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从高材生到教官

1909年,李宗仁18岁那年,考入广西陆军小学,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他能进入这所小学,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原来他父亲的朋友李植甫先生,是一名武术师,他看李宗仁生性好动,很是喜欢,经常教他一些拳脚;但看他在家无所事事,又非常可惜,于是就劝他父亲让他投考新成立的陆军小学,对于投考这类学校,母亲并不热心,但在父亲的作主下,这件事就算定了。至于李宗仁本人,知道要进陆军小学心里非常高兴。陆小是官办学堂,待遇优厚,除供学生膳食、服装、靴鞋、书籍外,每月还有津贴以供零用。而且这学校的学生今后升学都有保障。因此,尽管录取名额有限,只100人,但报名者却有千余人。1907年冬,李宗仁赶往桂林应考。凭着私塾的底子,李宗仁一举金榜题名,考得备取第一名,取得入学资格。

开学的日子临近了,李宗仁按报到日期,辞别父母亲友,前往桂林陆校然而事出意外,校方拒绝他报到,理由是迟到十来分钟,报到时间已过。那时陆小主要负责人都是刚从日本回国的留学生,办事顶真,任凭李宗仁好说歹解,均无作用。10分钟之差,失去了入学资格,满怀热心的他,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懊丧之极。但校方负责人勉励他下期再来投考,并告诉他,像他这样体格强健的青年凤毛磷角,录取的希望很大。虽说校方鼓励一番,但毕竟要再等一年,他怅然归乡。好在父亲没有责怪他什么。让他继续随自己读书,准备来年再考。1908年冬,陆小第三期招生,他再度投考,在3000余名的竞争者中,被录正龋吸取上次的教训,此次他早早报到,从此成了陆小的学生。陆小的教育,完全仿日本那一套,十分严格,教程分学、术两种。学科除国文、史地外,有各门科学和外语,术科是每天1小时的训练,有器械、体操、劈杀等活动。李宗仁由于跟着父亲学过几年,又在桂林上过新学堂,多少有些基础,因此学科对他来说负担不算重,尤其国文,成绩在斑内算是佼佼者。至于术科,他不但喜欢,而且学起来轻松自如,那些被同学们视为有风险的单杠、双杠、木马等项目,他都能作精彩表演,一般同学与之相比,实在逊色多了。尤其是劈刺,因他跟李先生学过几手拳脚,更是他拿手本领。在比赛中,许多高大结实的同学与他交锋,都败在他的手下。由于他劈刺出色,在学校中得了个“李猛仔”的浑名。李宗仁学业突出,深得同学的尊重和老师们的喜欢。

在他入学1年后,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已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各地革命党人纷纷密谋起事。早在中国同盟会成立不久,陆军小学就成立了革命党人的组织“军事指针社”,并积极吸收成绩优异而血气方刚的青年,无疑李宗仁成了这个组织积极争取的对象。 1910年秋,李宗仁加入了同盟会组织。参加同盟会,随时有杀身之祸,为了表示死而无悔的决心,入会那天,他献血为誓。

1911年10月10日,武昌城头打响了资产阶级革命起义的枪声。消息传到陆小,人心振奋,11月7日,广西宣布独立,成立了地方革命政府,并开庆祝光复大会。岂料大会期间,发生了部分巡防营;日军叛变事件。陆小负责人恐旧军攻打学校,便在校总值日官的指挥下,当晚组织100多名学生,成立了自卫队,出发进剿叛军。夜深人静,行军必须搜索前进,于是在同学们的吁请下,李宗仁当上了搜索组长,向李家村进发。到达目的地时,正碰上混成协新军,他们准备出发桂林,进剿叛军。于是陆小总值日官宣布,愿意随混成协新军北进的归队,不愿意的可暂时回家。

李宗仁有些想家,决定回乡探望父母。就在这次回家的路上,经历了惊险的一幕。李家村在桂林之南,他家的乡村在桂林之西,两头相距百余里,靠步行要一整天时间。为了防止不测,他带了一杆六八式步枪独自离队伍,一路边走边问。半天行军,再背着一杆大枪,早已饥肠辘辘了。于是,在经过一个村庄时,他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在一小茶店内遇上几个壮年人,他们答应帮忙弄些食物。他等了一阵,只见一些人交头接耳,神色异常。混乱的世道,立即使他警惕起来。他忘记了饥饿,立即提起枪,继续上路。刚走出村头几十米,他忽然发现有几个人从后面急匆勿赶来,他们子中有的拿着鸟枪,有的拿着刀棒,吆喝着让他站祝情势险恶,李宗仁急忙子弹上膛,刺刀上梢;他年少气盛,又有过一段时间的正规军事训练,面对这帮人,竟无丝毫惧怯之情,大声喝责。这帮人有点怕,但又不甘心,继续向前逼进。李宗仁立即警告他们不许前进,否则就要开枪。真是一帮乌合之众,被他吓得都退了回去。这些人一散,李宗仁急忙赶路,第二天才回到乡里。

父母看到儿子归来,欢天喜地。在家小住半月后,因城内兵变平息,李又赶回桂林。回到陆小后,同学中正在组织学生军,准备随军北伐,于是他立即报名参加。因经费和弹械有限,只能组织100人,他的要求被谢绝了。北伐军离桂后,,陆小改为陆军速成学堂,林秉彝为监督。林氏出身南宁讲武堂,是陆荣廷的参谋长林绍斐的长子。学校300余名学员,分为两个科目教练,一半人为炮科,一半人为步科,李宗仁被分配到步科。该校课程以术科为主,更使李宗仁有大显身手之余地,每次校内师生比赛,他总是名列前茅,尤其马术一项,表现得格外出众,当马疾驰时,他可据鞍跃上跃下,往复十余次,师生均叹为观止,他自己也引以为自豪。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正当李宗仁在陆小春风得意之时,父母积极为这个20岁出头的爱子操办起婚事。女方名叫李秀文,出身于一个殷实的半自耕农家。她为人忠厚,遇事稳重,还有一手好女红。对于这样一位妻子,李宗仁颇觉称心,婚后两人感情笃厚,季宗仁还耐心地教她认字。对于李宗仁,李秀文也很是满意。

1913年秋,李宗仁学成毕业。按事先的计划,陆军速成学堂的学生训练两年后全部毕业,学堂也改办为“将校讲习所”,归陆荣廷管辖,为他的部队训练和培养具有现代化军事知识的军官;所长由林秉彝充任,教员则从速成学堂的优秀生中挑眩这样。李宗仁刚毕业,便为林氏网罗,当上了讲习所的准尉见习教官,月薪14元。

由于林氏赏识,他很快就升任少尉队副,月薪32元。不久又晋升中尉。中尉官衔并不大,却是他平生第一个正式军职。做一名教官,对年轻的李宗仁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他的学生,都是带过兵的中下级官员)年龄上有50余岁的人,官阶上有位居上校、少将的,人品上有礼貌周到的君子,也有抽鸦片、逛妓院的腐朽分子。这些人长期来指挥别人,训斥部下,又享有高官厚禄,当然不会将李宗仁这样的“毛孩子”放在眼中。因此要教管他们,就犹如骑一头高大的野马一般,很难驾驭。李宗仁采取能迁就则迁就的态度,并对他们不随意提出批评。他这样做得到了这些学员的好感,又由于李宗仁动作表演精彩,而这些纠纠武夫特别看重这一点,感到他的本领特别大,因此慢慢地对他尊重起来,待到1年后毕业,这些特殊学生还联合起来送了他一件很名贵的纪念品。

1914年,讲习所在全体教员的努力下,试办一年很有起色,于是省方决定继续试办并扩大规模,派所长林秉彝携巨款前往上海购置新式装备。谁知林秉彝一到灯红酒绿的上海,很快就陷入了声色犬马的深潭,大肆挥霍,仅仅数月,所携公款竟被花空。于是,他又打电报回省,谎称携款不足,要求补汇。省政府不愿再汇巨款给林,便明令停办讲习所。讲习所停办,李宗仁成了无职军官,必须听候上峰另派差使,而旧军中,系统林立,门户洞深,他不愿置身其问,遂于是年秋季回到临桂县祖籍。作为一个农家子弟,回家种地本无不可,却招来了很多人诧异的目光,絮絮闲语,不绝于耳,以为他在外混不下去,才回到乡里。然而,他在桂林的一些朋友,都为他惋惜,帮他在桂林谋业,这样,他在朋友的协助下,于 1915年春到桂林模范学校任教。桂林有许多新式学堂,所需师资远远不足,尤其是体育教员,更是奇缺。教学生体育课所需要的那些本领,对李宗仁来说易如反掌,他上的课很受同学的好评。特别是他那近乎马戏班的项目表演人使学生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教学不久,他便声誉雀起,以致全桂林都知道他的大名了。不久,县立桂山中学也送来聘书,要他去兼课,他答应了。桂山中学的聘请,使模范学校更加重视他了。两个学校都视其为“瑰宝”,优礼相加,总共的薪金,比他做上尉官俸还多40大洋。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