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就连用来狩猎的野兽,

也得给予追击的时候;

照例让被追的牡鹿跑出一段,

我们才放出猎犬,拉紧弓弦;

可是谁对这只四处觅食的狐狸有过关心,

何时、何地、怎样落入陷阱,一命归阴?

——司各特①

①《湖上夫人》第四篇章。

印第安人和受教育较多的白人不同,在他们的营地外面,通常是没有武装人员把守的。任何一种危险,还离得远远时,他们就会得到信息。由于他们对森林中的各种迹象,对把他们和可怕的敌人隔开的那些崎岖漫长的小道,都很熟悉,他们一般是高枕无忧的。可是,当一个敌人偶然有幸溜过侦察兵的警戒线,来到他们家屋的附近时,是难得会碰上什么报警的哨兵的。除了这种一般的习惯外,这个和法国人友好的部族,对不久前法国人那次出击的威力也很了解,相信对那些从属于英王的敌对部族,一时还用不着担心有什么危险。

因此,当海沃德和大卫来到这群吵吵闹闹的孩子们中间的时候,他们正在玩上面提到的那种游戏,事先一点儿也没有觉察到他们的到来。孩子们一见这两个来客,便一致发出一声报警的尖叫,接着便往下一蹲,像有魔法似的,一下子都从这两个来访者的眼前消失了。原来这些赤裸裸的黝黑身子,这时候已巧妙地蜷伏在枯草丛中,因此猛一看,真像被土地吞没了似的。海沃德惊讶地向四周细看时,只觉得到处都是滴溜溜转动着的乌黑眼珠。

看到这样一种场面,海沃德不禁胆怯起来,产生了一种使他吃惊的预感:自己可能会遭到成年人的更加严厉的盘查。刹那间,这个年轻军人想要往回走,可是已经晚了,不能再三心二意了。孩子们的叫声,已经从最近的一座棚屋里喊出十几个印第安战士,他们黑糊糊地站在一堆,严肃地等待着这两个不速之客走近。

大卫对于这种场面多少有些熟悉了,他不慌不忙地走进这座屋子,似乎一点小小的阻碍他是不会在意的。虽然这是一座草草地用树皮树枝搭盖成的棚屋,但它是这个营地里的主要建筑,也是这个部落在这英属殖民地的边境上暂住时,用来议事和公众集会的地方。当海沃德从站在门口的那些结实有力的黝黑躯体旁擦身而过时,他好不容易才勉强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他也知道,他的生命能否保全,全靠自己的沉着镇定了;他只得一切都听从那位伙伴,心不两用地紧紧跟着他走了进去。一见周围全是这些凶残的死对头,他吓得周身冰凉;但他总算控制住自己的感情,走到了屋子的中间,没有露出马脚来。接着,他又学大卫那不慌不忙的样,从堆满屋角的芳香的干树枝中拖出一捆,默默地在上面坐了下来。

那几个站在门口看的战士,一等客人从身边走过,也都走进屋子,分别站在海沃德的旁边,仿佛在耐心地等待这位不速之客开口说话。还有好多人懒洋洋地随便靠在那些支撑住这间棚屋的柱子上,有三四个年纪最大、地位最高的酋长,则在较为靠前的地上坐着。

屋子里插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火苗随风摇曳着,通红的火光在各人脸上和身上闪来闪去。海沃德借助这一亮光,偷看着主人们的表情,想弄清他们可能会用怎样的态度来接待他。可是他看到的是一张张冰冷的脸,说什么也看不出一点名堂来。坐在前面的几个酋长,难得朝他看上一眼,他们一直都把眼睛盯在地上,这样子,也许是对他表示尊敬,但也很容易看成是对他表示不信任。但站在后面阴影里的那些人,就没有这样沉着了。海沃德立刻就察觉他们偷偷地在仔细打量着他,实际上,他们对他和他的衣着,都在一点一点地研究,对他的一举一动,对他身上的每一条花纹,甚至连服装的式样,都不肯轻易放过,而是在暗暗议论着。

终于,一个头发虽然已经开始花白,但他那结实的四肢和稳健的步履,表明他仍然是个堂堂汉子的印第安人,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对海沃德说话了(此人也许是为了不让对方发现,特意躲在暗角里观察的)。他说的是怀安多特语,或者叫休伦语①,因而海沃德一句也没听懂;不过从他那说话的表情来看,话中似乎客气的成份多于愤怒。海沃德摇摇头,做着手势表示他没法回答。

①参见第三十五页注1。

“难道我的弟兄中就没有懂得法国语或英国语的人了吗?”他用法语说道,一面朝周围的人脸上一个个看过去,希望发现有人会点头。

虽然有不少人偏着头,想弄懂他这句话的意思,但他们还是默不作声。

“我感到很难过,”海沃德接着用最简单的法语慢慢地说,“原来在这样一个聪明勇敢的部落里,竟没有一个人懂得他们‘伟大的君王’对自己的孩子说话时用的语言。如果‘伟大的君王’知道他的红人战士这样不尊敬他,他一定会很伤心的。”

接着是一阵久久的沉默,在这段时间里,既没有一个人动一动手脚,也没有一个人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表情,来表明他的话产生的影响。海沃德知道,沉默是这一民族的美德,而且他也乐于他们有这么个习惯,以便可以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最后,还是刚才说话的那个战士,用不纯熟的加拿大土话冷冷地问道:

“我们的伟大父亲对他的人民说话时,不是用休伦语的吗?”

“他对自己的孩子们是一律对待的,不管他的皮肤是红的。黑的还是白的,”海沃德支支吾吾地回答说,“虽然他最满意的是勇敢的休伦人。”

“当差役把五天前还长在英国佬头上的头皮点交给他时,他会怎样说呢?”那小心谨慎的酋长又问。

“他们是他的敌人,”海沃德不由得震颤着答道,“所以,毫无疑问,他会说,很好,我的休伦人很勇敢。”

“我们的加拿大父亲不是这样想的。他不会看着面前的休伦人,给他们奖赏;他反而会转过头去,看着那些死了的英国佬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像他这样一位伟大的首领,想的要比说的多。他是在看后面有没有敌人跟上来。”

“死去的战士不会再驾船在霍里肯湖上行走了,”那印第安人伤心地说,“他的耳朵爱听特拉华人的话,可他们不是我们的朋友,他们只会欺骗他。”

“不会的。瞧,他派我这个懂医术的人来了,来看看他的孩子们,看看大湖边上的红皮肤休伦人,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病痛。”

海沃德宣布了自己的假身份后,接着又是一阵沉默。但每一双眼睛都一齐注视着他,仿佛想看清他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他们那锐利的目光,使受到审视的海沃德不由得战栗起来,多亏刚才说话的那个印第安人又使他摆脱了窘境。

“机灵的加拿大人也在自己身上画花纹?”那休伦人冷冷地继续说,“我们听说他们还常夸口自己的皮肤是白的哩!”

“一个印第安酋长来到白人父亲中间时,”海沃德语气非常坚定地回答说,“他会脱去牛皮服,换上送给他的衬衣。我的弟兄们既然为我画了花纹,所以我也就带着来了。”

一阵低微的喝彩声,说明他对这个部落的赞扬受到了欢迎。那上了年纪的酋长做了个手势,表示对海沃德的赞许,他的大部分同伴也都朝前伸出一只手,欢呼一声,以示呼应。海沃德开始安下心来,他相信最紧张的审查已经过去;而且由于对自己伪装的职业早已编好一套简单而又可信的说法,因此最后取得成功的希望也就愈来愈大了。

这时,另外又站出来一个战士,他仿佛为了要好好想一想怎样更好地来答复海沃德的话,先是沉默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才准备说话。但他正要开口时,突然从森林里传来一阵低微而可怕的喊声,紧接着又是一声刺耳的尖叫,它拖着长长的尾音,听上去完全像一声悠远而凄厉的狼嗥。这一可怕的突如其来的打岔,使海沃德吃惊得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此时,除了被这恐怖的喊声引起的后果外,他什么都顾不上了。就在这一刹那间,所有的战士都一齐从棚屋里奔了出去,屋外是一片喧嚣的叫喊,把至今还镣绕在林间的那声呼号的尾音,几乎都给淹没了。海沃德再也压制不住,也就跟着奔了出去,很快站到混乱的人群中间。整个营地里几乎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齐集在这儿了。男人、女人、小孩,不论是年老体弱的,还是身强力壮的,全都出来了。有的在大叫大嚷,有的高兴得发疯似地直拍手,每个人都在为一件什么意外的事欢欣鼓舞。开始,海沃德虽然被这种喧哗场面弄得大吃一惊,但不久,随之而来的情景使他得以弄清事情的真相。

天空还残留着落日的余辉,还能看清树梢间那些明亮的间隙,那儿有几条小路,构成了从这片空地通往荒野深处的交通路线。在其中的一条小路上,有一队战士正走出密林,朝棚屋的方向缓缓走来。走在队伍前面的一个人,手中举着一根短棒,棒上挂着一些东西,直到后来才看清,原来那是一些人的头皮。海沃德最先听到的那一阵骇人的喊声,正是白人正确地所称的“死亡的呼叫”。这一叫声每重复一遍,意在向自己部落里的人宣告又一个敌人的命运。至此,海沃德根据自己的知识,弄清了眼前的情况;现在他已知道,这场半途里出现的喧哗,原来是一支胜利的部队意外地归来引起的;海沃德的一切不快之感都消失了,他暗自称幸,这一来他倒可以松一口气,别人一时不会再注意他了。

新回来的战士在离棚屋还有几百英尺的地方就停下了。他们那凄厉可怕的喊声,那意在表示死者痛哭和胜者狂欢的喊声,也随之完全停止了。他们中有个人高声叫喊了几句,听起来一点也不可怕,但这几句话的意思,并不比刚才那些疯狂的叫喊好懂。印第安人得知这一消息后,那种欣喜若狂的情景,是很难用笔墨形容的。整个营地一下子都轰动了,变得乱哄哄的。战士们拔出猎刀挥舞着,他们排成两行,在回来的队伍和棚屋之间排起一条夹弄。女人们也拿起棍棒、斧头,或者是随手可以抓到的不管什么武器,就匆匆地奔了出去,以便在即将开始的残酷表演中也能成为一员。就连孩子也不例外,那些男孩还不大会使用武器,也从他们父亲的腰带上抽出战斧,钻进行列,学着他们父亲的样,摆出一副凶残的样子。

在这片林中空地的四周,散堆着大堆大堆的柴枝,一个很有警惕心的老太婆,在把它们—一点燃,以便能照亮即将进行的这场表演。火焰一升起,它的光亮胜过了落日的余辉,把周围的一切景物照得更加分明,更加恐怖。这整个场面构成了一幅触目惊心的图画,四边黑压压的高大松林恰如画框。站在最远处的是那队刚回来的战士。在他们前面一点的地方,立着两个人,显然,他们是从其他人中选出,作为即将举行的表演的主角的。由于光线不足,看不清这两个人的嘴脸,但他们的情绪显然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挺起胸膛坚定地站着,准备英勇地面对自己的命运;另一个却是低垂着头,仿佛已害怕得全身瘫痪,或者是羞愧得无地自容。勇敢的海沃德对第一个人心中充满钦佩和同情,虽然没有机会能让他表达出自己的敬慕之情。然而,他焦虑地注视着那人的哪怕是最微小的举动。当他看到他那壮实匀称的体格时,海沃德竭力使自己相信,凭着自己的体力,再加上他那坚定的决心,眼前的这个年轻俘虏,一定能经受住这场严峻的考验,在即将举行的殊死竞赛中有希望获得胜利。因而海沃德也不知不觉地走近黑压压的休伦人行列,屏住气,紧张地注视着这一场面。就在这时候,一声作为信号的喊声响起,接着,刚才那种暂时的沉寂立刻又被突然而起的叫喊打破了,而且喊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响亮。那个垂头丧气的俘虏依然没有动弹,而另一个则一听到喊声,便纵身一跃,跳离站着的地方,灵活敏捷得像一头鹿。可是,他并没有像预料的那样,穿过敌人的行列,而是刚一冲进危险行列,人们还来不及对他下手,他便迅速一转身,从一排孩子的头顶跳过,跳到了可怕的行列外面较为安全的地方。这一巧计惹起了上百张嘴的同声咒骂,整个激动的行列一下子都乱了,人们狂乱地朝空地四周散开。

十多堆熊熊的篝火吐着血红的火舌,把这儿映照得像座邪恶怪异的竞技场,仿佛一伙狠毒的魔鬼正聚集在这儿,举行一次血腥残酷的仪式。在暗处的那些人,看起来像鬼影憧憧,在人们的眼前忽隐忽现,他们发疯似地指手画脚,做着种种莫名其妙的姿势。当那些印第安人在火堆旁跑过时,他们那愤怒的脸上清楚地闪现出凶险可怕的表情。

不难理解,在这么多凶恶的敌人中间,一个想要逃命的俘虏,是别想得到喘息机会的。有过那么一刹那,他眼看就要逃到树林边了,可是还是被一齐奔过去的敌人截住,被赶回到无情的迫害者中间。他像一只被挡住去路的鹿似的,急忙一转身,犹如一支脱弦的箭,绕过一堆篝火,毫无损伤地穿过人群,冲到了空地的另一边。可是在这儿,他遇上了几个年纪较大而且更加狡猾的休伦人,又被他们给挡了回去。紧接着,他又在人群中窜了一会,似乎想趁人们混乱时找到一个空子,但在随后的几分钟内,海沃德终于看清了形势,确认这个灵活勇敢的陌生青年是输定了。

这时,四周已经什么也分不清了,只见一堆黑压压的人影在那儿拥来拥去,莫名其妙地乱作一团。手臂、闪亮的刀子和可怕的棍棒,在他们头顶挥舞,不过显然这只是在乱抓乱打而已。可是,在女人刺耳的尖叫和战士凶恶的喊声中,这一可怕的场面愈演愈烈。海沃德不时看到,有一个身体轻盈的人,在人群中拼命地跳来跳去,他心中暗暗希望——虽然不敢相信——这个俘虏还能保持他那惊人的活力。转眼间,人群向海沃德站着的地方拥了过来,后面的人的沉重的躯体压在了前面的妇女和孩子身上,把他们压倒在地。这时,那个俘虏又在混乱的人群中出现了。可是,在这样严峻的考验中,人的体力是维持不了太久的;这一点,那个俘虏似乎也已经意识到。他利用这瞬时的空隙,从战士丛中飞快冲出,企图再做一次孤注一掷的、在海沃德看来也是最后的努力,打算逃进森林。他仿佛知道海沃德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似的,径直朝他这边飞奔而来。一个一直在养精蓄锐的、高大强壮的休伦人,紧跟着追了上来。可是正当他举起手来准备致命一击时,海沃德把一只脚朝前一伸,这突然的一绊,使那个休伦人一个倒栽葱向前扑去,跌倒在他想打击的人前面几英尺远的地方。虽然这只不过是一刹那的事,然而俘虏充分利用了这有利时刻,以非常敏捷的动作转过身来,流星似地在海沃德眼前一闪而过;待到海沃德定了定神,用眼睛向四周寻找时,只见那俘虏已经到了那座主要的棚屋跟前,静静地靠在门前的一根涂有颜色的小柱子上。

海沃德担心刚才搭救俘虏的这一手,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因此赶快离开原来站着的地方,跟在蜂拥的人群后面走着。那些印第安人,像在看执行死刑时感到失望的群众一样,带着沮丧的、闷闷不乐的心情,一起拥到了那座棚屋附近。海沃德在好奇心,也许是在更为高尚的感情驱使下,也走到了那个陌生人跟前。只见他站在那儿,一只手抱住那根能保护他的柱子,虽然因受刑还在喘着粗气,却不屑露出丝毫痛苦的样子。根据印第安人那古老神圣的习俗,这时候他已经受到保护,他的最后命运,要等部落的议事会议①商讨决定了。虽然,从挤在这儿的这群人的情绪来判断,不难预料,会议将会有怎样的结果。

①印第安人在决定大事前都召开这种会议,所有酋长和有身份的战士都出席会议,大家围着黄火,展开讨论,决定问题。

那班失望的女人,用尽了休伦人所知道的一切污言恶语,来咒骂这个胜利的陌生人。他们讥笑他,讽刺他,说他的脚要比手有用,说他既然不懂得使弓箭、用刀子,倒不如长出一对翅膀来。俘虏对这一切都不加答理,而是满足于保持着一种既高傲又鄙夷的态度。他这种镇定自若的样子,也跟他的好运气一样,使那班女人大为恼火,她们的谩骂因而也愈来愈玄,最后变成了一片刺耳的尖叫。就在这时,那个点燃柴堆的狡黠的老太婆,排开众人,来到俘虏的跟前。也许正由于这个老八怪的遗遏干瘪,才被人公认为有超人的狡黠。她把那件轻飘飘的外衣向背后一甩,带着嘲笑,伸出了又瘦又长的胳臂,为了要让对方听懂她的嘲笑,她操着莱那泼语①大声谩骂起来。

①即特拉华语。

“听着,特拉华人!”她一面骂,一面轻蔑地在他面前弹着指头,“你们这一族人全是娘儿们的种,你们的手只配使锄头,不配拿枪。你们的婆娘只会生鹿崽子;要是生下一只熊,一只野猫,或者是一条蟒蛇,你们一定会吓得东逃西窜。还是让休伦姑娘给你做条裙子吧,我们来给你找个男人……”

随着这阵攻击,爆发出一片粗野的笑声。这里面夹杂着姑娘们的柔声轻笑,也有年纪较大,为人更恶的同伴们嘶哑的声音。可是,那陌生人对这些讥嘲却置若罔闻,他连头也不动一下,仿佛全然不觉得周围有人似的。他那傲慢的目光只是朝那几个黑黝黝的战士扫了一眼,他们正在人群后面来回踱着,绷着脸默默地看着这一场面。

那上了年纪的女人,被俘虏的自制力激怒了,她双手往腰里一叉,摆出一副挑战的架势,重又开始谩骂起来,那些秽言恶语,我们实在没法诉诸文字。可是,她的力气又是白费了。虽然这个女人在自己的部落里以擅长谩骂闻名,但是任凭她骂得多么凶,以至满嘴吐沫,那个陌生人的脸上,依然连肌肉也没颤动一下。他这种处之泰然的冷漠态度,开始激怒了其他的观众。一个刚成年的孩子也想来帮助那个没妇,他举起战斧在俘虏的面前挥舞着,嘴里也跟着那女人乱骂起来。只有在这时候,俘虏才转过脸来向着亮光,十分轻蔑地低头看了那小伙子一眼。接着,他又恢复到原来的姿势,镇静地靠在那柱子上。但就在他改变姿势的这刹那间,海沃德的视线已和他锐利的目光打了个照面,他发现此人原来是恩卡斯。

海沃德惊呆了。朋友的危险处境,使他的心情十分沉重。他生怕这种表情说不定会被人有所发觉,从而促使他遇害,急忙从人群中退了出来。可是他的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就在这时候,有个战士挤进了激怒的人群,他打手势要女人和孩子们让开,然后抓住恩卡斯的胳臂,带着他朝那座议事的棚屋走去。所有的酋长以及大部分优秀战士,都跟在他们的后面;忧心忡忡的海沃德,这时也避开人们的注意,混在他们中间一起走进了屋子。

开始,为安排座位花了几分钟,进屋的人都按各自在部落里的地位和影响坐到适当的位子上。其次序大致和刚才接见海沃德时一样:年长的和地位高的酋长都占了较宽的席位,一个光亮的火把照耀着他们;比他们年纪轻的和地位低的,则排列在后面,他们那画了花纹的黝黑的脸,在昏暗中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恩卡斯站在屋子的正中央,刚好在一个能看到几点闪闪星光的天窗下面。他镇静地、泰然自若地屹立在那儿,那种高贵傲慢的神态,始终吸引着敌人的注意。他们不时地朝他看着,目光中虽然并没有丧失坚定的意志,但对这个俘虏的勇敢,也流露出钦佩的心情。

在这次生死攸关的速度竞赛的考验之前,海沃德看见和恩卡斯站在一起的那个人,他的情形就不同了。在那一场混乱中,他并没有企图逃走,而是像座畏缩一旁的塑像似地一直待在那儿,露出一脸没脸见人的羞愧神情。虽然没一个人伸手邀他,也没人屈尊朝他的举止看上一眼,但他也走进了屋子,仿佛受着命运的驱使,甘愿毫无反抗地屈从于天命的判决。当海沃德第一次有机会看他的脸时,心里暗暗捏着一把汗,深怕又看到一个熟人;但看了他的模样,证明他完全是个陌生人;而使海沃德不解的是,这个人脸上的花纹竟和休伦人一模一样。可是他并没有去和自己的同族人混在一起,虽然周围人很多,他却冷清清地独自坐在一边,身子缩成一团,仿佛想尽量少占一点空间似的。当大家都在各自适当的位子上坐定后,屋子里又变得鸦雀无声。这时,已给读者介绍过的那位头发灰白的酋长,用莱那泼语大声讲起话来。

“特拉华人,”他说道,“虽然你的部落是娘儿们的部落,不过你已证明自己是个男子汉。我可以给你吃的;但一个和休伦人同吃的人,就应该做休伦人的朋友。你可以休息到明天早上太阳上山,到那时我们再对你做出最后的决定。”

“为了追踪休伦人,我已经饿了七天七夜啦,”恩卡斯冷冷地答道,“莱那泼的孩子知道怎样走正道,并不贪吃。”

“我们还有两个小伙子正在追寻你的同伴,”对方接着说,似乎并未注意那俘虏的自夸,“等他们回来后,我们的酋长们会告诉你,是‘活’还是‘死’。”

“难道休伦人没有耳朵的吗?”恩卡斯嘲弄地说,“自从做了你们的俘虏,特拉华人已经听到两次熟悉的枪声了,你们那两个小伙子永远回不来啦!”

随着这一句大胆的断言,出现了一会儿忧郁的沉默。海沃德心里明白,恩卡斯刚才是暗指侦察员那枝致命的长枪。因此,他探头望着,急于想知道恩卡斯这几句话,会在这伙胜利者中间产生怎样的效果。可是那位酋长却只是简单地反驳道:

“要是莱那泼人真的有那么大的本领,那他们中间的一个最勇敢的战士,怎么会落到我们手里来的呢?”

“他在追赶一个逃跑的怕死鬼,一不小心掉进了陷阱。机灵的河狸也会被逮住哩!”

恩卡斯这样回答时,用手指了指独自坐在一旁的那个休伦人,但他的目光并未转过来朝那不屑一顾的人瞥上一眼。恩卡斯的神气和答话,在听众中引起了一阵骚动,所有的人都默默地把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人群中响起了一片威胁性的低语。这一不祥的声音传到了门外,女人和孩子们都想从人们的背后挤进来,肩膀和肩膀之间的每个间隙处,都有急切、好奇的黝黑脸孔在窥探。

这时候,坐在中央的几个年长酋长简要地交谈了几句,每一句话都带着简单有力的手势,用以说明发言者的意思。接着,又是长时间地一阵庄重的沉默。大家都知道,这严肃预示着即将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站在外圈的人都赔起脚尖,朝里面张望,就连那个蜷缩一旁的犯人,这时也因更加担心而忘却羞愧,探出头来焦虑不安地望着那几个脸色阴沉的酋长。最后,那个已经多次提到的老年酋长,打破了这一沉默气氛。他站起身来,走到屹立不动的恩卡斯身边,态度庄严地站在他的面前。这时,前面说到的那个枯瘦的老婆子,又以一种侧身的舞姿,慢慢地走进了圈子,她手里擎着个火把,口中念念有词,也许是在念什么咒语。虽然她的出现完全属于突然闯入,但倒也没有引起人们多大的注意。

她来到恩卡斯的跟前,举起手中熊熊的火把,使得通红的火光照亮了他的全身,就连脸上最细微的表情也看得一清二楚。莫希干人依然保持着坚定、高傲的姿态;他的眼睛没有低下来朝她那好事的目光瞥上一眼,而是始终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远方,仿佛要穿透挡住视线的一切障碍而看到未来。那老婆子对自己的检查感到很满意,略带着一点高兴的神情,离开了恩卡斯,来到那个犯了错的族人跟前,进行同样的这种使人难堪的检查。

年轻的休伦人身上画着战斗花纹,他那壮健的躯体只有很少一部分用衣服掩着。火把的亮光把他从头到脚照得清清楚楚。看到他痛苦地全身扭动哆嗦,海沃德吓得转过了脸去。那老婆子见到他这副可耻的倒霉样子,也轻轻地发出一声哀叹,正在这时,那个酋长伸手把她轻轻地推到一旁。

“弯腰芦苇!”他用本族语叫了声年轻罪犯的名字说,“虽然大神使你长得这么俊俏,可你还是别出生的好。你的声音在村子里时倒很响亮,可一上战场就听不见了;在桩柱上练习战斧时,我们的年轻人里没有一个砍得像你那么深,可砍起英国人来,没有一个砍得像你那么轻;敌人只知道你的背是什么样子,可从来没有见过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尽管他们曾三次向你挑战,可你三次都忘了回答。你的部落里再也不会提到你的名字了——他们已经把它忘记。”

当酋长把这些话慢慢地、有力地一句一顿说出来时,罪犯抬头看着他,对他的地位和高龄表示尊敬。从罪犯的脸上可以看出,羞愧、恐惧和自尊,正在他的内心斗争着。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内心的痛苦,他一个个朝在场的人看过去,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出自己的命运。但最后还是自尊心占了上风。他站起身来,敞开了胸膛,从容地看着无情的审判者手中举起的锋利、闪亮的刀子。当刀子慢慢地刺进他的心窝里去时,他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微笑,仿佛高兴地感到死亡并不像他原来想象的那么可怕;他沉重地扑倒下去,倒在坚强不屈的恩卡斯脚边。

那老婆子大声地哀叫了一声,把手中的火把往地上一摔,整个屋子顿时变得漆黑一团。战栗着的观众全都幽灵似地走出了屋子。海沃德仿佛觉得,现在这屋子里,除了那个受到判决的印第安人颤动的尸体外,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使用搜索工具,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

特别推荐

相关栏目

最新资料