出自己的军事才能,短短数月,连晋几级,由营长而帮统,由帮统而统领。但由于粤军势猛,节节进逼,桂军最终兵败如山倒。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